笔趣阁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317章 争夺(一更)

第317章 争夺(一更)

作者:妖治天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家有庶夫套路深最新章节!

    叶棠采蔫蔫地趴在窗台上,望向外面庭院发呆。

    秋桔和惠然在庭院里扫地,看着叶棠采整个人都蔫巴巴的,很是担忧。

    秋桔眼圈都红了:“明明打胜了,有望凯旋而归了,怎么又去那个有去无回的地方?瞧姑娘整个人都蔫了。”

    “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惠然瞪了她一眼,微微一叹,“少说点,咱们做好自己的吧!”

    二人只得闷头打扫。

    齐敏坐在芭蕉树下做鞋底,看着叶棠采,却是不好去安慰。

    因为她知道,不论如何安慰,叶棠采都会忧心和挂念。这种事情,说这种空话,倒是还要让叶棠采笑着去应付别人的好意,还要故作坚强给人看,这也太难为她了。

    褚从科那边,母子二人窝在屋里,阴滋滋地的都快要笑疯了。

    溢祥院如火如荼地忙着给褚妙书订亲。

    秦氏已经让绿枝去请乌媒婆了,秦氏正焦急地坐在榻上。

    “听说那南蛮之地,但凡进去的将领,从没有一个活着回来。”姜心雪眼里闪过嘲讽。“不知那个徐家现在还愿不愿意。”

    秦氏那脸色更难看了,她该早就想明白才是,褚云攀就这贱种就是个爱作大死,连累家里的。

    “太太,乌媒婆来了。”外头响起丫鬟的声音。

    不一会儿,就见头顶着大红花,穿着深绿比甲的乌媒婆走进来,笑着福了一礼:“哎唷,褚太太安。”

    “坐。”秦氏说。

    乌媒婆笑着坐了,也不拐弯抹角:“上次的婚事太太考虑好了?”

    “是。”秦氏呵呵一笑,听这乌媒婆的语气,那个徐家应该没有嫌弃,否则定会开口就叹气拒绝了。

    果然,乌媒婆笑道:“现在褚将军把西鲁给赶跑了,瞧着风光,但我们这些人,行走在贵族之间,倒是听到一些风声。”说着压低声音:“现在褚将军去了南蛮……那个地方,啧啧……就算进去几头大象,出来也只会剩下骨头。”

    她知秦氏是嫡母,而褚云攀是庶子,所以也不怕说褚云攀有去无回这种话。

    果然,秦氏听着,脸色变了变。

    “听说,冯家还剩下两名小将军……”乌媒婆啧啧两声,“到时回来,这功劳不知会是谁的,说不定还会踩褚家几脚。”

    秦氏脸呵呵两声,这情况还用得着这媒婆说!若非怕出现这种结果,她用得着愿意这徐家婚事?只道:“婚事……”

    乌媒婆道:“褚姑娘倒是好福气。那徐家,倒是一点也没有嫌弃褚姑娘,那是一心要娶的。”

    “这……”秦氏一怔,松了一口气。

    “虽然徐老爷是从四品的官儿,但徐公子却是一等一的好,说既然决定要娶褚大姑娘,不论褚家以后如何,也愿意。”乌媒婆叹道,“心眼这么好的人家,上哪找?咱们姑娘嫁人,也不只是挑家世,人品是最重要的,是不是?”

    秦氏听着,心里也有几分感动:“对。”

    “太太这是答应了?”乌媒婆说。

    “是的,找个时间,咱们两家见一见。”秦氏急道。在她眼里,现在的徐家简直是香饽饽。

    几人商议妥当,乌媒婆这才离开。

    出了溢祥院,乌媒婆就呸了一声:“这个褚太太简直是个势利眼儿,也就徐家眼瞎。怪不得顾老姐不接他们的活儿。”

    说的是顾媒婆。

    秦氏一直骂顾媒婆捧高踩低,其实不然,是顾媒婆嫌褚妙书人品差,不知介绍给哪个。介绍好的小伙,怕坑了人家,砸了她的招牌。

    跟在她身边的一个小丫头道:“那大娘咋接她们的事?”

    “有钱不赚?”乌媒婆不以为意地笑了一声,“是徐家自己瞧中的,我只是代为上门而已。不过这徐家是真好,能嫁进去,是这褚大姑娘的福气。”

    乌媒婆说着就离开了褚家,到了徐家回话。

    第二天,那徐家夫人就带着徐公子一起上门。

    现在也不是能挑家势的时候了,秦氏只见那徐公子十八九上下,长得清俊厮文,还不错的样子,就点头答应。

    于是两家交换了庚帖,褚妙书的亲事就这样订了下来。

    秋桔得到消息,回到穹明轩,与惠然细细地说着:“大姑娘就这样订亲了,订的是国子祭酒家。以前可是眼高于顶啊,连一些侯门世子都瞧不中,要嫁郡王才行!现在……”

    “这是觉得三爷必死在那里,所以急急地的订下人家了,生怕若真的……连徐家都嫁不了。”惠然冷声道。“行了,这种事,不要拿回来说,没让姑娘不开心。”

    “嗯。”秋桔点头。

    那个南蛮,可诡异了,兵力不强,但秘术十分恐怖,不是有领兵才华,武功多高强就能对付。听说大齐好几次出兵南蛮,结果,多少将领入南蛮,就多少折在里面,全都死无全尸。

    那南蛮好像故意的,每次入南蛮的将领,尸体都会被野兽拖出来,全都是被虫啃得千苍百孔,恐怖得不得了。

    对于褚云攀之事,朝廷各人都在做应对之策。

    讨论得最热烈的,无疑于太子府——

    书房里,太子坐在楠木大案后,宋肖、钱志信和姚阳成正站在他的跟前。

    “现今那个褚云攀入了南蛮,怕也落在死无全尸。”姚阳成道。

    “这倒是未必,这个褚将军,实在太让人惊艳了。”宋肖说,“年纪轻轻的,却智勇双全。上次主动请缨,并不是鲁莽之举,怕是早就有所筹谋。他又是个庶子,这些年来,一直都在蛰伏,否则不会不声不响地中状元,再出征。所以,他不会做出愚蠢之举,他若没有信心,不会入南蛮。”

    钱志信深深地皱起眉:“所以,他能活着回来了?”

    想着,钱志信和姚阳成老脸沉了沉。

    上次褚云攀出征,就是他们阻止得最为激烈,而且还说只给五万兵马,当时褚云攀还抓起他的衣领,把他扔过出去。

    这次回来,必风光无限,成为人上人,到时不知会如何报复他们。

    这是钱志信和姚阳成都不愿意看到的。

    “殿下,此人怪戾,怕不好收服。”姚阳成道,这是不让褚云攀活着回来的意思。

    “这可说不定。”宋肖却皱了皱眉头,“而且,现在咱们大齐缺将才,有他在,大齐才能稳固。”

    “宋公子实在太看重他了。”钱志信冷笑一声,“现在西鲁最凶猛的金刀大将被斩,耶律尔并几名将领俱已阵亡,西鲁早就是被剁去了手足的老虎。现在这情况,就算褚云攀不在,至少还有郑老将军和康王,西鲁便是心有不甘,也无人领兵出征,只能议和,两国一起休养生息。所以,现在便是褚云攀殒落,也对大齐的兴亡构不成威胁。”

    “对。”姚阳成点头,“那褚云攀瞧着不好收服,现在冯家两位小将还活着,不如让冯家两名小将拿了功劳,就说是他们把西鲁赶跑的。反正冯家一直是殿下的人。”

    姚阳成说着,心里一阵阵的别扭。

    姚阳成是太子妃的爹,是太子的正经老丈人。而太子又有冯侧妃。这些年来,因着冯家势大,老是怕太子让冯侧妃生下儿子来,最后把太子妃给踢下台。

    所以,姚阳成没少跟冯家较劲,一直恨不得冯家都死光才好。

    但现在,姚阳成却更忌惮褚云攀,而冯家就算争了功,也不过是纸老虎。因为冯家两名小将跟本就没有守城的能力。

    “可是,冯家那两名小将,明显没有守着应城的能力。”宋肖冷声道。

    “现在郑老侯爷不是去哪边了?让郑老侯爷守在那里,趁着这个时机,让郑家子弟勤加锻炼。”姚阳成说,“同样是将门世家,褚家窝囊这么多年,还能出个褚云攀,郑家,难道就真的没有人了?还是家里有才能的被打压着?”

    与其是褚云攀,不如是皇后的娘家。

    “殿下?”宋肖却皱着眉头,深深地看着太子。

    在他看来,那褚云攀是个有能力的,是天降将才。在宋肖看来,褚云攀一定能从南蛮活着出来。到时把褚云攀拉拢过来就是了。

    但现在,明显钱志信等人也这样认为,但却不想褚云攀活着回来,而是想法弄死他。再让冯家两个没用的小将抢功,接着发展郑家,把应城的兵权交到郑家手里。

    宋肖觉得,干嘛要这样吃力不讨好!干嘛非要忌惮褚云攀!不过是姚阳成与钱志信跟褚云攀的私人恩怨而已。

    宋肖希望太子清醒点,不要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太子坐在楠木大案之后,一张儒雅的脸淡淡的,剑眉深深地皱着。

    手指轻敲着桌面,正在思考着。

    太子又想起褚云攀主动请缨那一幕。少年长得绰约风华,却大义凛然,气质凌厉张狂。

    当时他才反应过来,这就是叶棠采的那个庶子相公啊!

    以前一直觉得该如此胆小畏琐,哪里想到,会是个比起梁王也不逊色的俊美公子。而且高中状元,才华横溢,还有如此的爱国之心。

    当时,他还是有几分钦佩褚云攀主动牺牲的。

    但他的钦佩,是在褚云攀会牺牲的前提之下,哪里想到,他居然真的夺还了应城,还要回来……

    在他看来,大将,该是许大实那样的粗鲁而年老的大汉,或是康王这样人到中年的儒将也不错,怎么能这样的少年……

    这样一个俊美无匹,年纪轻轻,惊才绝艳的人啊……这样的光芒,似要把太阳都遮弊了一样。

    便是他这个太子,站在这样的人面前,都好像要黯然失色了一般。

    怎么想,太子心里很是不自在。

    “殿下。”宋肖皱着眉。

    “姚尚书和钱尚书说得有理。”太子淡淡地道。

    宋肖听着,便是一惊,深深地皱起了眉头,接着他就明白了,太子容不下褚云攀!便垂下头,不再多言。

    “殿下英明。”钱志信道,“那褚家,自来就不参与皇子之间的斗争,若那兵权真的落在那里,咱们跟本就拉拢不过来。虽然皇上属意的一直是殿下,但该抓在手里的,还是要抓在手里才稳妥。”

    “没错。”太子听着这话,越加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都是为了大局着想。“晚一点,本宫就进宫跟母后商量,让冯家那边好好挑选有才之人。本宫就不信,郑家真的没人了。”

    几人又商量了一阵子,这才散了。

    太子立刻就进宫去,跟郑皇后商量着夺功和兵权问题。

    郑皇后自然想他们郑家手握大权,听得太子和姚阳成等人的想法,立刻点头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