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降横财 > 第七十一章 公了私了

第七十一章 公了私了

作者:爱吃萝卜和芹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天降横财最新章节!

    “就给警察吧。”

    秦凡轻轻叹了口气。

    虽然他脑海中曾经也想过,用无数办法将龙飞折磨致死的场景。

    可亲眼看到一个大活人,就跪在自己面前,被打断了双腿还拼命磕头求饶。

    对于一个还没有踏入过社会的大学生来说,实在是需要强大到一定程度的心理承受能力,才能坦然面对这个场景。

    “过分仁慈只会害了你自己。”柳莺莺轻轻吐着烟雾说道,“在我抓到他之前,他还在计划着,在今天交易结束后,将你和上次那个女孩子再抓起来,要了你的一双眼睛,和女孩子的身体,这样,你还打算放过他?”

    秦凡看着龙飞,眼神慕蓦然变得冰冷。

    而龙飞也察觉到了秦凡的变化,拼命的转过身,朝着秦凡拼命磕头。

    他不知道秦凡到底是什么来历。

    但现在他知道,能让柳莺莺亲自出马,并且连他的老大孙久立,以及金盆洗手多年,昔日的南都地下王者江河,同时出现在这个包间里的人,是他一百条命也不够招惹的。

    可就是昨天晚上之前,他还在傻逼兮兮的想着,等今天的交易结束后,他将会怎么整这个小子,还有把那个音乐学院的女生搞到手。

    现在真是后悔都没有地方,还能求秦凡能高抬贵手,饶他一命了。

    很快,在秦凡的视线中,龙飞面前的地板上,被磕出了一滩刺眼的血迹。

    “算了。”秦凡叹了口气,“把他交给警察吧,反正不出意外,他这辈子是不可能出来了。”

    柳莺莺笑着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说:“再磕几个吧,就当是感谢你秦少对你的救命之恩了。”

    龙飞听完,也顾不得这么多,朝着秦凡更加玩命的磕了起来。

    他已经完全不在乎被警察抓走后到底将要面对怎样的审判,只要别让他继续待在柳莺莺手底下,哪怕是直接枪毙,也比生不如死要好得多。

    同时,龙飞依旧不甘心,秦凡不过是个屌丝学生,凭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能让当下和从前的南都地写下王者同时聚集在这里,这不可能有人能办得到。

    而且为什么连柳莺莺都管他叫秦少。

    龙飞自认为对南都的上流社会了解的很透彻,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有任何一家姓秦的大家族,难道这个秦凡,竟然会是京城来的人么?

    仿佛,是看清楚了龙飞眼中的绝望和不甘。

    柳莺莺轻声笑了笑,她弯下腰,将红唇凑到龙飞耳边,轻轻说了两个字。

    “沈……”

    龙飞瞳孔陡然一阵剧烈收缩,他抬起头看着秦凡,沉默了片刻,忽然扬天大笑。

    “居然是沈家的人,哈哈哈哈,居然是沈家,秦凡竟然会是沈家的大少爷,哈哈哈哈哈,那两个傻逼女人,居然跟我说这只是一个没钱没势的农村小子,可他,可他竟然是沈家大少爷,哈哈哈哈哈!”

    “少爷,沈厅长的人已经到楼下了,我们现在走吧。”

    龙飞咆哮时,江晏紫在秦凡耳边小声说道。

    秦凡点点,然后问道:“那他们呢?”

    江晏紫神情复杂的看了柳莺莺一眼,叹息道:“没事,有这个女人在,沈厅长不会拿他们怎么样的。”

    “是啊,江经理,这里有我,回去以后就不要乱说了。”

    柳莺莺手指尖夹着香烟,看着秦凡和江晏紫,语气颇为意味深长。

    江晏紫没有说话,点了点头,跟随在秦凡身后离开了歌乐KTV。

    ……

    在车上。

    秦凡看着专注开车的江晏紫,开口问道:“你认识柳莺莺?”

    “是。”江晏紫不置可否。

    “而且柳莺莺好像也认识我?”秦凡接着问道。

    “是。”

    “她是谁?”

    江晏紫抿了抿红唇,苦笑着说道:“您觉得我能说么?”

    “可你不是我的秘书么?”秦凡好奇问道。

    本以为和柳莺莺的第一次见面,不过是一场带有艳遇色彩的邂逅。

    可通过这两次柳莺莺的举动来看,事情的背后,好像还有某种刻意的因素在里面。

    江晏紫沉默了片刻,轻轻开口说道:“如果可以,少爷等有机会,可以去亲自问问沈总。”

    “嗯?”

    秦凡愕然抬起头,在后视镜里,他看到了江晏紫复杂的眼神,和为难的面孔。

    车子驶到圣德医院门口,秦凡打算暂时不考虑这件事情。

    他和沈家的关系,除了沈建平夫妇外,还比较微妙。

    这么庞大的家族,不可能就只有沈建平这一脉。

    尽管自己的亲生父亲,沈建平是当下沈家的掌舵人,可他隐隐能猜得到,在这种大家族中,势必会有一些外人所无法洞察的恩怨纠缠其中。

    就比如自己这个三叔沈建国。

    谁能想象得到,因为当年自己的走失,堂堂省公安厅厅长,竟然连自己大哥家的大门都不敢登入,叔嫂两个人,也已经十多年没有过来往了呢。

    “真是麻烦啊……”

    秦凡叹了口气,随即整理好心情,走进了ICU病房。

    但是一进病房,秦凡就忍不住脸上的表情变了变。

    本应该是病人进行无菌疗养的病房,此时此刻,却站着两个穿着邋遢的中年人。

    其中一个,秦凡见过,中年妇女,头发烫着大波浪,身上穿着松松垮垮的大T恤衫,正满脸怒气的盯着夏梦,喋喋不休的说道:“你还要不要点脸了?跳楼自杀这么大的事情连我们都不告诉,这到底是什么黑心医院,把我女儿逼到这个份儿上,还假惺惺的要送我们福利房,要不是我聪明,亲自来医院看一趟,还不知道要被瞒到什么时候呢!”

    而此刻站在夏母身边的,则就是夏梦的父亲,夏海了。

    夏海看起来不到五十岁,却没有中年人该有的成熟和沉稳,一头蓬糟糟的乱发,穿着一件快被水洗白的蓝色衬衫,下半身是一件黑色短裤,和黄色的皮凉鞋,典型的邋遢中年人的形象。

    他站在一旁,虽然话不多,可还是忍不住说了两句:“梦梦,你说实话,是不是医院的领导逼着你干什么了,有爸妈帮你做主,你放心大胆的说,实在不行,我还可以给林豪打电话,这医院虽然看起来豪华,但是跟林家肯定是比不了,再说你以后就是林家的儿媳妇儿了,林天肯定会为你做主,你就放心说吧。”

    两个人盯着夏梦,喋喋不休的说着,丝毫不顾夏梦此刻已经通红的眼睛,和颤抖的嘴唇。

    “这里是无菌病房,谁让你们进来的?”

    秦凡张了张嘴,身后就已经传来怒斥的声音。

    病房里的人齐齐扭过头,就看见吴雄飞穿着白大褂,满脸怒气的走了进来。

    “好啊,我正找你呢!”

    看见吴雄飞,夏母两步走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脖领子,咒骂道:“你就是夏梦的领导对吧,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交代,信不信我叫人拆了你这个破医院!”

    “妈,不要……”

    夏梦几次动了动嘴唇,终于从嗓子眼里挤出声音来。

    “什么不要!”夏梦恶狠狠的拉着吴雄飞,说道:“说吧,我女儿摔成这样,你们医院打算怎么办?公了还是私了?”

    秦凡见状皱了皱眉,两个人看起来应该是刚进病房没多久,似乎对夏梦的病情毫不关心,反而这么着急就提出赔偿来了。

    吴雄飞来时,身后跟着医院的保安,见夏母直接动手,保安正要上前阻止,却被吴雄飞伸手拦下。

    他看着夏母怒不可遏的面孔,微微笑道:“你先松手,赔钱的事情好说,你想要多少钱,直接开个价就好了,我现在就给你。”

    “真的?”

    可能连夏母都没有想到,吴雄飞居然主动提出来要赔钱给自己,而她今天得到消息,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