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277章 不介意(二更)

第277章 不介意(二更)

作者:妖治天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家有庶夫套路深最新章节!

    “不,我刚刚闻到了鸡肉的味道!”叶承德却相信自己的鼻子。

    “你、你是什么意思?”殷婷娘说着脸色一变,猛的站了起来,“你的意思是说,我背着你偷偷吃鸡喽?叶承德,怎么能这样怀疑我!”

    叶承德的脸色一僵:“我……是我明明闻到了鸡肉的味道……怎么可能闻错呢,现在的味道还在呀。”

    “那我怎么没有闻到?”殷婷娘说着泪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你认为我是那一种人吗?你以前富贵的时候,我跟着你。现在你贫穷了,我依然跟着你。你现在居然怀疑我……”

    说着那眼光满满都是不敢置信。

    叶承德看着她的泪水,便深深地拧起了眉。以前看着殷婷娘的泪水,他会觉得无比的心疼,而现在却觉得无力而厌烦。

    但是想到殷婷娘对他是真爱,直到现在还是不离不弃,心里又是满满的愧疚。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以前说过喜欢我的小脾气,喜欢我的小自私。现在,我还没有做出这样的事情,你就跟我说什么鸡腿不鸡腿的。而且,那不就是一个鸡腿么?弄得上是什么天大的事情一样。”殷婷娘说着,脸上露出嘲讽的微笑。

    听到这样的话,叶承德脸色一僵,想起以前的生活,那时铜钱随便撒,成百上千的首饰都是随便的扔在房间里面,而现在却为了一个不存在的鸡腿而闹得这么难看,叶承德瞬间就觉得又是羞愧又是窘迫,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

    他连房间里面的鸡肉味,还有殷婷娘嘴上那一些油腻都忽略了。

    “婷娘,对不起!”叶承德说着,连忙上前来,把她搂进怀里。

    殷婷娘被叶承德紧紧的抱在怀里,只感到一阵阵的恶心。这个无用的男人,窝囊废,一天只会挣几十个铜板,连让她吃一顿像样的饭都做不到。

    这种没用的贱人,她恨不得一脚把他给踹了。但是,以她现在拖着一个废物儿子的情况,根本就不能再找比叶承德更好的了。

    而且,不论怎么说叶承德跟叶家还是有关系的,以后总得想办法把那个钱给捞回来。

    只要在叶家狠狠的捞上一笔,她就一把将他踢开,再远走高飞。

    叶承德把东西放下以后,就回去洗澡去了。殷婷娘趁机鸡腿的残骨给收拾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叶承德就像平常一样出去摆摊。

    殷婷娘便在庭院晾着衣服,一边晾着衣服,她便是一边抱怨。

    自从被赶出来之后,殷婷娘和叶承德就把威子、逢春和陈妈三个下人全都卖了。

    现在所有家事,打扫、煮饭、洗碗全都是她一个人包揽着。

    每天干着家事,她就觉得无比的委屈,她凭什么要干这种事情?

    什么时候她才能不再忙活这种家务事,什么时候她才能过回以前那一种仆从环绕的富贵的生活?

    她委委屈屈的,全然忘记了她原本也不过是农村出身,原本也不过是一个土坑里刨食的村妇而已!

    自从经历过那样仆从环绕的,富贵荣华的太太生活,现在只要受一丁点这样的所谓苦楚,她都觉得委屈极了。

    殷婷娘心思活动着,脸都有些扭曲了,盘子里的衣服连拧也不拧,直接甩到竹竿上,拧什么拧!她可是贵夫人,怎么可能有力气拧衣服!只有那些低贱的下人,低贱的粗使婆子才有那样一大把蛮力!

    “婷娘……”这个时候,一个幽幽的叫声响起。

    殷婷娘身子一僵,抬起头来,只见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正爬到了围墙上面,一脸幽怨地看着她:“婷娘……”

    “是你!”殷婷娘瞪大双眼,满是不敢置信,接着,又怒火冲天:“许大实!你个无耻之徒!”

    殷婷娘尖叫一声,拿起抵在墙上的一根竹杆,猛地冲过去,就朝着爬到墙头上的人招呼过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殷婷娘的前夫许大实!

    “你个无耻之徒,你个丧尽天良的畜牲!我打死你个低贱的人渣!”殷婷娘怒吼着,竹竿就狠狠地打在许大实身上。

    如果不是这个无耻而低贱的死马夫,她现在还是锦衣玉食的富家太太,现在还是侯门世子夫人,哪里会落得现在这个名声尽毁,吃糠咽菜的贫困地步!

    “啊啊啊——婷娘——我可是你的丈夫,是你的男人!你怎么能谋杀亲夫!”许大实被她打了几下,就一把抓住了她的竹竿,急吼道:“原本就是你们有错在先!你们还拿石头砸我的脑袋!想把我杀了!”

    许大实说着,一双眼瞪得大大的,带着恨意。

    殷婷娘被他几句话吼得身子一抖,脸色变了几变,气焰下去了几分,但下一秒又硬着脖子吼:“你有本事你再去告呀!你没证没据的,瞧你能不能把我们告倒!你给我滚!”

    “婷娘……”许大实说着又是幽幽一叹,“你先负了我,而我又做出那样的事情毁了你,咱们扯平了,谁也别埋怨对方,就这样两清了吧!”

    “行,两清,所以你给我滚!”殷婷娘咬牙切齿的,什么两清,什么不怨恨对方!

    反正她殷婷娘就是恨毒死了这个低贱无耻的马夫!若不是他,她们母子怎么落得现在这田地。

    “咱们现在……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那种情况了,一穷二白,但却真诚的日子。”许大实说着一脸深情向往地看着殷婷娘。

    殷婷娘被他看得打了个冷颤,接着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谁跟他什么回到从前的一穷二白?说得她跟他是同一类人,同一个层次的人一样!

    他们怎么可能是同一个阶层的人!她是高贵的!她该当侯门夫人的命!而他,不过是一个低贱而肮脏的马夫而已!

    别扯得她跟他一样一般,简直拉低了她的档次!

    “你滚!滚出去!”殷婷娘冷着脸恼喝着。

    “你还生我的气?”许大实皱着眉,“其实我都是被逼的!如果我不这样干,那个状元郎会弄死我的!所以,婷娘,回到我身边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