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孕妻狠不乖:总裁,别碰我 > 第六百七十九章 秦静温疑惑

第六百七十九章 秦静温疑惑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孕妻狠不乖:总裁,别碰我最新章节!

    第六百七十九章 秦静温疑惑

    领导的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眼里却有着淡淡的忧伤和不舍。秦静温看着领导不舍的神情,听着他话里的意思似乎猜到了什么。

    “您要……”

    “退休了,马上就退休了。所以我才说是你让我一生的工作圆满谢幕。秦警官谢谢你让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领导接过了秦静温的话,随后很严肃很认真很有力的抬起右手给秦静温敬礼。

    秦静温有些受宠若惊赶紧回礼。

    “局长您别这样,这些是我的工作,是我应该做的。您不要这样感谢我。”

    秦静温和局长相处的时间不是太长,但她却受到了领导的爱护,因此对领导的感情比自己想的要深。听到领导要完美谢幕,她心里也有不舍。

    “以后好好工作,好好保护自己。不仅我们需要你,全国的受害者全都需要你。我的感谢微不足道,你要让全国人民感谢你才是至高的荣誉。”

    领导说着回自己的办公桌里拿出一个盒子,然后回来递给了秦静温。

    “这是我对你的感谢,也是给你留的纪念务必收下。”

    领导已经说了务必收下,秦静温哪有拒绝的道理。

    秦静温接过礼物随之打开。

    “这是一个迷你伸缩的警棍,别看它小,力量还是很足的。放在包里随身携带关键时刻能保护自己。”

    “好,我一定随身携带。”

    这个礼物秦静温可以心安的收下,这是领导对她的守护和期望。

    “对了局长,如果上级给我奖励,这个奖励我可不可以自己提出来?”

    秦静温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你说,想要什么奖励?”

    领导态度慷慨,就好像秦静温要什么都可以满足一样。

    “我想去公安大学学习,能不能帮我推荐一下开个绿灯啊。”

    秦静温想要充实自己,但又怕给领导添麻烦,所以说的比较有负罪感。

    “好事啊,秦警官啊,你有一颗上进的心啊。放心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

    领导要是不答应岂不是阻碍了人才的成长之路,她不要钱不要房不要至高的荣誉,只要一个学习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不答应呢。

    “谢谢领导,我一定努力学习。”

    秦静温也开心,领导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能帮她做到。

    她现在的时间和以前不一样了,离开了乔舜辰,又不在乔氏上班她甚至轻松了一半。这一半的时间她不想让自己沉寂下来,只要一闲下来那个男人就不自觉的闯进她的世界。为了他的身影不在她的脑海里出现,秦静温只能让自己忙碌起来。

    “还有件事,肇事组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了,你带着警官证直接去查就可以。”

    这是局长答应秦静温要帮忙的,在他走之前,这个忙他必须帮。

    “真的?谢谢领导,谢谢领导!”

    秦静温有些不可思议的兴奋着,不断的和领导道谢。

    至于为何这么幸福,只因为这么多年压在她心中的石头终于要揭开。

    秦静温和领导分开以后,就迫不及待的去了父亲肇事所在管辖区的肇事组。在出示证件以后,工作人员带着她查阅资料。

    秦静温从总局出来的时候就带着一颗激动迫切的心,现在一边查阅电子卷宗,一边兴奋着。可是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父亲肇事的时间段和地点她几乎都查了,就是没找到父亲肇事的卷宗。

    秦静温的心没办法激动了,现在只剩下疑惑。

    “怎么回事?怎么没有呢?”

    秦静温疑惑的喃喃自语。

    “是不是你记错时间了?”

    一边的资料员提醒着。

    “不会的,时间不会有错。”

    秦静温很肯定的说着。

    那个时间对与她来说是怎样的存在只有她自己知道,就是死后喝了孟婆汤她都不会忘记她生命中最惨痛的那一天。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资料员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秦静温的心一点一点失望了,不言放弃又重新找了一遍,可还是没有找到。

    “是不是还有别的存档,我能在看看别的么?”

    秦静温问着一旁的资料员,虽然已经开始失望,但她不想轻言放弃。

    “没有了,都在这里。”

    资料员的回答,无疑让秦静温失望的心急剧下沉。

    那一年所有的肇事档案都在,为何只有父亲的不在呢?

    秦静温带着一颗疑惑的心离开了。

    这颗疑惑的心,随着她的思绪越来越浓重。

    她想不明白一件事,为何发生在他们家的事情都那么神秘那么古怪呢。

    房子的买主找不到,父亲肇事的卷宗找不到,肇事的受害方也一直石沉大海没有消息。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是巧合还是刻意呢?

    刻意?如果是刻意,这一切的目的又是什么呢?难道有人要吞并秦家的公司,然后陷害父亲么?

    秦静温打开脑洞,大胆的设想着。不是她非要把事情弄得更神秘,只是这一切没有办法解释。

    可是是父亲开车撞破护栏才撞到了另一方,是父亲的责任并不是肇事的另一方设计好的。这个又怎么解释呢。

    秦静温思来想去的想的头都疼了,也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今天这心情,这状态她是没办法回去上班了。于是和助理通话以后去了卢志明家。

    卢志明一个人在家休息,没想到敲门的人是秦静温。

    “是温温啊,没想到会是你。快进来快进来。”

    看到秦静温卢志明意外又惊喜,脸上和善的笑容也随之而来。

    “没有打扰叔叔吧。”

    秦静温一边说一边走了进来,随后换拖鞋。

    “没有,怎么会打扰叔叔呢。叔叔一个人正无聊呢,正好你陪叔叔聊天。”

    卢志明一个人在家,打扰肯定是算不上的。但是他心里一直在琢磨,秦静温为何突然找上家门。

    以前几次都是提前打电话约他出去的,这一次来的有点突然。

    两个人来到客厅坐下,卢志明要给秦静温泡茶喝,可秦静温婉言拒绝。

    “叔叔,我不喝茶您别忙了。”

    “其实今天过来我是有事想不明白,想在问问叔叔。”

    秦静温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和言语,直接进入主题。这个问题在她心里压抑着实在难受,甚至已经成了另一块石头压在她的心上。

    “什么事?只要叔叔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卢志明就知道秦静温有事,果然被他给猜中了。

    “是这样的……”

    秦静温把自己的疑惑和调取卷宗未果的事情告诉了卢志明。

    “叔叔,我就是觉得这一切都太奇怪了,所以我怀疑是不是有人刻意要陷害秦氏陷害我父亲呢?”

    虽然自己给了自己宽心丸,但秦静温还是这么怀疑,因为她想不出别的可能来。

    卢志明没等秦静温说完的时候,眉头就已经皱了起来。不知道他是听着这些事情觉得不可思议,还是觉得为难。

    “温温啊,具体的情况我不太清楚,毕竟那个时候我和你父亲已经分开。你父亲去世的时候已经是落魄的境地,估计不会有人陷害他。”

    卢志明沉稳的分析着。

    “至于秦氏我们分开之后就出现了大量的资金亏空,出现了破产的趋势。别人对秦氏有想法也是秦氏出现问题以后。这种状况很正常,很多人想要收购也很正常,不存在陷害的说法。”

    卢志明的分析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是他自己推断出来的,因为具体的事情他根本没有参与,知道的不是特别清楚。

    “可是这些事都太蹊跷了,为何所有和我家有关的事情都这么隐秘呢。我作为肇事者的家属,连卷宗都看不到,连被赔偿的受害人都找不到,连买了房子的新主人都找不到,这些不是太奇怪了么?”

    虽然觉得卢志明的分析很有道理,但秦静温还是无法相信这一切是巧合。

    太奇怪了,这一切给人的感觉很糟糕,越想越觉得事情不是表面发生的那么简单。可是自己又给不出一个满意的解释。

    “是啊,这一切也太奇怪了。怎么可能什么都查不到呢。你让我帮忙找房子的主人,我问了几个以前的好朋友,也打听过房产的朋友,他们都说不清楚。”

    “唉……”

    卢志明也忍不住唉声叹气,看着秦静温迷茫的样子他也心疼,可是事情就这样纠缠不清,谁都没有解决的办法。

    “叔叔,您能不能帮我查查当年都有谁要收购我们家公司,查到了我一个一个的去问问。我很想把这件事给弄明白了。”

    秦静温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弄不明白她心里总有一个疑虑。这个疑虑一天不弄清楚,她就多一天的焦虑。

    “好吧,叔叔在帮你查查。温温你也别太放在心上,毕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房子的事我也会继续帮你查。你还是把精力都放在工作和生活上,别牵扯太多的精力。”

    卢志明答应了,但又不忘劝说着秦静温。这些事情毕竟都过去了,秦军开车肇事也是不争的事实,不是别人有意陷害。所以及就这样安稳的生活下去不去搅扰以前一切也是不错的。

    苏沁下班以后就直接去了自己定制的餐厅,这个餐厅里有他的朋友,安全上完全可以保证。

    她定了一个包房,但和朋友提前说好,包房外面将就站着两个服务生,只要她大声求救,就闯进去就她。

    苏沁很细心的安排好一切,就等着Jonny过来。她不得不戒备,毕竟不确定Jonny这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包房有落地窗,苏沁就站在床边向外看。因为这是三层所以能很清晰的看到楼下的停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