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幸福武侠 > 第一百零八章 无从下手

第一百零八章 无从下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幸福武侠最新章节!

    “父亲,你刚刚说……”司马光的话简直就像一个霹雳炸响在司马康耳边。↑,

    “不仅你根本做不出……”司马光沉声,脸色极为凝重,“就是这整个天下,恐怕也找不到答案,至少是短时间不可能的。”

    司马光走到书柜前,翻到上一期的报纸,看着上面三道题:“这题,我们看着题目是简单,可是再一想如何论证?是不是便找不到路?没错,看着感觉简单,可一琢磨答案,却又无从下手,这不是很奇怪么?”

    “你姑妈十分推崇秦仙傲,兴许,这里秦仙傲给我们又下了一个套。”

    “又下了一个套?秦仙傲一个不满二十的青年,不会这么……”司马康低声道。

    “康儿,千万别小看这人。”

    司马光在房中渡着步沉思了一会,忽然眉一挑:“虽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可是不能不防,不能不做准备。”

    “父亲你的意思是?”

    “尽人事,听天命!让朝廷帮一把。”司马光沉声。

    ……

    与此同时

    “这秦仙傲果然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呀,不过他这里面有一个最大的破绽,那就是百万贯钱财。”王安石感慨万分,“我任相期间对于天下豪商都知之一二,可是从来没有一个姓秦的家族,钱财能多到像秦仙傲这样允诺,一年一百万贯,就是我大宋也付得心疼,秦仙傲会有这么多钱么?绝不可能。”

    “好一个酒色公子,老夫承认这一次确实失算了!”

    “对于秦仙傲,你永远不要去猜他会如何做,此人,没有最疯狂,只有更疯狂!”

    ……

    王安石、吕公著、文彦博……一个个大佬也在思索着秦仙傲目的何在?

    河南府知府衙门。

    “胡闹!”

    孙固瞪着报上秦仙傲的允诺,额头冒起一层细密的汗珠,这张报纸,他已经看了一个时辰了。

    “这题……”孙固看向书上的稿纸。脸色极为难看。

    “二道题,我已经做了一个上午……”孙固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秦仙傲的允诺,别人是兴奋。可他孙固,孙固看着报上的文字。

    “我秦仙傲在此立誓,若孙固,孙相公第一个给出答案,我秦仙傲愿意给韩绛韩相公戴孝。守孝时间任孙大人和韩府决定,而且,我秦某愿意一次性捐出千万贯铜钱用于救济天下贫苦百姓,更愿意拜孙相公为师,在他门下接受教育……”

    一连串的许诺条条触目惊心。

    别人给出答案,秦仙傲是拜师,外加百万贯。

    可孙固给出答案,除拜师外,更是给出千万贯,而后每一年都拿出千万贯钱。

    这么天大的奖励。

    由不得他孙固不给出解答。可是……

    “一个上午,根本找不到真正的思路,就算这两道题根本没有解法一样,就算找到一些,可都是错误的。”

    一开始还以为这两道题很简单,可现在……

    “越是做,就越有一种预感,这题我孙固恐怕做不出。”

    孙固深深吸了几口气:“只希望只是我做不出,别人还是能够给出答案,如果别人也……”别人给不出也没什么。可是天下人都给不出答案,那么所有矛头都会指向他孙固。

    因为是他孙固在官榜上,在报上说这题三岁小孩都能做得出,鄙夷几何、算学是贱学。没技术含量,很易学的东西,更怦击《几何原本》拿出来,并不说明秦仙傲有多高明。

    可是如今……

    “我必须拿出答案,以前我还可以用借口推脱不做这两题,推说这是贱学。君子不为。可是秦仙傲用千万贯铜钱用来救济天下贫苦黎民这个要求来,而且再加上给韩子华守孝……”这种情况孙固无论拿什么借口推脱,都已经没有了公信力。

    “来人!”孙固喝叫。

    “老师!”一人连跑过来,推开门,看向孙固。

    “你去告知永杰一声,让他停下所有的事情,把所有人员,所有精力都放在这两道题上。”孙固沉声。

    那人微微一皱眉:“老师,我们这一脉已经是人人停下了手头的事,在研究那两道题。”

    “哦?”孙固眼睛微微一亮,露出一丝期望,“进度如何?可有谁……”

    “没有,所有人都感觉这两道题不是那么容易,现在都没找到一丝突破点。”

    “是么!”孙固眼神又黯淡下来,摆了摆手,“你去忙吧。”

    “是!”那人连退下。

    孙固默立片刻,忽然一笑:“也许是我多心了,这两题看起来如此简单,就算我做不出,也不可能天下无人做得出,只要有人给出答案,这事便能够解开。”

    ……

    百万巨款,再加秦仙傲拜师,整个大宋凡是稍有空闲时间,又识字,能够读懂《几何原本》,能够读懂那两道题的人,除了武道界一些大佬外,一个个都疯狂了,都计算,思索起来。

    丽正书院不远处一幢民房,一个小丫头正打着水。

    “为什么?为何解不开?”凄厉的仿佛受伤的野兽般的吼声传出,小丫头王可儿手一抖,水桶掉入井中,王可儿皱着眉看向左边不远处的阁楼,微微叹了口气:“都怪秦仙傲。”

    “他那两道题一出,不仅租我们家房子的秦书生疯了,我爹娘也疯了。”王可儿又看向右边,右边房内,她父母正在屋子内走来走去。

    “算了,算了,终究不是那个料。”忽然王可儿父亲摇头叹息,走了出来。

    “爹,您放弃了?”王可儿笑道。

    王恒苦笑摇了摇头:“上当了,我们大家都上当了,那《几何原本》,我看起来很简单,这两道题看起来更简单,所以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能够解得了这两道题,可是……”

    “爹。你早该清醒了,秦公子是什么人,那是天上的文曲星,想当他老师……”王可儿小鼻子哼了声。

    王恒也不生气。反而笑呵呵的:“是啊,还是我家可儿看得透,我是该清醒。这秦仙傲是连王相公、司马相公都不放在眼里的,年纪轻轻就有大才学的,他许下的诺言。不是没人能破解,可绝不是我这种人。”

    “秦公子这一次明显就是针对孙相公来的。”王可儿大眼睛清澈明亮,仿佛闪着智慧的光,“从报上秦仙傲的文字看,他是认定了连孙相公都解不出这题,父亲你也是的,居然还想……”

    “孙相公也解不出么?”王恒看向那先前发出凄厉吼声的屋子,“孙相公与秦仙傲应该差不多,都是值得我们仰望的,孙相公认为这三道题很简单。不可能是信口开河,毕竟他不是在家里说说,而是向天下公布的,我们做不出,孙相公顶多就是多耗点时间,一定能够给出解答的。”

    “哼!”王可儿不乐意了,“秦公子下这么大的本,会让别人解出这题?”

    “乖乖,我家可儿还不服气。”王恒顿时笑了起来,“要不。我们父女打个赌?”

    “好哇!”王可儿雀跃起来。

    此刻她左边的屋子。

    “我居然完全找不到一点突破口。”秦盛宝双眼通红,屋子扔满了写了字的稿纸,可是如果有人翻看这些稿纸便会发现,根本没一点实质的内容。

    “秦仙傲一整本《几何原本》都轻而易举的拿了出来。这只是一道题,几何中的一道题呀,而且还是如此简单的一道题……”

    秦盛宝瞪着眼睛,脑子里仿佛又跳出秦婉清谈到秦仙傲时那闪着亮光的美丽眼睛。

    “一道题,一本书,我和他相差就这么远?”

    “婉清妹这时恐怕也在研究这两道题。她的进度会不会已经快完成了?”

    “只是做不出也罢,可我……”

    “完全找不到一点方向,即便是错误的方向也没有。”

    “做秦仙傲的老师,得百万巨赏,我已经不期望了,可是至少让我有一点点,即便是错误的成果。”

    ……

    百通园,杨得低沉的走出房间。

    “杨师兄,如何?”

    “孙师弟,我好像记得你闭关了的,怎么在这院子喝茶?”杨得看向孙溪。孙溪苦笑:“我是闭关了,可是到现在都没有摸到头绪,这天下聪明人多,我孙溪现在是放弃了,倒是杨师兄,你为何也出来了?可有甚成果?”

    “我能有什么成果。”杨得摇了摇头,走向一个方向。

    “杨师兄,你是想去看看毛师姐吧。”孙溪连道。

    “正是,她也在闭关钻研这题,不知……”

    “毛师姐,我刚刚从她那里来,她好像有了头绪,正奋力写公式,做计算。”

    “哦?”杨得脸色更加难看。

    虽然上一次龙神宫选拔,杨得的成绩就比毛文秀低很多,可是杨得还是觉得很有些难以接受。

    “我还是去看看吧。”杨得勉强露出一丝笑,大步离开。

    很快毛文秀的书房中,杨得推门进去,只见一少女正伏案笔走龙蛇,杨得连上前观看,只是看了一会,脸色就更难看了。

    “这个思路,我怎么先前就没想到?”

    “咦?是杨师兄呀。”忽然毛文秀转过头来,杨得脸色有些发热,“恭喜毛师妹了。”

    毛文秀微微一笑:“有什么好恭喜的,我这里虽然找到了一点思路,可我总觉得这么下去,未必能够解出。”

    “哦?”杨得眼露一丝惊讶,“可我看这思路就很好。”

    “表面看是很不错,可我总觉得秦仙傲敢下如此重注的题,绝不会这么简单就能攻克,总之,我只能先试试这一条思路,如果不行,再另想他法。”

    ……

    李府。

    “照儿,你的题解得如何?”李恪非急切询问。李清照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这题我们先前还真是小看了它。”

    “这是自然,我也没想到看起来简单,解起来居然如此无处着手。”李恪非叹了一声,感慨道,“为父和你娘现在都没找到一点思路,你那里……”

    “我倒是有些思路,好像是走对了。”

    “那你快点吃完饭,继续闭关,这种事必须动作快,不然让人抢先了,就太可惜了。”

    “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