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财运天降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那是一九三七年

第三百七十八章 那是一九三七年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财运天降最新章节!

    “那倒也不一定啊,尊师祖本事这么大,肯定也不是凡人,活个一百多岁,应该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姜玉峰说道。

    剑仙点点头,“不过就算师祖他老人家现在还在世上,这件事也绝不是他干的,毕竟,第一他老人家使用的武器是剑,第二就是他老人家跟我说过,他还有一个守则,因为这个守则,所以我敢断定,这个人,绝不是他杀的。”

    “啊,什么守则?”众人顿时极为好奇,身体都向前倾去。

    “师祖当时跟我说了,他虽然身怀绝技,但是这一生,他只能和普通人一样生活,绝不能使用自己的神技。”剑仙说道。

    “啊,这不可能吧!”

    众人都不由大为惊异。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太可惜了。”

    是啊,身怀如此绝技,只是随便指点了一下,就教出了剑仙这种级别的高手,但是自己却不能使用神技,那还有什么意思啊。

    “为什么会要这样啊?”有人问道。

    “师祖他没有告诉我。”剑仙摇了摇头,说道。

    “剑仙爷爷!我觉得你的师祖肯定是骗你的!”突然,坐在最外围的姜宜大声的说道,她声音响亮,“你想想啊,那么厉害的一个人,有那么厉害的本事,怎么可能不使用自己的神技呢,假如他被别人欺负呢,他也不使用吗?剑仙爷爷,你太单纯了,哈哈,我觉得你师祖肯定是故作神秘的,就是让人对他感兴趣,给自己笼罩一层神秘感,哈哈!”

    “二小姐很聪明。”剑仙点点头,目光赞许的看了看姜宜。

    不过他目光里的赞许多少有几分客气的成分。

    他也没有生气姜宜的嘻嘻哈哈不礼貌,显然看起来,他和姜宜还是挺熟悉的。

    “不过,师祖他的确是很看重这个守则的。”

    剑仙说着,目光变得有几分悠远,“我还记得,我第一次遇到师祖的时候,那一年,是公元一九三七年。”

    他回忆起了往事。

    “我生长在鲁南一个北方的小村庄,一个安静的祥和的村庄,村子里的人过着日出而耕的生活,虽然吃的是粗饭杂粮,但是感觉很辛福。事情几乎是一夜之间发生的,那一天,村子里的人在晚上早早睡去,但是半夜里被枪声和呐喊声惊醒,火光开始在村子里到处燃烧,鸡和狗在村子里东窜西跳,熟睡的房门被踹开,人们被从被窝里拽起来,全村人都被集中在打谷场上,敌人骑着高头大马来到跟前,比起他们明晃晃的刺刀,我们更害怕的是他们映在火光中那带着兴奋和邪恶的脸。”

    “虽然没有人敢说话,但是我能感觉到大人们的恐慌,我妈妈抓着我的手,她自己都吓得不停的颤抖,所有人都在颤抖,空气里,非常的安静。”

    “然而,总有一些意外,邻居王二婶刚满周岁的孙子突然大哭,被抓出去摔死了,王二婶一家疯了,冲出去,全部被刺刀挑死在草堆前面,有人吓得晕过去了,有人哭了,有人吓得站不起来了,直到他们把女人都带到另一边,然后开始对剩下的人开枪,男人,老人,孩子,就像是收割庄稼一样倒下了,我亲眼看到我弟弟被打掉半张脸,也看到他看到我时候目光里寻求保护的渴望,他嘴里最后一句‘哥’,都还没说出来,人就倒下了。”

    “我也倒下了,不过幸运的是,我是被前面的大人倒下去压倒的,我没死,一直待在死人堆里没敢动,直到敌人们离开,第二天,我在村子里凌晨的薄雾里醒来,火已经熄灭了,但是烟雾还在弥漫着,平时早晨会很吵闹的村子里,却安静的仿佛是坟场,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就站在全村人的尸体堆里,害怕的浑身颤抖。”

    “师祖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他从雾气里走出来,看着打谷场上的尸体,看了好久,然后那一天,他一直都在默默的挖墓穴,直到把所有死掉的人,都埋葬了,他带着我,站在全村人的墓前,自言自语的说了很多话。”

    “我那时候还小,听不太懂,只听到生灵涂炭,苍生灭寂之类的感慨,后来他说,天下乱了,不知道还要乱多久,教我一套剑法保身,他没有剑,我也没有剑,他就折了两根树枝,在荒无一人的村子里教了剑法,我资质一般,用了三天才学会了三招。”

    “我很担心,担心他责怪我,但是师祖却摸着我的头,轻轻说了一句足够了,然后第四天,他带着我到了最近的一个集市,请我吃了一次饱饭,然后给了我一些铜钱,然后,他就跟我说了那些话,他虽然教了我剑法,但是我不要称呼他为师父,虽然我只学会了三招,但是也足够在这个乱世上活下去。”

    “我知道要跟他分开了,心里很难过,就在这时候,突然集市上,又出现了骚乱,洗劫了我们村子的那群人,又骑着马挥舞着手里的刺刀出现了,然后,我看到了妈妈,看到了村子里那些女人们,她们被绑着一串串的,跟在那些敌人的身后,我看到她们的衣服都破烂了。”

    “那群敌人,围住了师祖,他们骑着马,戏谑的围着师祖转来转去,锋利的刀尖,逼着师祖无路可走。他们的圈子越来越小,刀尖距离师祖越来越近。”

    “我当时心里很害怕,但是还不是很担心,因为我知道师祖的实力很强,我当时心里就希望师祖能杀了他们所有人。但是,师父并没有出手,他只是在躲避,那群人却显然,并不想放过他,他们的刺刀逼着师祖,师祖被他们逼着走投无路,我亲眼看到一个敌人用刺刀贯穿了师父的大腿,其它的敌人的刺刀,都对准了师祖……”

    众人此时都听着剑仙的讲述,听得心惊肉跳的同时。

    心里也都惊异不已。

    为什么剑仙的师祖,不出手?

    “我当时看得浑身发抖,心里又痛恨又疼惜,也忘记了害怕,拿起手里的树枝就冲了上去!我那时候虽然学会了三招剑法,但是还从来没有经历过实战,心里也不知道到底会有什么结果,但是看到师祖受伤,我绝不能袖手旁观。”

    “结果,却出乎意料,我没想到,我一个十岁的小孩子,只用一根树枝当剑,而且师祖只教了我三天的剑法,却把那些敌人打得落花流水!”

    “当场被我连杀了八个人,剩下的敌人,吓得都逃走了。当时我激动的无法形容,一个孩子,用一根树枝,杀了八个坏人,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掌握了世界的真理,我跪下来,给师祖磕头,求着他不要走,因为我不知道师祖为什么不反抗那些人,甚至那些人已经把他逼上了绝路,马上要杀了他,他都没有反抗,所以我希望师祖不要走,以后我来保护他。”

    “但是师祖只是欣慰的摸了摸我的脑袋,他还是说他要走了,他说还有两个朋友在等着他。最后,师父还是走了。”

    说到这里,剑仙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怅然,仿佛他又回到了那一年,看着师祖,在集市上,慢慢的走远。

    “那些坏人被我杀退了,他们都没来得及带走妈妈和村子里的女人们,她们都得救了,妈妈抱着我哭,婶婶们姐姐们抱着我也哭,哭了好久,我跟她们说,以后不要怕了,我可以保护她们,因为师祖教了我剑术,她们听了,又哭了好久,我看到妈妈笑了,妈妈说她们饿了,让我去买一些烧饼来吃,我跑得飞快,跑过两个街道,找到了一家烧饼摊,用师祖给我的铜钱,买了一堆烧饼,急匆匆的跑回去……然而,等我回到原地,发现,发现妈妈她们,都自杀了……”

    说到这里,剑仙的脸上,不禁流下了泪水,“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不懂,现在,我懂,我懂了。”

    众人听到这里,都显得微微动容。

    “万恶的侵略者,是他们祸害了那些可怜的人,虽然她们得救了,但是她们被祸害,觉得没脸见人,就自杀了,真可怜。”姜宜眼圈也听得红红的,“真想回到过去,杀死那些坏人!”

    众人一直沉默了良久,谁都没有说话。

    毕竟,这是一个很悲戚的故事。

    “好了,对不起,让大家听我絮絮叨叨了这么多。”终于,剑仙恢复了神情,稳了稳神,“我之所以给大家说这么多,其实只不过想告诉你们,即使我师祖活到了今天,即使他有滔天的神技,他也不会对这个人下手的。”

    “是啊,尊师祖神技盖世,但是当年被那么多坏人围攻,都身中刺刀,竟然还是没有反抗,可见,他对那个守则,真的严格遵守,让人钦佩,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唉。”姜玉峰也不禁动容,脸上露出几分钦佩。

    一个人,能做到这种级别的守则,不管是因为什么,都已经足够让人钦佩的了,毕竟,肯定没有人能做到这种程度的。

    “对不起,剑仙爷爷,刚才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自己去妄断剑仙爷爷你师祖的为人,我给你道歉!”姜宜也恭敬的说道,因为她带着陆原坐在最后,所以声音挺大的。

    “二小姐不必如此歉意。”剑仙点点头,说道。

    “可是,那现在,能一击就致死冯凉的人,会是谁呢?”姜玉峰看着面前的冯凉遗体,不禁感觉到脊背一阵发冷。

    剑仙还没有讲话。

    “剑仙老爷爷,能不能请问一下,教你剑术的那个人,具体的样子,是什么样的呢?”

    就在这时候,最外面又是一个声音传来。

    众人听到声音比较陌生,都不由的回头看来,发现说话的,是一个坐在姜宜旁边的陌生青年。

    不错,正是陆原。

    “谁让你讲话的!这里是你讲话的地方吗!”

    看到陆原竟然开私自开口,而且还是这种场合,而且还打断了爸爸的问话,姜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啪的一巴掌,打在了陆原的脑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