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久爱成疾,前夫入戏太深 > 第415章 好像有什么意外的事会发生

第415章 好像有什么意外的事会发生

作者:陌上迟归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久爱成疾,前夫入戏太深最新章节!

    慕时欢和他对视。

    时庭周失笑,挑挑眉:“家里安排的都没有排斥,怎么到了闻哥这就排斥了?”

    话锋一转,他又说:“太熟了?”

    慕时欢给自己倒了杯水,抿了几口。

    时庭周见她不说话,再笑:“妹妹,你别告诉四哥,其实你根本放不下厉憬衍,答应家里安排并不是因为自己想通了。”

    慕时欢喝水的动作顿了顿。

    须臾,她放下杯子。

    “不是。”她否认,语气轻轻,但格外坚定。

    “那是什么?”

    慕时欢却是一时说不出来。

    时庭周指腹在杯身上漫不经心地划过,说:“四哥换个问题,不考虑闻哥,就在这段时间里家里安排的候选人中挑,如果要你开始新恋情,或者说结婚,选哪个?”

    怕她回避,他补了句:“一定要回答。”

    慕时欢看了看他。

    “……傅来?”脑中回想过这段时间新认识的人,最后她选择了周家奶奶的外孙。

    时庭周低笑:“可你不是傅来喜欢的类型,再者,就算是喜欢的类型,他如今也有一个私下里谈了有段时间的女朋友,只不过还没和家里摊牌。”

    “……”

    见她有些无奈,时庭周笑意渐浓:“看来没有,如果加上闻哥,就是闻哥了,对吧?”

    慕时欢不由地握紧了杯子。

    半晌,她才低低地嘟囔了句:“你就是想让我选江闻哥,可是……”

    “没有可是,何必想那么多?”

    慕时欢愣住。

    时庭周站了起来,上前一步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眼神宠溺。

    “首先,你和闻哥是最熟悉的,如你所说,无论是先前关系还是现阶段,你都觉得他不错,是个好人。其次,你们有话题聊,彼此也算了解。”

    慕时欢没作声,她知道时庭周还有话要说。

    “四哥不是非要逼你选他,只是说,既然你也有尝试新感情的想法,何不选一个相处起来比较舒服,又觉得不错的?闻哥比那些都要好,不是吗?”

    “还有……”

    他停下。

    慕时欢等了等,不由问:“还有什么?”

    时庭周眼神变得意味深长:“慕斯年那家伙,在父亲已经明说的情况下依然对你不死心,你觉得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彻底死心?”

    慕时欢皱眉。

    慕斯年……

    说起来这段时间慕斯年只来过平城一次,但每天都有给她电话或是短信,哪怕她明确告知让他不要打扰也挡不住他。

    直接拉黑,他就换号码。

    她反感。

    他似乎察觉不到,借着慕景州的话题和他聊,甚至提到了高芷曼。

    拜他所赐,那次后她不想再碰手机,偶尔烟烟联系不到她,还得通过时庭周,后来她想通了,绝不会因为慕斯年的所谓影响自己。

    “想明白了?”时庭周出声。

    慕时欢回过神,抿了下唇说:“我没有给过他希望。”

    甚至可以说,她给慕斯年的,从头到尾都是绝无可能。

    但那个男人……

    时庭周将话题再回到江闻身上:“你对闻哥不排斥,四哥觉得你们不错。”

    慕时欢眨了眨眼,忽然想到什么,说:“四哥,这样对江闻哥不公平,你这么想,江闻哥他……”

    “你觉得他对你无意

    ?”

    慕时欢噎住。

    这话一出口,她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可她回想,江闻对她并没有表现过有任何男女之情……

    时庭周笑笑,知道她是明白了。

    “无论是厉憬衍还是慕斯年,家里都不会同意,他们不是良人。”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虽说时家不会干涉婚姻,说这话也唯有一个目的——彻底对厉憬衍死心,放下他。

    一再提到厉憬衍的名字,慕时欢沉默了。

    良久的沉默后,她低声说了句:“对江闻哥不公平。”

    还是这句,但和上一句的意义截然不同。

    时庭周反问:“那你觉得什么样才叫公平?”

    慕时欢竟无法反驳。

    “你啊,就是恋爱谈得太少,识人不清,多谈几次恋爱就好。好了,上楼睡吧,好好休息,别多想。”

    “……好。”

    最后兄妹俩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上楼各自回了房。

    慕时欢洗了澡躺回到床上,怎么也睡不着。

    最后,她起身去了露台,怔怔地看了很久很久的夜空。

    ……

    这次之后,慕时欢安静地呆在了家里,没有再和时庭周一块儿出去。

    江闻有约过她,一次是问要不要一起吃饭,还有一次是说上次帮忙给家里妹妹挑选的生日礼物妹妹很喜欢,妹妹知道后想请她吃饭。

    慕时欢都拒绝了。

    或许是时庭周那晚的话让她心乱了些,明明是很正常的婉拒,最后鬼使神差的,她又找了理由,莫名心虚说得磕磕盼盼。

    好在江闻没有注意到,也没勉强。

    慕时欢轻舒了口气。

    就这样,她哪也没去。

    但下周周末的聚会是怎么也推脱不了了,是时庭周的生日,他很早之前就约好了一帮人要去度假海岛。

    慕时欢是他最疼的妹妹,不可能不出现。

    江闻自然也去。

    原本时庭周还邀请了黎烟,毕竟他也把黎烟当妹妹看待,但黎烟因为工作要临时去趟国外,便不能去了。

    时庭周说没关系,等她回来再一起吃饭。

    于是到了周末,一行人乘坐私人飞机前往温度适宜的度假海岛。

    到了海岛,将行李放回到房间后众人暂时各自休息。

    慕时欢有些累,午休了会儿。

    等醒来窗外恰好夕阳渐渐落下,风景如画,她想了想,便出门去海滩上走走。

    但没想到会碰到江闻。

    他在接电话,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润,转身时看到自己似乎有些微讶。

    慕时欢站在原地,没上前打扰。

    很快,她见江闻结束了通话朝自己走来。

    “江闻哥。”她打招呼。

    江闻定定地看了她几秒,直接问:“庭周和你说了什么,对吗?”

    慕时欢眼眸微眨。

    江闻便明白,他猜对了。

    这段时间他总觉得她在躲着自己也终于有了答案。

    “吓到你了?”他温声问。

    慕时欢思忖两秒,慢慢摇头。

    江闻眼眸微亮。

    “时欢。”他叫她。

    慕时欢心头骤然一跳,她直觉觉得江闻想说什么。

    果不其然。

    “我不知道庭周具体是怎么跟你说的,”喉结轻轻地滚动,江闻

    盯着她,终于把藏在心底的话说了出来,“本来我想再等等,但……说不出究竟在担心什么,我不想再等了。”

    他说得坦诚,眼神少见的灼热:“我喜欢你。”

    慕时欢到底没能阻止他的话出口。

    夕阳余晖笼罩,不远处是蓝的望不到头的海水,极美的美景。

    江闻好听的声音还在继续——

    “犹豫过,是否该跨出这一步,怕一旦表明心意我们连朋友都没的做,只是见到你,心动感觉难以自控,不想往后会后悔,所以还是想试试。”

    这是江闻第一次表白,也是这么多年第一次对一个姑娘心动,他心中自知有结果的可能性很小,毕竟她的心里还有着她的前夫。

    可心动这种东西若是能彻底压制,便也不是心动了。

    再差的结果,总不会比现在更差。

    江闻看着她:“下周我要出差,去趟国外,大约要半个月才能回来,时欢,我不会勉强你一丝一毫,无论你的答案是什么。”

    他没有承诺,没有说什么花言巧语,但慕时欢还是从他眼中看到了真心。

    她甚至明白了他未说的话——

    他不能保证和他在一起就能让她立刻彻底忘了厉憬衍,但如果和他在一起,他会尽他所能让她开心快乐。

    他了解她。

    手机再振动。

    江闻低头看了眼,歉意地说:“工作电话,抱歉,不能陪你了。”

    慕时欢恍惚了下,点头随即又摇头:“没事,我……自己走走。”

    “好。”

    “嗯。”

    两人就此分开。

    走得很远了,像是没忍住,慕时欢转头看了眼江闻的背影,他却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也转过了身。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慕时欢收回视线,有些茫然。

    沙滩表明心意后,两人再没有私下里说话,仿佛是为了不影响她的考虑。

    在短暂两天玩乐后,一行人回到平城。

    江闻直接前往机场出国,慕时欢则和时庭周回到时家。

    接下来的时间里,日子和平时无异,江闻也没有找过她,慕时欢自然也不会主动和他联系。

    只是在半月之前快到时,江闻给她发了微信,说会推迟几天再回国。

    慕时欢不知道该回复什么,索性没有回。

    时间似乎过得很快,一晃,江闻一出差已过了大半个月,而离那次温度酒店的事也过去了一个多月。

    慕时欢的生活里再也没有出现过厉憬衍。

    她很平静。

    ……

    又是一个周五。

    慕时欢被时庭周带着出去玩儿,快下车时她才从时庭周口中得知江闻回来了,且今天是他生日,大家伙给他过生日送惊喜。

    慕时欢怔了怔,最后说:“我没有准备礼物。”

    时庭周笑得意味深长:“没事儿,四哥替你准备了,”他顿了顿,拖长了音调,“再说,就算空手,只要你出现,闻哥那心里啊肯定比吃了蜜还甜。”

    “……”

    慕时欢不和他贫嘴,脑中却想到了在海岛上江闻说的话,他说希望他回来的时候能听到她的答案。

    手指无意识地攥了攥,慕时欢抿住了唇。

    推门下车,她深吸口气,却不知怎么回事,心跳突然变得很快,好像……今晚有什么意外的事会发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