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232章 定下亲事二(一更)

第232章 定下亲事二(一更)

作者:妖治天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家有庶夫套路深最新章节!

    户部郎中陈缪,正宣帝自然认的,也是进士出身,当年虽然名次不高,是个同进士,但瞧着祖上是开国元勋,所以格外照顾。

    正宣帝说:“既是勋贵之家,倒是了解这些河道对农户所带来的细微影响。”

    陈之恒腼腆地道:“小时候,家父得空就带微臣到乡野种地。”

    正宣帝听着就是一怔,不由对陈缪另眼相看。刚好手上有关于虫害的折子,便又问了一些陈之恒关于虫害的问题,陈之恒俱一一作答。正宣帝听着觉得略有欠缺,但也是可造之材。

    正宣帝忙了小半个时辰,就把二人给打发回去了。

    二人一路往翰林院走,陈之恒松了一口气:“第一次给皇上当顾问,幸好都答上了。不过,这些你不是都懂?”

    褚云攀道:“是懂,但没有你精通。”

    这是事实。人都有长短,这一块什么河防虫害的,他只在书里看过,也熟记解决方案,但始终没有陈之恒亲身经历的了解。

    二人回到翰林院,赵凡须正伏在案上修国史,看到二人进来,就笑道:“都回来了。陈老弟,你怎么也去上书房。”

    陈之恒的座位在赵凡须前面,他一边走回去坐下,一边说:“皇上问一些问题,我去回答而已。”

    说着没有多作透露,虽然这种河防和虫害的折子每年都不知有多少,但事关君主的,还是不要说太多。

    赵凡须听着,心里便酸溜溜,很是不忿。

    皇上叫褚云攀去便罢,现在又叫陈之恒。不用问,定是褚云攀提起陈之恒,皇上才会突然想起他来的。为什么只提陈之恒,却不提他!

    不一会儿,就到了下衙的时间。

    正宣帝传了陈之恒的事情,很快有好事的传到了陈缪耳中。

    陈缪听着一怔,心里不由的一阵欢喜。

    然后收拾东西去准备下朝。出了户部,来到宫门外停放马车的地方,就见一名二十上下,侍卫打扮的人走上前:“陈大人,我家三爷请大人到百醉庄一聚。”

    陈缪一怔,认得这是褚云攀身边的人,就笑道:“好。”

    百醉庄是城北的一座酒楼,定国伯府和陈家都在城北,便是顺路。

    坐了一两刻多钟的马车,就到了百醉庄,走到二楼包厢,只见褚云攀官袍还未换,正坐在那里。

    陈缪看着就笑着进来:“贤侄,哈哈哈。”

    “陈伯父。”褚云攀站起来,笑着拱手行礼。

    陈家跟褚家素无交情,但因褚云攀跟陈之恒当了同僚,褚云攀便成了陈缪口中的贤侄了。

    “今天的事情多谢贤侄了,我那个傻小子才有机会面圣。”陈缪得到小道消息了,若非褚云攀提携,陈之恒可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伯父客气,这是陈兄的专长,河防问题自然找他更稳妥。”褚云攀道。“请坐。”

    陈缪入了座,小二上了酒菜,褚云攀才道:“陈伯父,不知陈伯母可有说过陈兄的亲事?”

    “亲事?”陈缪一怔,摇头,“没有。”

    “陈兄对我的小姑叶玲娇一见倾心,想提亲,但陈伯母不同意,所以陈兄找我说项来着。”褚云攀道。

    “什么?”陈缪一惊,叶玲娇?对了,叶鹤文的女儿!

    “此事我乐见其成。”褚云攀道,“实不相瞒。我家小姑被其父兄所累,婚事艰难。陈兄敦厚善良,小姑惠心兰质,相配得紧。上次我邀陈兄上门做客,小姑也在场,实为二人牵线。结果陈兄对我家小姑一见倾心,但陈伯母却不同意。陈伯父,你说此事成不成?”

    陈缪怔了怔,当即拍板:“行!”

    褚云攀听着就笑了,举起酒杯来:“陈伯父果然是爽快之人,以后咱们就是亲戚了!”

    “对!亲戚!哈哈哈!”陈缪也举起酒杯来,二人一饮而尽。

    掷了酒杯,便吃饭聊天,好不畅快。

    等吃饱喝足,已经未时过半。

    陈缪下楼之后,坐了马车回家。

    马车停在垂花门处,就见陈之恒坐在垂花门傍的枣树下等着,看着他立刻跳起来,走过去:“爹!”

    陈缪下车来,见陈之恒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嘴角抽了抽,狠狠唉了一声:“傻啊!”

    然后甩袖踏过垂花门。

    陈之恒怔了怔,怎么又说他傻了?连忙追上去:“爹,云攀找你了,说的事情……”

    父子二人已经走到了正院,陈缪回身道:“行了,你出去吧!我跟你娘商量一下。”

    陈之恒听着一阵欢喜,然后高高兴兴地走了。

    陈缪走进屋里,就见陈夫人坐在太师椅上,正与于嬷嬷翻着手中的画册。看到他就说:“老爷回来的正好,也来给恒儿挑一挑,挑到好的,立刻订下算了,管他如何。”

    陈缪往隔着一个茶几的太师椅一坐:“于嬷嬷,你先退下,我有事跟太太商量。”

    于嬷嬷一怔,看了陈夫人一眼,然后转身出去。

    屋子里只剩夫妻二人,陈缪才道:“不用挑了,昨儿恒儿是不是跟你说过,他要娶那个叶玲娇,就她吧!”

    “这……”陈夫人皱了皱眉,“怎么行,这个叶家,可不比以前,这主咱们陈家的脸面往哪里搁,而且还有传她跟孟家的孩子不清不楚的。”

    陈缪道:“你不知道,今天恒儿也有机会进南书房了。”

    “什么?”陈夫人一怔,接着就是一喜:“居然有这等好事。新科进士一般都只在翰林院修写国史等物,便是进出南书房,也是上面的侍讲侍读的,听说最近皇上常召新科状元,现今也论到恒儿了。”

    “我却知道,今天皇上召恒儿,是新科状元故意给的机会,否则可没这露脸的机会。”陈缪道。“这个叶玲娇,是褚三奶奶的小姑来着。”

    “这又如何?”陈夫人轻轻皱起了眉,“不过是娘家小姑。”

    “褚云攀非常看重。今天还特意找我来说此事,他今天还把机会让给恒儿。”陈缪道。

    陈夫人一怔,神色凝重。

    “而且,叶玲娇他看重不看重,又如何?重要的是,他把机会让给了恒儿。正所谓独木难支,官场如海,深不见底。叶玲娇不过是一条纽带,他是想跟咱们陈家结盟。”

    陈夫人皱着眉:“就算他想拉拢咱们,咱们也未必要他吧!虽然他是新科状元,但褚家形单只影,叶家又没落了,将来出路还不知道如何,咱们怎么只瞧眼前他那一点圣宠。”

    “你这话就不对了。不瞧眼前的瞧什么?”陈缪摇了摇头,“你现在结亲想结的是什么?你若只想娶个好儿媳,叶玲娇当的。你挑的,还是家世!你挑家世,瞧着还不是眼前的好来?但这个好,谁知道以后会如何?远的不说,就说几年前的柳家,如何的圣宠?结果一朝摔落,树倒猢狲散!现在这褚云攀小小的一个新科状元,别人也料不到。那只能跟着自己认为对的方向走便是。”

    陈夫人唉了一声:“行了,我说不过你。但这叶玲娇名声……也太差了!还跟孟家不清不楚的。”说着忍不住抱怨两句。

    “那什么跟孟家的,咱们还信这个?那天张家的满月宴,我们也是去了的,你也在不远处把事情看得清清楚楚,不过是那个庄国侯夫人嘴巴没门把,才把她给害惨了。咱们门风清正,只要愿意娶,别人便知道那是谣言,因为咱们陈家不瞎。”陈缪道。

    陈夫人揉了揉眉心。

    陈缪道:“那个褚三非池中之物,难得儿子喜欢,那就结两姓之好吧!”说完,就把事情给拍板了。

    陈夫人只得点头:“行了,那就这样吧!于嬷嬷,于嬷嬷!”

    “哎!”于嬷嬷从外头走了进来,“太太。”

    “去把公子叫过来。”

    于嬷嬷答应一声,就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就领着陈之恒进来。

    “爹,娘,你们商议得如何?”陈之恒急道。

    陈夫人一笑:“就叶玲娇吧!”

    陈之恒听着喜得什么似的:“多谢爹,多谢娘。”

    陈缪瞧着嘴角抽了抽,真是傻啊!那个褚三满身都是心眼,挖了个大坑,他一脚踩了进去,还手舞足蹈地帮人家数钱。

    ……

    穹明轩——

    叶棠采正翻着一套新买的话本子。

    惠然在一旁绣扇面,那是碧绿荷叶配着粉荷的刺绣。

    秋桔凑过来道:“姑娘,这不是上次的《鸳鸯结》,这是换书了?”

    “上次那套看完了。”叶棠采心念一转,“上次给她的书,不知看完没有?”

    “谁啊?”惠然不解。

    “赵樱祈那货。”叶棠采翻了个身,躺到罗汉床上,“不知她看完没有?好久没见她了。”

    “梁王妃吗?”惠然轻轻皱起了眉,“上次琼林宴不是掉到水里,然后被梁王殿下捞了上来?”

    “呃……对。”叶棠采想着,就有点脑壳痛,“不知捞上来之后如何了。”

    惠然只淡笑不语,她知道叶棠采朋友少。

    以前未嫁前被拘在里不让出门,来往的也就那几家。庄国侯府的包玥包琪,还有几个与叶家不错的世家的两名姑娘,但后来她嫁进褚家,哪两个姑娘再也没有联系过她,最后褚云攀中状元之后,却又巴巴地上来送帖子,但叶棠采已经不跟她们来往了。

    “有机会把那套书剩下的送给她。”叶棠采微微一笑,打定了主意。

    “三爷。”秋桔突然跳了起来。

    叶棠采往往窗子外一瞧,果然看到褚云攀走过来。

    叶棠采连忙把手中书放下,走了出去:“可谈妥了?”

    “成了。”褚云攀点头。

    “陈家那边呢?”

    “也成事了。”褚云攀挑唇一笑,“陈大人已经答应,陈夫人也是爽快明事理的人,快的话,明天就会去提亲。”

    叶棠采双眼亮亮的:“三爷真厉害。”

    褚云攀听得她赞自己厉害,唇角不由勾起笑来。

    ……

    叶家——

    苗氏还在为叶玲娇的婚事犹豫着,趁着请安之祭,罗氏和叶承德还在劝。

    “前天我已经去见吕兄了,他知道那个丫头居然这么顽皮,立刻把她教训了一顿,今天一早还把那个丫头送回了老家,说等到那个丫头及笄出嫁才接回来。”叶承刚道,“这样,母亲总算放心了吧?”

    苗氏皱了皱眉头,现在未嫁他,他当然千依百顺的。谁知道以后会如何?

    “可不是嘛!要不,还嫁长兴侯府的五公子如何?”孙氏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笑着,“人家那边还等着呢!”

    “二姑奶奶回来了。”外头丫鬟的声音响起。

    花开富贵的夹板帘栊被掀起,叶梨采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抱着孩子的奶娘。

    “祖父,祖母。”叶梨采朝着一圈人行了礼,才往孙氏身边坐下。

    “哎唷,我的乖孙!”孙氏喜得什么似的,连忙把奶娘手中的宝哥儿抱过来。又回头对叶梨采道:“梨姐儿怎么回来了?”

    叶梨采道:“小姑的婚事还未敲定?”

    “正在准备敲定呢!”孙氏冷笑,“说的是一个开酒楼的。”说着合叭啦叭啦地把吕斌的家底给说了出来。

    叶梨采听着,眼里满满都是嘲讽。一个七品小县官的弟弟,虽然薄有资产,也不过是个商人。而且还是死了原配,做继室的!还有个恨毒继母的原配嫡女!啧啧,这日子不知会多酸爽!

    叶梨采现在觉得自己很不幸福,只要一想到叶棠采是状元夫人,她就悔恨得不成。

    但是,一看到叶玲娇即将要嫁的人,她便觉得无比痛快,也只在这里,她才能找到优越感。

    她不是状元夫人又如何,到底是三品大员的孙媳妇,还一举得男,怎么也是权臣之家。

    而叶玲娇嘛……不是商人继室就是傻子,要不就是被瞧中当姨娘,真是越瞧越兴奋。弄得她恨不得天天跑这里来凑热闹了。

    “梨姐儿倒是回来得凑巧。”苗氏皮笑肉不笑。

    叶梨采笑道:“是刚巧。长举侯府又着人来问,看小姑要不要再考虑看看?还有孟家表哥那边也着人来问,若小姑愿意进门,那礼数也不会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