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有庶夫套路深 > 第九十五章 这奇葩哪家的(二更)

第九十五章 这奇葩哪家的(二更)

作者:妖治天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家有庶夫套路深最新章节!

    百草医馆,这是城中一间不大不小的医馆,大夫医术也是平平。素来进出的都是一些普通百姓。

    这时,突然有好几个人奔过来,瞧着个个锦衣华服的。

    坐在医馆里的大夫一惊,连忙跳了起来,连忙迎上前:“哎唷,这……”看到一位老嬷嬷背着一名貌美贵夫人,便道:“这位夫人怎么了?快,往这边请。”

    因着这是少见的贵夫人,大夫态度很是殷勤,引着他们走向一间单独的病房。

    百草医馆前面是店面,后面是一座宽敞的院子,正房是大夫住的地方,两边各有三间厢房,其中东厢做了病房,可以让病人在里面休息。

    虽然说上做病房,但这医馆面向的是普通百姓,所以极少人真的会住进来,所以很是干净。跟普通人家的小厢房没什么区别。

    蔡嬷嬷把温氏放下之后,大夫把了一会脉,就说:“这是怒极而气血供心引起的吐血,倒没什么大碍,但要注意保养,尽量不要再怄气,先吃两剂安神益气的药疏散疏散吧。”

    叶棠采等人俱是松了一口气,没有想像中的严重,真是太好了。

    “我家太太什么时候能醒?”秋桔红着眼圈说。

    “现在若扎针,或是用鼻烟立刻能醒过来。不过,我建意你们还是让她睡一下,休息休息。”

    “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叶棠采说着想了想,这里跟松花巷只隔了一条街,生怕一会温氏醒了,心里又怄气。便道:“咱们可以送她回家么?”

    大夫道:“自然可以的,轻轻地挪动吧!我去开药,有煎的药,也有人参养荣丸,你们先让她吃人参养荣丸,再回家去。使个人过来拿药吧!”

    “好,谢谢大夫。”叶棠采答应一声。

    蔡嬷嬷和秋桔连忙跟着大夫出去。

    等到大夫离开后,叶玲娇才说:“一阵到家,回头再请太医上门看一看。”

    叶棠采点了点头,到底不放心,回家得再请个太医看看才稳妥。

    不一会儿,秋桔就拿回来人参养荣丸。

    叶棠采坐在床头,她让温氏靠在她怀里,秋桔把药丸放到青瓷碗里用水化开,递给叶棠采。叶棠采便一点一点地喂温氏服下了。

    不想,外面却响起蔡嬷嬷的暴喝声:“小崽子,你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什么?”

    叶棠采和叶玲娇一怔,叶玲娇回头对阿佩说:“你在这里看着太太。”

    说着,就与叶棠采出了门。

    二人来到大厅,只见蔡嬷嬷正扯着一个十八九岁,戴着黑色软帽的胖小厮,此人正是叶筠的小厮追风。

    “蔡嬷嬷,怎么回事?”叶棠采说。

    “我正在等大夫给太太备药,不想却看到这小子躲在门外往这边探头探脑,我就把他给揪了出来。”蔡嬷嬷黑沉着脸。她说着,一把将追风推倒在地:“你家主子呢?啊?现在亲娘躺在医馆里生死未卜,他居然还不过来,只让个小厮来探头探脑,算什么意思!”

    周围看病的人,或是门外路过的百姓看到这边闹事了,俱是望了过来。

    追风被蔡嬷嬷吼得胖胖的脸一片青白,他爬起来,想走,蔡嬷嬷却拦他,一把将他又推到地上去。

    “蔡嬷嬷,让他走吧!”叶棠采说。

    追风闻言,如获大卸,抬起头,只见叶棠采款款而来,她一身暗红梅花袄裙,盈盈笑着上前,唇角挑起的弧度却暗藏机锋:“你回去跟他说,他不来,我们就天天到永存居喝茶!婷姨泡的茶,真好喝呢!”

    追风一惊,什么都不敢说,一溜烟地跑了。

    看着他的背影,蔡嬷嬷便恼得直喘气儿:“这该死的死胖子,总有一天我要把他身上那层胖油给榨出来!”

    叶玲娇和秋桔听着想笑,但想到温氏还躺在床上,又生生地忍住了。

    叶筠还没搬出内院之时,他的小厮是温氏安排的,后来他搬了出去,叶筠原来的小厮就被打发了。这个追风是叶承德给他的人。

    叶筠喜欢安逸自由,所以起了个追风的名字。

    追风奔了出百草医馆之后,出了东街,拐进一条巷子。

    叶筠正蹲在一间宅子傍的树下等着,见他回来,连忙跳起来:“如何了?娘她没事吧?”

    追风揉着被蔡嬷嬷摔得生痛的屁股:“没看到人,来到医馆就被蔡嬷嬷揪着就是一顿摔打。”说着胖脸皱了起来,一脸痛苦之色。

    叶筠听得蔡嬷嬷居然发现了追风,身子一颤,心咚咚地跳着,很是尴尬和愧疚。追风不说,他也知道蔡嬷嬷骂的什么,无非是娘病着,他都不来看一下。

    叶筠更加的无地自容了,想了想才说:“蔡嬷嬷这么生猛,娘一定无事了。”说着裂了裂嘴,想缓解一下气氛。

    “大姑娘……大姑娘说……”追风怯怯看了叶筠一眼,“大姑娘让你过去。还说,你如果不去,她就天天到永存居喝茶。”

    叶筠脸色一变,接着脸色就沉了,很是生气:“她、她这是什么意思?还学会要挟了,啊?”

    “那……过去吗?”追风害怕地看着叶筠。

    叶筠的脸色更难看了,平时见到他就各种训斥,现在出了这种事,自己还不被她们生吞了?

    追风瞧着就知他不会去了,就问:“永存居那边怎么办?若大姑娘真的天天跑过去呢?”

    “走走,咱们去叫婷姨他们到外面住一段时间。”叶筠铁青着脸赶回松花巷。

    叶筠是真的不想这个时候去面对那帮女人,想到她们的叫骂着,哭骂着,各种嘶心裂肺,他就一阵阵的厌烦。他虽然有道理,但她们这个时一定听不进去。

    等过一段时间,娘大好了,她们消气了,他再去好好解释解释。

    但走了两步,他却突然停了下来。追风差点就撞到他身上:“大公子,怎么了?咱们不去松花巷?”

    “不、不对!”叶筠皱着眉头,一脸为难:“我不去倒没什么……就怕,她们更加误会爹和婷姨了!她们定以为婷姨拉着我不让我过去看娘。”

    说着狠狠一拍自己的脑袋:“我怎么这么笨呢!走走!”

    二人出了巷子,拐了两条街,就来到了百草医馆。

    一走进百草医馆,叶筠就见蔡嬷嬷气势凶凶地立在那里。

    叶筠吓了一跳,僵笑着:“蔡嬷嬷。”

    “大公子刚刚干嘛不马上就过来?”蔡嬷嬷绷着脸冷声道。

    叶筠被她阴阴的目光扫得浑身一颤,蔡嬷嬷还不知道自己早跟婷姨熟悉,倒不用太多解释,就是在妹妹跟前说不过去。

    他想了想才说:“我走慢了几步,你们就不见了人影了……我这不叫追风找你们么……谁知道你们抓到他就打。”

    蔡嬷嬷脸上一黑,正要说话。

    “几位,请到后面花园说话吧!”大夫一脸头痛地走上前。刚刚他瞧得明白了,这些人要争执,但这是他做生意的地方,可不能在这里吵。

    “大公子不去看看太太吗?”蔡嬷嬷道。

    “当然要看的。”叶筠脸色讪讪的。“蔡嬷嬷,娘她没事吧?”

    “被气得吐血。”蔡嬷嬷便没有多说什么。

    叶筠见她也不太着急,如果真的很严重,绝对不会留在这里了,所以暗暗松了一口气。

    二人走进温氏休息的屋子,只见叶棠采和叶玲娇俱在里面守着温氏。

    叶筠看到叶棠采,身子就缩了缩。然后他凑到床前,只见温氏紧闭着眼,原本明艳端庄的脸一点血色都没有。

    他心里也难受极了,回头只见叶棠采神色冷冷地凝视着他,他心下一突,便说:“妹妹,咱们到外面说说话吧!”

    “还用得着避着人吗?真以为别人都是瞎子不成!”叶棠采冷讽一声。

    叶筠脸上一僵,只见蔡嬷嬷和叶玲娇目光冷冷地扫射着他,他就一阵心虚,接着便有些恼羞成怒。

    刚刚在永存居,叶筠的行言举止也太明显了,一直向着殷婷娘。谁猜不出个所以然啊!这哪里是来给温氏壮胆的,跟本就是来帮殷婷娘的。

    “走吧,到外面去,不要吵着娘,娘正在休息呢!”叶棠采说着就站起来,出了屋子。

    “蔡嬷嬷,你在这里顾照大嫂,我出去看看。”叶玲娇也跟着出屋。

    百草医馆前面是店面,后面是一座宽敞的院子,正房是大夫住的地方,两边各有三间厢房,其中东厢做了病房,可以让病人在里面休息。

    但百草医馆面向的是百姓,所以极少百姓有钱住进来的。

    三人出了厢房,来到庭院。

    叶棠采还未问话,叶筠就急不及待地开口了:“不是爹拉着我不让我来的……而是……”

    “我知道,是你怂而已。”叶棠采嗤一声笑了。

    叶玲娇扑哧一声,却忍住笑。她冷声道:“筠哥儿,究竟怎么回事?我怎么觉得你跟那个殷婷娘很熟悉,怎么,难道你搬出外院之后,就去亲近她了吗?”

    叶筠皱着脸,干脆开门见山:“你们只问我亲近她,怎么不问一问我为什么亲近她?”

    叶玲娇整个人都不好了,瞪大双眼:“我到是想知道,为什么?”

    “人家善良有眼界有见识,不像你们一样迂腐而愚昧。”叶筠道。

    叶棠采双眼闪过冷光,这翻话她前生就听过一次。

    “我们迂腐愚昧?”叶玲娇很生气:“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哪里迂腐愚昧了?”

    “其实,你啊,只是贪图安逸而已。”叶棠采不紧不慢地道:“说白了,吃不得苦,天天只想着不劳而获。家里逼着你念书,你不想念书,自然觉得家里呆不住了。你整天爱钻到外室的小院,因为那里的人都捧着你。让你觉得安逸。”

    “这是在捧杀!”叶玲娇冷笑一声。

    “什么捧杀?”叶筠很生气,“她捧杀我有什么好处?就算她有个儿子,也不是爹亲生的,还能怎么着?算了,我来这里不是跟你们说这个的,我只是想说,这不过是一场误会。”

    “误会?”叶玲娇大恼:“大嫂还躺在床上呢!你说误会?”

    “娘她自己非要怄气!”叶筠皱着眉,又一脸凝重地看着叶棠采:“你们今天来的目的,其实究竟是什么?是不是想把婷姨接到府中搓磨?妹妹,我一直觉得你是有几分悟性的,所以才想把你板正,没想到你们却借着我的手来欺压婷姨。”

    叶棠采嘴角抽了抽,还想把她扳正?厉害了,我的哥!她冷笑:“我——”

    “你先闭嘴!听我说!”叶筠又准备长篇大论了,他又望叶玲娇:“小姑,咱们虽然作为世家大族里的子弟,是不是不该借势欺压贫苦百姓?”

    “这是自然。”叶玲娇不知他打什么主意,但这问题就是这个答案。

    “但你们今天都干了些什么?”叶筠越说越情绪越激动:“婷姨她只是一个贫苦的村妇!还只是寡妇!你们却气势汹汹地逼上门来,打着为人好的旗子,却暗戳戳地想害人。”

    “我们哪里想害人了?”叶玲娇怒极反笑:“你说我们想搓磨她,现在事情还没发生,你就得出结论了,是不是对我们太不公平了?”

    叶筠冷笑:“你们就不能等过了秋闱再进认吗?非要现在?明摆着就是打着歪主意。”

    叶玲娇一噎,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叶棠采冷冷道:“是打着歪主意!这个歪主意就是让你看清楚,他们的真面目。他们可不止想当姨娘这么简单,否则如何推三阻四的?”

    “都说了他们是为了秋闱。”叶筠气道。

    “那最后叶承德所说的话呢!”叶棠采小脸越发冰冷,“他心里眼里,已经完全没有了娘,这是他自己承认的,你还要怎么驳?”

    叶筠深深地皱着眉头:“你们就不能宽容一点,大度一点吗?娘有很多很多东西,有尊贵的身份,有钱财,也吃穿不愁,有好的公公婆婆,还有儿有女。但婷姨她只有爹,咱们还要连这个都争吗?”

    叶玲娇捂着胸口,差点就呕出一口血来。这奇葩是哪家的?是不是嫂子当年生孩子时候不小心把孩子丢了,把胎般给养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