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降横财 > 第七百零九章 杀手锏

第七百零九章 杀手锏

作者:爱吃萝卜和芹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天降横财最新章节!

    信件中的内容,正是六年前孔不语为了抓住孔家的经济命脉,而亲笔写给孔江沅,想联合他和孔震,一同做掉孔南天,将飞龙社纳为己有的内容。

    寥寥数笔,却是险象环生。

    在新建的内容上,孔不语竟然直接挑唆孔江沅,要趁着六年前他一次去澳城的时机,在直升飞机上做手脚,让他在回港之时,制造空难,掩盖事实真相。

    而事后,再将一切罪责归加给港岛李家的身上。

    完全和今日之事如出一辙,只是换了个当事人和家族,其他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他这么做,就只是为了我手里的名单吗!”

    孔南天双眼通红地盯着信件,低声咬牙开口。

    “其实你和孔江沅并没有什么区别,自从六年前开始,你已经就不再将新加入名单里的富豪,告知给燕京孔家了,依旧用十年前的名单人数所创收的财富,按照规定比例上交给燕京孔家,可是这几年来,光是你利用孔家的威望所吸纳的名单新成员,就已经比原先多了一倍还不止吧?这些人身上的利润都到哪里去了?”

    秦凡笑呵呵地看着孔南天。

    “你别以为孔家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孔信不知道而已,你瞒着孔家,孔不语又替你瞒着孔信,到时你一死,这多出来的一倍利润,就变成他个人所得,一个人吃十几万人的财富,想想还真是令人心动……”

    “你够了!”

    孔南天低吼,打断了秦凡接下来要说的话。

    从他在港岛立足,创办飞龙社,不断对外吸纳会员开始,他确实着手对孔家隐瞒一部分名单,将名单内这些人身上所产出来的利润,归自己私人所有。

    光是孔南天在瑞士银行的私人账户里,就有不低于三百亿美金的存款。

    其个人财富,足以和内地福布斯排行榜首位的富豪相比。

    还不算分布在世界其他各处的房产以及基金。

    他的钱早就赚够了,几代人吃喝不愁,挥霍不尽。

    所以才会对秦凡一开始所提出购买名单的资金,不屑一顾,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一直苦心经营的一切,竟然早就被燕京的孔不语洞察,并且双向隐瞒,想要借机干掉自己,将这些财富全都变为他个人私有。

    “除了这封信,孔江沅还跟你说过别的什么东西没有?”

    孔南天压低了声音,开口问向秦凡。

    “你还想知道什么?”秦凡笑着问道。

    “把你知道的,关于孔不语的事情全都告诉我,我可以不帮助孔家对付南都沈家,但是想让我背叛三爷,我做不到。”孔南天紧咬着牙关,说出了这番话。

    这就是孔江沅死之前,告诉秦凡,要如何对付孔家,如何对付孔不语的办法。

    孔家的五位枭首,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平静。

    孔信孔三爷把持大局,大家起码能在表面上保持和和气气,一团风轻云淡的现象。

    但私底下,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斗争。

    其中尤以孔南天和孔不语为盛。

    在孔南天还没有到港岛之前,两个人的争斗就因为一个女人开始。

    也正是因为这个女人,孔南天才被孔不语排挤到港岛,那时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现在这个繁荣稳定,各方势力林立,社会关系复杂,孔南天一个人来这里想要从诸多大佬口中分一杯羹,简直就是找死。

    但是令孔家没有想到的是,孔南天和孔江沅一样,这两位并称为过江龙的男人,都在各自的地方凭一己之力,打下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于是,孔三爷便将这份名单交给了他,将两个地方变成了支撑孔家立世的经济命脉,并且委以重任,重新划分孔家五位枭首的排名,孔南天从最末尾直接上升为仅次于孔三爷的副帮,地位远在孔不语之上,甚至直接可以对孔不语发号司令,这也就更加激化了两个人的矛盾。

    孔不语已发米娜利用自己亲近孔信的特殊身份,开始利用各种条件将孔南天从孔家中疏离孤立,并每年逐步增加从飞龙社收取的财富比例,给孔南天不断制造麻烦,另一方面不断在孔南天的身边安插眼线,并且收买他的亲信,搜集情报,掌握了孔南天的一系列违背孔家意愿行为的证据,旁敲侧击,持续从中捞取好处,其中就包括六年前,针对于孔南天的这次刺杀计划。

    这一切都在孔江沅的掌握之中。

    并在临死前将这一切都告知给了秦凡,同时还有孔不语勾结古家族的线索和证据,都一并告知了秦凡所藏匿的位置,还有被孙如海控制起来的张德友,这些都将成为秦凡扎进孔家的一柄柄利刃,总有一把,能直戳胸口,让孔家丧命!

    “我从来都没有让你去背叛孔信。”秦凡摇摇头,“但是你可以取代他,成为孔家下一任家主,到时不管是孔不语还是孔震,对你唯命是从,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取代三爷?”孔南天几乎就是要当场发作。

    “孔江沅说过,在下周孔信的寿诞上,他会宣布退位,将家主之位让手传出去,至于让给谁……之前极大的可能是孔江沅,但是现在嘛,也就说不准了。”

    孔南天憋在嗓子眼里的气,忽然一下子有些下不去。

    孔信即将宣布退位的事情,他确实早有听说,但是没有想到的这么快。

    只是位置之前为什么会可能传给孔江沅?

    孔南天很久没有回燕京了,对于孔三爷今天早上在大厅里说的话,因为有孔不语的刻意隐瞒,他并不知情。

    只是,现在孔江沅已经死了,那么按照顺位的规矩,他才应该是最有希望的家主继承人。

    当然,前提是在燕京的那两个人,不从中作梗!

    “八十五岁的老人家了,想要退休休息,颐养天年,也是可以理解的……”看着孔南天陷入到了沉思,秦凡轻轻开口说道。

    “光凭这封手写信,还远远不够。”

    孔南天从沉思中惊醒,摇摇头说道。

    “孔不语虽然曾经想刺杀我,但毕竟是六七年前的事情,那时我们的结怨比较深,但是过了这么长时间,已经缓和了不少,而且一旦我们两人开战,势必会给沈家攻破孔家的机会,孔家人,一荣皆荣,一损俱损,搞垮了孔家,对我来说没有好处,只有坏处……”

    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真正的利益。

    孔南天手里掌握着一份新名单,每年巨额资金稳定进账,他现在的日子过的很舒服,不想因为这点所谓的私人恩怨,而破坏了自己的好事。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次奉命带着孙如海和孔江沅的遗体回燕京之后,要怎么回来?”秦凡笑了笑,将第二个杀手锏扔了出来。

    “回来?”孔南天不屑地笑道,“燕京是我孔家的地方,我自然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能有人强留我不成?”

    “新名单,七年搜集的证据,孔江沅的死,以及你插手整件事情的黑手,孔信寿辰在即,这是孔不语或者孔震唯一能超过顺位的你,当上家主的机会,你觉得在燕京没有人能阻拦你的进出?可有人好像并不这么想。”

    秦凡笑了笑,然后等待着孔南天的回答。

    其实孔南天当不当孔家家主这个位置的意义并不大,他现如今个人财产富可敌国,又在港岛这种夜夜笙歌的好地方,根本不屑于再去燕京,管孔家这么大一个烂摊子。

    但是,他这么想,可孔家的某些人,却将他视为头号威胁,此人不除,家主之位难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