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孕妻狠不乖:总裁,别碰我 > 第六百七十章 刘管家的意见

第六百七十章 刘管家的意见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孕妻狠不乖:总裁,别碰我最新章节!

    第六百七十章 刘管家的意见

    乔舜辰一贯的作风就是用钱解决,而她和他的开始也是因为钱,这就可以解释乔舜辰为什么说她会黏上他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怎么总是曲解我的用意呢。”

    乔舜辰很无奈,他从来就没想过用钱来解决他们之间的感情。当时分手时拿钱砸她是因为一时生气,并不是心中所想。

    即使给她钱,也是希望她以后的生活过得更好,希望她不要因为赚钱而拼死拼活的样子。

    可这一切在秦静温看来都变了味道,都是他在针对她的一些手段。乔舜辰表示不服气,但也无可奈何。

    “我曲解你的意思?我有么?难道是我耳朵听错了,那些话不是你说的么?”

    乔舜辰一定在开玩笑,一定是耍着她玩,要不然不会说出这么无聊的话。

    “乔舜辰你知不知道你爷爷对我一直都是轻视的态度,即使你为了我,可你也不能在他面前那样糟践我啊。”

    “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努力的让自己完美,我尽最大能力去做好每一件事情,我为的是什么,就是想让你爷爷对我另眼相看,让他摘掉有色眼镜。”

    “可是你呢,我们都分手了你还不放过我。竟然在你爷爷面前那么贬低我。”

    “乔舜辰,我就想问你,我有那么不堪么?你恨我换一种报复的形式可以么?能不能让我在你爷爷面前抬起头来。”

    秦静温一口气说了好多,佩服自己的口才,却没打算用在这种状况上。

    乔德祥对她的态度终于有了一点改变,虽然时机已经不对,已经没有了和乔舜辰在一起的希望,可秦静温还是想得到乔德祥的认可。

    然而乔舜辰的这些话,把她很长一段时间的努力全部销毁,她的呕心沥血啊,被乔舜辰无情的践踏了。

    “什么都别说了,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至于你想怎么骂我,贬低我都随便吧。谁让我做错了事呢。”

    “想要心里踏实就给我钱吧,这一次我不会拒绝的。”

    秦静温没给乔舜辰说话的机会,一口气说了自己想说的,随后起身离开。

    今天的事情不管乔舜辰是什么意图,都伤害到了秦静温。秦静温没办法原谅乔舜辰,更接受不了他所谓的解释。

    分手了做不成朋友还能做仇人,他想怎么报复就尽情吧,她秦静温绝对不会回避。

    乔舜辰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多少次看着秦静温的背影离开,就这样眼睁睁的看她消失在自己视线范围。

    这一次他真的没有恶意,单纯的只想替她解围,不想让爷爷继续为难她,也不想自己继续亏欠她。

    可是事与愿违,他用的方法还是让秦静温接受不了,还是弄得她满心伤痕。

    她要钱了,终于要钱了,可目的却是让他安心。她对于金钱交易有多厌恶,有多抵制乔舜辰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为了和她划清界限,却宁可违背自己的底线。

    她是伤透了心,还是厌恶他的存在。

    乔舜辰很无奈的叹着气,她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解释,他的事情解释了她还不听,这是怎么样的相处方式呢。

    乔舜辰反回了老宅,想要问清楚究竟爷爷都说了什么,但是爷爷在休息,刘管家不让打扰。

    “出来吧,我和你聊聊。”

    刘管家的所谓聊一聊也是乔德祥分配下来的任务。

    两个人来到院子里的凉亭,刘管家沉稳的开口。

    “董事长叫秦总监出来,没有别的意思。单纯的只想问问秦总监为什么不和家里说你们分手的事情。他们谈的很和谐,董事长没有说半句威胁或者警告的话。”

    “爷爷为什么要知道这个,当时我已经跟他说明原因了。我和秦静温分手了,秦静温就不是爷爷厌恶的人,不是他戒备的人,怎么还去找她。”

    乔舜辰不解,这件事情似乎和爷爷一点关系都没有。

    “就因为你们分手了,就因为董事长不在厌恶秦总监,所以他会偶尔找秦静温聊聊天。用董事长的话说,和秦总监聊天之后心情会好转,事情会豁然开朗。”

    刘管家的这些话不全是乔德祥说的,有些是他在乔德祥那里体会出来的。

    “找她聊天?那以前呢,以前找了那么多次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谁会相信一下子就不攻击秦静温了。”

    乔舜辰依旧按照自己的想法在争执着这件事情,爷爷在他面前已经多次表明立场,不可能接受秦静温。这样的态度换了谁也不会相信他见秦静温只是聊聊天那么简单。

    “以前董事长的确找过秦总监的麻烦,而且不止一次,态度也非常恶略。说实话,我真不知道秦总监一个女孩家是凭借什么忍过来的。”

    “可是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即使刚刚董事长说了还是不能接受秦总监,可他强硬狠戾的态度已经没有了。”

    刘管家没有隐瞒,而且他这么说的意图就是想让乔舜辰知道,知道秦静温有多不容易才忍过来的。

    刘管家继续。

    “舜臣啊,你看不出来你爷爷也在改变么。从最开始的强烈抵制和反感,已经到了能坐下来心平气和聊天的程度。”

    “你爷爷固执了一辈子,若要讨厌一个人也是一辈子的事。可是偏偏在秦静温这里有所改变,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这两句话纯纯是刘管家自己的看法,别人看不出来,别人很少和乔德祥聊天,根本看不出他在态度上的改变。

    而他刘管家不一样,他二十四小时跟在乔德祥身边,他对秦静温态度上的改变他知道的一清二楚。

    “什么原因?”

    乔舜辰知道的不多,知道的时间不长。跟爷爷接触的时间也有限,他知道自己没有刘管家那么熟知爷爷,也猜不到爷爷的固执为何会松懈。

    “你爷爷虽然没说,但我知道他也开始喜欢温温这个孩子,要不然不会没事的时候还去秦总监家蹭顿饭吃。”

    刘管家细细的说着,希望这件事情不要让乔舜辰和秦静温之间的误会继续增大。秦静温本就委屈,要是乔舜辰在伤害她,真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会僵硬到什么程度。

    “舜臣,你爷爷三番两次的把秦总监叫出来,对秦总监的确是一种伤害。但是换个角度看问题,如果没有这么多次的接触,你爷爷怎么了解秦总监这个人,怎么一点一点的改变态度,又怎么会喜欢上这个顽强不惜又善解人意的孩子。”

    刘管家开始细细的讲着他这么长时间看到的,听到的,还有他领悟到的。

    “我跟在他身边这么长时间,我可以说很了解他。他嘴上说着接受不了,但内心时刻在挣扎着。”

    “你身边来来往往的女人也不少,但是你爷爷并没有找到一个十分满意的人选。其他的女孩除了家世没有一样让她满意,而秦总监这个孩子除了家世所有地方都让他忍不住称赞。”

    “难道这些你都感受不到么?”

    刘管家反问着乔舜辰,告诉他乔德祥正在转变,也告诉她秦静温是个好女孩。

    该说的不该说的刘管家都说了,接下来怎么做,怎么想就是乔舜辰的事了。

    “又能怎样,我们已经分手了,改变与否都不重要了。”

    刘管家的话乔舜辰相信,相信秦静温能改变爷爷,而不是相信爷爷。可是现在一切都晚了,就是爷爷立刻答应他们在一起,也没有可能了。

    “爷爷要的是家世,要壮大乔氏。我尽可能的满足他,我按照他的意思和李沫结婚就是了。刘叔帮我转告爷爷,不管什么原因,不管我和秦静温是什么关系都不要在为难她。”

    乔舜辰无望的说着,眼前的一切他以没有能力改变。但求秦静温不要在受折磨,不要再被乔家人无视。

    “你的话我会转告,但是李沫这个人你要好好的了解。如果你选择了和李沫结婚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你要做好准备怎么和她生活一辈子。”

    说心里话,刘管家对乔舜辰的无望有些失望。他不能违背乔德祥的意思去告诉乔舜辰继续和秦静温在一起,也要尊重秦静温的意思不能说出她的委屈。

    可是他把话说的很明显了,乔德祥是绝对不会喜欢一个有污点的女孩的,若秦静温真的做了有违道德的事情,乔德祥不可能见秦静温的。

    刘管家就差一点没告诉乔舜辰去重新调查这件事了。

    唉……他自己慢慢体会吧。总有一天能想明白。

    “李沫是爷爷选的人,是他看好的。只要他满意我无所谓。”

    乔舜辰说的都是气话,改变不了的气话。爷爷想怎样就怎样,爷爷满意他牺牲自己的幸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强呢。听刘叔的,让你好好了解就去好好了解。”

    刘管家也不能说出李沫的人品来,只能这样暗示。

    “可是爷爷一直在催啊,他着急,不给我时间我怎么了解。”

    乔舜辰不是不去了解,是不想了解。这辈子除了秦静温他跟谁生活都是将就,既然是将就不管李沫怎样他都无所谓。

    “你爷爷是催你了,他催了你六七年了,可你至今都没结婚他把你怎样了?你再过十年不结婚他又能把你怎样?他是着急可也没逼着你入洞房吧。”

    刘管家的话说一半留一半,他能做的就是帮着乔舜辰争取更多的时间。让乔舜辰在争取到的时间里好好的想想他和秦静温之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