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财运天降 > 第二百七十二章 陆原,你在这里!

第二百七十二章 陆原,你在这里!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财运天降最新章节!

    大礼堂外面。

    江春南三人,来到了陆楠的身边。

    “楠少爷,我们就先回去了,以后如果有需要,请尽管吩咐。”江春南恭谨的说道。

    是的,江春南给武江大学投资,这件事正是陆楠授意的。

    不然的话,江春南是江南所的,怎么会跑到武江大学来捐款呢。

    再说了,真要在武江这里投资什么的,那也是沈苑的事情,江春南当然不会越殂代疱的。

    但是,既然陆楠让他给武江大学的研究大楼投资,江春南虽然也不太情愿,可也没有理由拒绝家族少爷的命令。

    此时,盛会结束,江春南自然要回金陵。

    说着,江春南拉开旁边车门,就要上车。

    “呵呵,江春南,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谁料,陆楠冷冰冰的一句话,让江春南顿时愣在那里了。

    对于江春南来说,他并不想和陆楠有过多的接触,所以会议一结束,他就是礼节性的和陆楠打了招呼,然后就准备走了。

    本以为陆楠也就是点点头,也是礼节一下,就让自己离开。

    然而,陆楠这句话,话里有话。

    江春南自然要停下来了。

    “我还没上车,你就要上车了,你这是要比我还急?难道你不懂得主仆次序?!”陆楠继续冷冷的说道。

    “对不起,楠少爷。”江春南只得说道。

    啪!

    然而,陆楠扬手又给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顿时让周围的人,投来了目光。

    但是,自然,谁都不敢上前。

    不仅是心理上不敢,而且也知道自己没有资格上前。

    毕竟,刚才在会场上,谁都明白了陆楠的地位,别说陆楠了,就算是江春南,也也是上层地位的。

    “我还没让你说对不起呢,滚一边去,挡着我的车门了。”陆楠也不再理会江春南,自己上了那辆劳斯莱斯,缓缓开走了。

    江春南也没说什么,一直等到陆楠离开了之后,这才默默的上了车,也开走了。

    “楠少爷也太过分了点。”

    车上,朱大有皱着眉头说道。

    “只不过是先走一步而已,又不是不尊重他,毕竟我们要赶回金陵市,楠少爷,这也太小题大作了,就算是大当家在这里,也会允许我们先走的。”沈万贯也说道。

    “你们都错了。”江春南眉宇里有着深深的结,说道,“你们不会真以为楠少爷是因为我刚才要先上车,他才发怒的吧,刚才那个只是他的一个借口而已。他打我,是因为他看出来我刚才给三少爷跪下来不是因为贫血。”

    “啊?”

    朱大有和沈万贯一愣,他们当然知道江春南给陆原跪下来是因为承受不起陆原的下跪,所以当时江春南只能是也下跪下来。

    他们知道这一点,是因为他们了解江春南,知道江春南并没有贫血,也知道江春南对三少爷一向很是尊重。

    他们知道这一点,是因为他们明白,假如刚才陆原站在自己的面前给自己献围巾的话,自己也一定会找个理由跪下来的!

    但是,他们没想到,陆楠竟然也看出来了。

    “楠少爷并不傻,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而且他也知道三少爷在金陵市的时候和我们接触很多,所以,我那个跪下来的举动,他当然看出来了真实用意,他知道我还是心念旧恩。所以我对三少爷下跪的这个举动,激怒了他。”江春南说道,“他的心里不爽,所以才找个理由,给我下马威,一方面是警告我,也是一方面的发泄。”

    朱大有和沈万贯听到这里。

    顿时不语,脸上则是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惊愕的表情。

    是的,这有点可怕。

    确切的说,是陆楠有点可怕。

    “可是,楠少爷是三少爷的堂弟,我们这么做,他不应该生气,甚至应该感觉到高兴才是吧。”想了想,沈万贯说道。

    “你们不明白。”江春南脸色沉重,“楠少爷和三少爷的关系并不好。”

    他继续说道,“当然了,我作为一个小小的所长,是不可能知道这些的,不过,你们要知道,我和大当家曾经是战友关系,大当家曾经是我的队长,所以大当家也和我说过一些比较隐秘的话题,大当家跟我说过,楠少爷和三少爷从小关系就不好,更是没有多少兄弟情,确切的说,是楠少爷为人比较刻薄寡恩,和三少爷三观不同,不过不管怎样,楠少爷和三少爷都是大当家的孙子,所以,这也是大当家非常头疼的事情,毕竟作为长辈,当然都希望家族里和和睦睦的了,不过……”

    说到这里,江春南呼了一口气,“今天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相信你们也知道楠少爷对三少爷有多不爽了吧。”

    江春南话说完,车厢里一片安静。

    “如果真是这样,那三少爷现在这种境地,岂不是很危险?”朱大有说道。

    “是啊。”沈万贯也叹了口气,“到底是怎么回事,三少爷这种人畜无害低调谦逊的人,竟然会退族,我怎么也想不通这件事!三少爷到底做了什么,让他接受这种惩罚?”

    “具体的原因我其实知道一点。”江春南想了想,说道,“从收到了家族那份关于三少爷退族的头号文件的时候,我就一直心里存在疑惑,心绪难平,所以我就去家族本部,找了大当家一次。因为我和大当家的关系,所以大当家见了我。”

    江春南继续说道,“你们知道吗,三少爷并不是被惩罚逐出家族的,而是他要自己退出的。”

    “啊?!”

    朱大有和沈万贯顿时就震惊了,“为什么?!”

    “因为有个家族的小姐,看中了三少爷,要招三少爷为上门夫婿,而且指名道姓的就要三少爷,三少爷贞洁刚烈,誓死不从,受逼无奈之下,只好以退族来逃避婚事。”江春南说道。

    “啊?”

    朱大有和沈万贯两人,又是愣了好一会儿。

    “为什么?为了不答应婚事,竟然退族,三少爷,干嘛要这样做啊?”朱大有又不解,又难过,是啊,为陆原而难过。

    不就是结个婚吗,就算是不喜欢,也不应该用退族这么大的代价啊。

    “因为,三少爷,有喜欢的女孩子。”江春南说到这里,看了看朱大有和沈万贯,仿佛是在提醒一样,“你们忘记了吗,那个三少爷身边的女孩子,长得很漂亮的那个,瘦瘦的,不高不矮,头发很浓密,看起来安静的宛如白玉……”

    “啊,我知道了!”朱大有先是一愣,随即猛的一拍脑袋,“是那个失踪的女孩子,当时她刚失踪的时候,三少爷在梅林小筑里,为了寻找她,三天都没合眼!”

    “我也想起来了!”沈万贯也是怔了怔,随即说道,“我还在松鹤楼上特地设宴,给三少爷和那个女孩子接风,为了让三少爷讨得那个女孩子开心,我还设计让三少爷中奖,中了一串红宝石项链,给那个女孩子带上的……”

    说到这里,沈万贯突然目光里也有几分姨妈一样的蜜汁感动,“我现在还记得,三少爷在台上,给那个女孩子带上红宝石项链时候,那目光里的柔情,他的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那个女孩子的脸,我现在也记得,那个女孩子脸上的羞怯和喜悦,我现在也记得,当时三少爷对那女孩子说的话……”

    “是了,就是那个女孩子,那一定是三少爷最爱的女孩子!”沈万贯说道。

    “没错。”江春南说道,“就是那个女孩子,当时候三少爷带着她刚从疗养岛回金陵,所以你给他们接风的。要知道,曾经,三少爷为了她,呼叫了基地的直升机啊。”

    “C级支援!”

    沈万贯和朱大有同时喊道。

    “没错。三少爷呼叫C级支援,就是为了那个女孩子。”江春南点点头,抿着嘴唇,目光里很是有一种感慨,“你们可知道,这也是家族自从以SVABCDE拉丁文字母命名支援等级以来,第一次也是唯有的一次,家族子弟为一个还没有迎娶的女孩子叫C级支援。而且,那个女孩子,当时三少爷也就刚认识,而且,那女孩子,还出身寒门!这种情况,从没有过,从没有过家族子弟,为了保护自己的女朋友呼叫过这么高级别的支援!”

    “而且,当时少爷就用了退族来威胁家族的啊!”江春南说到这里,已经无限感慨了。

    朱大有和沈万贯也是深深震撼。

    到底有多喜欢一个人,才会让自己牺牲这么大?

    而想到陆原退族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又不禁有一种英雄悲歌的感觉。

    车厢里,久久,没有人说话。

    “我是希望有这样的主子。”

    “我也是,我喜欢这样的主子。”

    朱大有和沈万贯两人的声音,很平静,在安静的车厢里,显得有几分突兀。

    “这些话,以后不要说出来。”良久,江春南似乎才接上话,一向稳重的他,声音竟然有几分颤抖。

    这句话,说的多么艰难和悲壮。

    是啊,有些话,可能永远也无法再说了。

    “坐稳了,安全带系好,前面有交警。”江春南的声音又传来。

    然而,朱大有和沈万贯都知道,他不过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情绪,而岔开话题而已。

    武江大学的大礼堂门口。

    刚才热闹的大礼堂门口,早已车马冷稀,人影冷落了。

    陆原呆呆的站在门口的柱子下,一种说不出的酸楚,蔓延全身。

    刚才,陆楠打了江春南那一巴掌,陆原站在远处的人群里,看得清清楚楚的。

    陆楠那一巴掌,真正的含义,他很明白。

    那一巴掌,就像是抽在了陆原自己的脸上。

    他明白,那是江春南为自己承受的一巴掌。

    而,陆原还知道。

    这一巴掌,只是开始。

    江春南今天为了自己挨了一巴掌。

    也许,将来还有更多的来自陆楠的“巴掌”。

    陆原当然明白陆楠是什么人。

    这个堂弟,绝对是一个心底阴狠内心强大,手段极其丰富多样化的人。

    陆原定定的看着,直到江春南开车走掉。

    直到,这里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

    一种悲凉和无奈的感觉,笼罩着他。

    他突然好想要一个依靠,好想伏在一个温暖的怀里大哭,抱住那个温暖的身躯哭的天昏地暗,然后站起来,为了守护她,而更加强大。

    他多么想,有一天,毫无征兆的,突然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陆原,你在这里!”

    “陆原,你在这里!”

    就在此时,身后一个惊喜的声音,打断了陆原的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