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蜜婚:宋先生宠妻请节制 > 第358章 他怎么舍得

第358章 他怎么舍得

作者:春风十里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豪门蜜婚:宋先生宠妻请节制最新章节!

    两夫妻的蜜月旅行特别的休闲,在岛上待了十天才回雅典,然后又在希腊逛了一圈,一直到十一月中旬才回国。

    宋氏夫妇一场轰动的婚礼之后就低调出国蜜月旅行了,想要跟人热点的媒体连她们的脸都没拍到。

    慕锦时回国之后,A市里面还残留着她和宋就那一场婚礼的余温。

    坐了一整天的飞机,慕锦时累得很,回家就睡着了。

    她是被大白的毛痒醒的,睁开眼看到小家伙居然在自己的枕头上睡着了,小小的一团蜷缩在一起,看着特别的惹人怜爱。

    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她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慕锦时抬手摸了一下大白,大白睁开眼,蓝色的双眸看着她,“喵呜”地叫了一声。

    她整颗心都是软的,忍不住用脸去蹭了蹭大白。

    刚蹭了一下,就听到宋就冷硬的声音传来:“你在干什么?”大白直接就从床上跳了下去,一溜烟就钻到床底下去了。

    慕锦时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这么凶干什么,大白都被你吓跑了!”

    宋就冷嗤了一声:“你对它那么好干嘛?”

    看着他走过来,慕锦时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他忍不住笑了一下:“我对你不好吗?”

    “呵。”

    他扯了扯嘴角,显然是十分的不满。

    慕锦时适时转移话题:“晚上吃什么?我好像吃火锅。”

    十一月的A市已经冷了,现在出门已经要穿毛衣或者风衣了。

    “你怎么总是喜欢吃这些东西?”

    他嫌弃地皱了皱眉,却也没有说不让她吃。

    慕锦时下了床:“我换件衣服,我们出去吃!”

    宋就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她拿了衣服进了衣帽间,出来的时候看到他提着大白:“这个房间不是你该进来的地方,你以后再进来,我就把你扔了!”

    被拧住了脖子的大白蜷缩在一起,看起来特别的可怜。

    慕锦时连忙走过去:“它这么小的猫咪懂什么,你这样吓它干嘛?”

    说着,她伸手想要将猫拿到自己的手上,但是他直接提着大白就起来了,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这里有我没它,有它没我。”

    慕锦时哭笑不得地看着他的背影,到底还是没有追着出去。

    宋就将大白拎出去楼下才上楼找她:“走了。”

    她忍着笑,点了点头,伸手让他牵着。

    大概是因为天气冷了,火锅店的人比上个月多了很多。

    两个人等了半个小时才有位置,刚入座,她就听到有人提起自己了。

    后面桌的四个女生,在津津乐道地谈着他们的那一场婚礼。

    宋就帮她泡着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慕锦时脸有点烫,抬头看向他:“你别这样看着我。”

    “我怎么样看着你了?”

    他哼了一声,将筷子递给她。

    “谢谢。”

    慕锦时接过筷子:“我去拿酱料,你要吗?我帮你配。”

    “不用。”

    他总觉得那些酱料脏,就那样放在那儿,万一有人自己弄了又倒了回去,那不是吃别人的口水?

    一想到这里,洁癖的宋就就受不了。

    慕锦时也没管他,自己去调了酱料。

    从火锅店出来之后,两个人身上全都是火锅的味道。

    慕锦时偏头看着宋就,故意在他身上嗅了嗅:“宋就,你闻到了吗?你身上全都是火锅的味道。”

    他冷嗤了一声:“你身上难道没有吗?”

    “可是我又没有洁癖。”

    “……”

    八点多的广场人特别的多,正巧今天又是周六。

    车子开过来,宋就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停车位的。

    “你好!”

    慕锦时看着跟前的女生,笑了笑:“你好,有事吗?”

    “你好像上个月结婚的宋太太,你是宋太太吗?”

    听到女生的话,慕锦时微微囧了囧,但她还是摇了摇头:“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

    她说着,牵着宋就赶紧走。

    女生的同伴上前:“怎么了,认错人了?”

    “可是真的好像啊!你看她的老公,真的好像宋就嘛!”

    “你蠢啊!人家两夫妻又不是娱乐圈的人,就算真的是宋总和宋太太,也不想被我们打扰啊!”

    女生恍然大悟:“你说得好对!”

    慕锦时没想到一场婚礼让自己变成了明星,现在出门吃个饭都会被人问。

    上了车,她忍不住偏头看着身旁的男人:“为什么她们不问你,问我呢?”

    她想起前天在首都机场的时候,也是有女生问她是不是宋太太。

    慕锦时当时是窘迫的很,拉着宋就就走了。

    这一次也是,都是问她,不问宋就,明明另外一个主角就在她的身边啊。

    她看着那双黑眸,哼了哼:“一定是你太凶了。”

    宋就:“……”

    不过慕锦时也没把这事情放在心上,回家之后,趁着宋就打电话去了,她抱着大白在沙发上玩。

    大白是只布偶猫,纯白色的毛和蓝色的眼眸,真的是特别的漂亮。

    现在还没有长大,大白看起来还不很特别。

    慕锦时抬手点了点它的头,突然之间,大白一下子就从她的怀里面跳走了。

    她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弄疼大白,叫了它一声,结果一回头,发现宋就走过来了。

    慕锦时微微囧了囧,“你把大白吓走了!”

    宋就低头看了她一眼,将手机扔到茶几上面,然后在她的身旁坐了下去,侧身就枕在了她的腿上。

    她看着他,有些不解:“怎么了,头疼?”

    “你摸我不是一样吗?”

    慕锦时有些哭笑不得:“这哪里能一样?”

    “老公和猫,你还知道不一样的。”

    “……”

    鉴于宋就的醋性太大了,慕锦时放弃了撸猫,跟他回了房间。

    休了大半个月的婚假,接到方睿的电话,慕锦时知道他想催她回去上班了。

    她对着电话笑了一下:“方总放心,我周一就可以回来报道了。”

    “有宋太太这句话就够了,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刚挂了电话,宋就就从浴室出来了。

    “谁的电话?”

    慕锦时看了他一眼,将他头发上全都是水,将手机往一旁放下:“方总的。”

    说着,她抬腿走到他的跟前:“你怎么不把头发擦干?”

    “等你擦。”

    他说得理所当然,慕锦时只好帮他了毛巾将水吸走,然后又拿吹风筒给他把头发吹干。

    她关了吹风筒,看着枕在自己腿上的男人,不禁笑了起来:“宋就,为什么你刚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像是个小老头一样?”

    “小老头?”

    他听到她的话,直接就坐了起来,看着她皱起了眉,显然对她这个形容十分的不满。

    慕锦时哼了哼:“是啊。你也不想想你以前是怎么对我的,一天到晚冷着脸,就像是我欠了你几百万一样。”

    “几百万我不在乎。”

    “重点又不是这个!”

    她说着,抬手扯了扯他的嘴角,扯完之后松了手:“算了,你还是不要笑了,你笑起来有些瘆人。”

    他每次笑都是挑一下眉,然后冷笑。

    慕锦时想想就觉得有些吓人。

    他刚想嗤一声,想起她的话,最后只是皱了一下眉,“但是你笑起来好看。”

    说着,他抬手摸了一下她的嘴角。

    慕锦时看着他,觉得心跳得有些快:“不早了,休息了。”

    说完,她伸手拿过一旁的故事书:“来,宋三岁,宋太太给你讲睡前故事。”

    宋就哼了哼,但还是躺了回去。

    是夜。

    床上的慕锦时已经睡着了,宋就小心翼翼地将手抽出来,起身走到了外间。

    他走到酒柜边,本来想开一瓶酒的,可是最后还是忍住了。

    梁立阳现了身,他现在要捉他轻而易举。

    然而他想起梁斯勤临死之前的那一番话,他第一次迟疑了。

    他向来都是心狠手辣的,别人欠他的,他总是要加倍讨回来。

    梁立阳让他和慕锦时生死一线,他也想让他尝尝,他想让他生不如死。

    可是梁斯勤,他的亲生父亲,为了这个私生子,临死之前,都不忘诅咒他。

    他说什么?

    他说,你如果敢对梁立阳下手,你所爱之人将会不得好死!

    他其实不信鬼神的,也不信这些所谓的诅咒。

    然而他想起梁斯勤临死之前看着他的恨意,到最后,他连双眼都不合上,就是为了用最后的力气保梁立阳。

    倘若梁斯勤诅咒他,他只当个笑话就过去了。

    然而他咒的人是慕锦时。

    他舍不得动一根头发的人,他又怎么会舍得让她承受这样恶毒的诅咒。

    他怎么舍得。

    宋就强硬地带着宋太太休了二十天的婚假,放假的时候自然是轻松的,毕竟她出国直接就换了一张卡,电话已经不能够联系到她了,像微信这些社交软件,她也就是每天晚上临睡之前才上去看一次。

    这二十天里面,慕锦时确实过得有点没心没肺。

    重新回到办公室,她还真的是有点不习惯。

    刚从会议室出来,方晓彤就跟她说晚上有个合作方举办的酒宴,她得出席。

    慕锦时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还有其他事情吗?”

    方晓彤将手上抱着文件递给她:“这是新项目的资料,方总让我给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