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娇 > 第九十八章 还击

第九十八章 还击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花娇最新章节!

    顾曦的乳兄看了看还在外面排着长队等着吃面的客人,又看了看对他笑得很是热情的郁远,略一犹豫就露出了笑容,朝着郁远挥手道:“我正想着你们去了哪里,没想到你们都已经坐下来了。”说完,他回头对顾曦的乳娘道:“姆妈,我们进去坐吧!”

    顾曦的乳娘有些迟疑。

    顾曦的乳兄低声道:“我等会还要回铺子里算帐呢!”

    顾曦乳娘一听,立刻就朝郁远和郁棠坐的那张桌子走过去。

    “多谢小哥了!”待走到桌前,她客气又不失和善地道,“等下次让顾三儿请你们喝茶。”

    顾曦乳娘嫁的是顾家一个早早被赐了姓的世仆,不过顾曦的乳娘命运多舛,生了三个儿子,只活下来了顾三,顾三两个月大的时候,丈夫暴病而亡。后来顾曦嫁到李家,顾三也跟着母亲一起去了临安,帮着顾曦管理田庄,娶了顾曦的陪嫁丫鬟,是顾曦的左膀右臂。

    所以郁棠也认得顾三。

    不过顾三此时还只是个少年郎,虽然还没有几年后的不动声色,却也表现出了几分精明能干的模样。

    他向郁远问了好,将母亲安置在郁棠对面坐下,自己并不坐下,而是问郁远:“郁兄,你们的面点了吗?”

    郁远点头,笑道:“我们点了两份他们家的招牌笋片面。”

    顾三点头,道:“那好,我们也跟着点两份笋片面。”说完,他就跑去老板那里点面,催促下面去了,很是机敏。

    不愧是顾曦以后的心腹。

    郁棠瞧着,心里有了个主意。

    坐下来的顾曦乳娘,也就是顾三的母亲已开始和郁远说话了:“你在哪家铺子当差?从前我怎么没有看见过你?你是怎么认识我们家阿三的?”

    听着像是寻常母亲关心孩子的交友,眼神却流露出几分警觉。

    郁棠低下头喝了口店家送的大叶茶。

    顾家在杭州城很显赫,不知道多少人想和他们家攀上关系。顾三做为顾曦的乳兄,想必也常会遇到有心人结交。

    郁远并没有和顾三做朋友的想法,说起话来也就格外坦荡。他道:“昨天刚刚认识的。我是临安人,来这里看个朋友。正巧我那朋友和顾兄的关系不错,大家就一起去吃了顿饭。看见你们在那里排队,就自作主张地叫了你们。”

    这话乍一听,就是个典型的结交顾三的手段。

    顾曦乳娘眼神更警觉了,她道:“郁小哥是临安城的?你来杭州城是玩还是有什么事啊?这眼看着要过年了,你们家长辈怎么会让你们这个时间出门?”说完,她还看了郁棠一眼。

    郁远笑道:“我们家就我们两兄妹,家里的事有长辈帮着操持,我们做晚辈的反而闲了下来,就来杭州城逛逛,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好买的。”

    顾曦乳娘眉头微蹙,还想说什么,顾三已经端着个放了两个大海碗的托盘走了过来。

    郁远忙上前帮着接了托盘。

    顾三道:“这是你们的两碗,我们的还要等一会,你们先吃吧,等会就轮到我们了。”

    郁远把一碗面给了顾曦乳娘,一碗给了郁棠,道:“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要紧事,让令堂和我阿妹先吃好了。我和你等一会,还能说说话。”

    顾三看了母亲一眼。

    顾曦的乳娘微微颔首。

    顾三就笑着坐了下来,帮郁棠和母亲各抽了双筷子,这才端着茶杯喝了一大口,笑道:“也行!没想到这么巧,居然能在这里遇到郁兄。你们这是要去做什么?可定了什么时候回去?抽个空我请你喝酒。”

    郁远不以为意地笑道:“我和阿妹明天就回去了,回去后家里的铺子也要开始忙了,近期内多半没有什么机会来杭州城。顾兄要有机会去临安城,不妨去长兴街的郁家漆器铺子找我,我来做东,带你游玩临安。”

    顾三飞快地看了母亲一眼,敷衍地笑道:“那我一定要抽空去趟临安了。”

    郁棠在心里冷笑。

    这两母子,恐怕是以为他们想通过他们不是搭上顾家就是搭上李家吧!

    郁棠心里不舒服,决定提前出手。

    她拉了拉郁远的衣袖,用很低却又能令两母子听到的声音道:“姓顾,不会是和杭州顾家有什么关系吧?”

    郁远一时没有明白郁棠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表情微愣。

    顾三母子则交换了一个眼神,顾曦的乳娘更是十分干脆地道:“郁小姐知道我们顾家?”

    郁棠脸色一沉,道:“你们真是杭州顾家的人?”

    她正是青涩的时候,眉眼还没有全部长开,但大眼睛、高鼻梁,十分的漂亮不说,当她低头不说话的时候,会给人一种娴静温婉的感觉,可她一说话,特别是这么一板脸,五官骤然间变得锋利起来,有种咄咄逼人的美艳。

    顾曦的乳娘也是见过不少美女的人,居然被郁棠这一板脸镇住了,没能立刻就答话。倒是顾三,一直防着郁远两兄妹,闻言见母亲没有说话,他立刻道:“我们算不上杭州顾家的人。只是家父是顾家的世仆,得顾家的恩惠,我高祖父的时候就跟着姓了顾,我们母子才能在顾家当差。”

    如果郁家兄妹有备而来,肯定知道他是什么人,他也不用多说。若是不知道,凭他们的交情,也只用交待这些就行了。

    谁知道他的话音刚落,郁棠就“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对郁远道:“阿兄,我们走!我不要和他们这种人坐在一起。”

    铺面不大,郁棠这么一站,大家的目光全都望了过来,她的话更是传到了众人的耳朵里,不要说是坐在铺子里的人了,就是靠近铺子在排队的人也听见了,全都支起了耳朵,一时间铺面内外安静如木鸡,只听得见热汤“咕噜咕噜”翻滚的声音。

    顾曦的乳娘自当了顾曦母亲的大丫鬟之后就再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窘境了,她忙站了起来,低声对郁棠道:“小姑娘,不管有什么事,你这样只会让大家都一起难看。你还是坐下来,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没有什么事是不能解决的。若是我不能解决,就去找我们家顾大老爷,别人解决不了的事,他也有办法解决。”最后这句话,已隐隐流露出几分威胁之意。

    郁棠就怕事不大,何况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准备把脸面放到一旁了。

    她冷笑着坐了下来,直言不讳地说道:“您也别用顾家的大老爷来压我,我既然敢做,就敢当。你就是把你们家大老爷叫来,我也没有什么不敢说的。”

    顾曦的乳娘又气又急又烦。

    她们虽然坐了下来,可大家一看就知道他们之间有戏可看,铺子里的人看似若无其事地在吃面,实则个个都暗中盯着他们在瞧,巴不得听到什么流言蜚语好跟别人絮叨絮叨,大家的注意力还是在他们几个身上。

    顾曦乳娘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又压低了几分,面上强露出几分笑意来,道:“郁小姐还是先吃面,等吃完面,我们再找个地方说话好了。”

    这要是在顾府,还吃什么面了,她早拉了这小丫头到旁边去说话了,话不说清楚,什么也别想吃。

    顾曦乳娘强压着一腔火,郁棠可没准备惯着她,讽刺地笑了笑,用平常的声音道:“您也不用在这里给我甩脸,我又不是顾家的什么人。说起来,我们家和顾家还有仇——你们顾家的姑爷李端,不对,应该说是你们顾家二房的亲家李夫人,可真是没脸没皮的,看看做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事?你们家姑爷还披麻戴孝地给人家赔了礼。临安城看热闹的把街都堵了,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别一副害怕我们兄妹俩想要巴结你们似的嘴脸,我可不吃这一套。不过,有一点你说得对,无论什么事都有解决的办法,你要是觉得在我这里受了委屈,大可把你们家大老爷叫来,让你们家大老爷给我一个交待,看是你狗眼看人低,还是我们没有道理。”

    她伶牙俐齿地,把顾曦的乳娘气得脸如锅底,偏偏顾忌着顾家在杭州城的名声不敢和郁棠大声说话。

    郁远之前还担心郁棠行事太鲁莽,此时见顾曦的乳娘隐忍不发,这才相信郁棠所说的“大户人家更要面子,当着你的面不敢发作,只敢背地里使手段”的话,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又悬到了半空。

    顾家不会暗中把他们兄妹给掳了去吧?

    他等会见到佟二掌柜,要不要跟他说说这件事?

    或者,他们连夜雇条船回临安去?反正他们要做的事都已经做完了,留在杭州城的意义也不大了。

    郁远那边还在胡思乱想,顾三已经回过神来,他目露寒光地低声道:“两位是来找事的吗?”

    郁棠可没有前世的好脾气,也没准备弯了腰让别人在她的头顶撒野,听他这么一说,立刻就回了过去:“你以为你们是个什么东西?我要找事,也犯不着在你们身上找事!我看你是在杭州城里呆久了,成了井底之蛙,以为除了你们顾家就没有别的人家了,和你们多说了一句话就以为别人是想在你们身上讨什么好处,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们郁家在临安城也是体面的读书人家,和你们这些为奴为仆的有什么手段好使的?!”说完,她高声地喊了声“店家”,道,“这两人我们不认识,麻烦您给换个桌!”

    顾曦乳娘气得脸都青了,老板一脸敦厚老实地赔着笑脸,换也不是,不换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