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孕妻狠不乖:总裁,别碰我 > 第四百零四章 闭关疗伤

第四百零四章 闭关疗伤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孕妻狠不乖:总裁,别碰我最新章节!

    第四百零四章 闭关疗伤

    乔舜辰向往着,他觉得只要努力,一切都不是问题。这件事看上去的确不容易解决,可是逆转的可能也是存在的。

    “我也希望只剩好日子。不过就算你们家接受我,姑姑也不一定会同意。”

    秦静温把借口推到了姑姑的身上。

    “为什么?”

    乔舜辰疑惑的问着。

    “因为她不喜欢你,说你太优秀身边女人太多,跟你过日子没有踏实感。”

    秦静温说的有一半是姑姑所担心的,还有一半是她自己的想法。

    “你姑姑这是夸人呢还是变着法的损我呢。我身边现在没有女人了,只有你一个。而且后半生也只有你一个。告诉你姑姑……算了不用你说。如果爷爷接受你,姑姑那边我亲自去睡服。”

    乔舜辰想的很远,却没想到姑姑对他是这种想法。

    他身边的女人是不少,可都是一厢情愿喜欢他的,并不是他喜欢的。他喜欢的只有秦静温一个人。

    “好,我等着你的好消息。等着你说服姑姑。”

    秦静温笑着说着。

    “快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

    秦静温结束了话题,乔舜辰所说的一切她都不敢想,至于睡服姑姑,恐怕也不会有那一天。

    现在秦静温只希望两个孩子还交给她抚养就可以了。

    楚杨这些天只要没事的时候就会跑去薛瑶家,薛家父母已经习惯了楚杨的到来,也不像以前那样生气了。

    只是来的次数多了,但见到薛瑶的时候却很少。不是出去办出国手续,就是跟朋友一起玩。

    今天楚杨又来到薛瑶家。

    在客厅里没看到薛瑶,楚杨又有些失望,不过既然来了就跟两位老人好好聊聊,增进一下感情。

    “叔叔阿姨,我今天没什么事,能不能在你家吃晚饭啊?”

    楚杨大方的问着,就是被拒绝,他也想厚着脸皮留下来等着薛瑶。

    “女婿做不成,吃饭还是可以的。今晚阿姨亲自下厨给你做点好吃的。”

    薛妈妈玩笑的说着,这些天他也看清了楚杨对薛瑶的心,也想重新接纳楚杨。只是薛瑶一直不肯原谅,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谢谢阿姨,我也会做饭,我可以帮您。”

    楚杨开心极了,有了薛瑶父母的肯定,他就很轻松了。

    “想帮我哪天在帮,去楼上吧,瑶瑶在卧室呢。”

    薛妈妈一脸和煦的笑容,好不容易薛瑶在家了,她要是不说岂不是浪费了楚杨的一片真心。

    “薛瑶在家?”

    楚杨兴奋的确定着。这算是意外的惊喜吧。

    “在家,中午回来的。好像是感冒了,吃点药就……”

    “睡觉”两个字薛妈妈还没说出来,楚杨已经朝着楼上跑去。看的薛妈妈是哭笑不得。

    楚杨轻轻的推开薛瑶卧室的门,窗帘应该是挡着的,卧室里有些暗。不过还是能清晰的看到薛瑶盖着被子躺在床上。

    楚杨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随后坐了下来。

    这时薛瑶突然迷迷糊糊的开口。

    “妈,我好像有些发烧,给我点退烧药。”

    薛瑶这么一说,楚杨紧张起来,赶紧伸手去摸薛瑶的额头果然很烫。楚杨没有说话起身就出去了。

    这整个过程,薛瑶都没有睁开眼睛。她以为就是自己的母亲,根本没想到是楚杨。

    没多大一会薛瑶听到了开门声,然后又坐在了她的床上。这次她不得不睁开眼睛,而且要坐起来才能把药吃了。

    然而坐起来之后,才看到眼前的人是楚杨。

    “你怎么在这?我妈呢?”

    薛瑶一脸懵的问着。

    “阿姨在楼下做饭,刚刚上来的也是我。”

    楚杨一手拿药一手端着一杯水回答着薛瑶的惊讶。

    “先把药吃了再说,要不然你就被烧傻了。”

    楚杨的语气很温润自带修复能力,薛瑶听着心就觉得暖暖的。

    她听话的先把药吃了,随后把水杯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

    就是这么一倾身,本就丝滑的睡衣肩带就这样滑落下去,昏暗的环境下格外的引人注意。

    薛瑶没有意识到,但楚杨却看得清楚,看得楚杨心跳加快,喉咙收紧。

    薛瑶坐好,楚杨赶紧拉过被子将薛瑶裹起来,一个是薛瑶发烧一定很冷,另一个就是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

    薛瑶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穿的有点少,瞪视了楚杨一眼之后收回自己的视线,自己拉住裹在身上的被子。

    “你怎么来了。”

    薛瑶不友好的问着,声音明显的鼻音很重。

    “就是想你了。”

    简单又暖心的回答着薛瑶,因为楚杨的心就是如此简单。

    “你别再说这种暧昧不清的话,我们之间还是清楚一点好。”

    薛瑶心里很矛盾,听到这样的话她会觉得楚杨又要骗自己,可是听着这样的话,心却控制不住的欢腾雀跃。

    她知道自己忘掉楚杨很难,现在依旧爱着楚杨,但她不敢在相信楚杨的话,怕自己再受伤一次。

    “薛瑶,上次我和你说的话很认真,现在说的也很认真,没有玩笑的意思。你好好想想,如果……”

    “不用想,我们之间不可能了。我有相亲对象,我很快就能投入到另一份感情当中。所以认不认真都不重要了。”

    薛瑶不想听到楚杨说一些动摇她的话,说多了她又分辨不出真假,所以干脆打断。

    “另一份感情不属于你,你相亲的对象很执着的爱着秦静温。”

    楚杨一语道破,不想薛瑶再利用乔舜辰来拒绝来回避。

    “你怎么知道的?”

    薛瑶惊讶的问着,如果没记错她没有说出来啊,难道是醉酒之后说的么?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别在用乔舜辰来拒绝我。我知道你现在还无法接受我,也不相信我真的喜欢你。这些我都可以理解。但薛瑶别急着拒绝,试着感受一下我的真心,我……”

    “停,别再说了。我拒绝你就有我拒绝的理由。既然知道我会拒绝你就别在坚持了。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无法相信,所以我没必要因为一个骗过我的男人去考虑什么。”

    薛瑶再一次打断了楚杨的话,她要是能相信,要是不介意当初就不会提出分手了。现在楚杨说这些对她来说无非就是一种折磨,她有权利拒绝。

    薛瑶继续说着。

    “楚杨,也许你意识不到我在你那受了多深的伤害,要是意识到了你就不会来烦我了。”

    “实话跟你说吧,我出国的手续马上就办好了,我也马上就出国。以后你也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我们之间不可能了。”

    薛瑶说的很绝情,伤的却是自己的心。

    她没办法释怀自己被骗的事实,释怀不了就接受不了楚杨,心里就会一直有个结,即使在一起这个结也会变成矛盾的根源。

    她真的很想出去走走,想散散心,想让自己想通,想把自己的伤治愈。到那个时候如果楚杨还喜欢她,如果楚杨是真心的,她愿意接受他。

    只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个过程要耗费多长时间,更不知道楚杨会不会等她。

    “薛瑶,你的伤是我给的,我在说一次抱歉。但我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能……”

    楚杨心酸的说着,他能感受到薛瑶发自内心的抗拒和不信任。他想试着说服薛瑶,但薛瑶就是不给他机会。

    “出去吧,我不舒服想要休息一会。”

    薛瑶说完,迅速的躺下然后把自己蒙在被子里。

    片刻沉默之后她感觉到了楚杨起身,接着是脚步声,然后是房门关上的声音。

    直到房门关上,薛瑶才探出头来,不过她背对着门口并没有转身,因为她在默默的流着眼泪。

    她想告诉楚杨,他的喜欢不管是真是假都来晚了一步。虽然她还没放下但她这颗心正在闭关疗伤不接受任何的打扰。

    楚杨并没有离开薛瑶的家,因为不管薛瑶说什么他都不放弃。直到晚饭吃完,楚杨才离开薛瑶的家。

    回家的路上,楚杨把电话打给了一个朋友。

    “有点小事要麻烦你。”

    “……”

    “和女朋友吵架了,一气之下要出国。帮个忙让她办不成手续。”

    “……”

    “名字叫薛瑶。”

    “……”

    “好好,没问题。找个时间安排你。”

    放下电话,楚杨露出坏坏的笑容。

    叶雯住院的事情苏沁知道了,于是来到医院看叶雯。

    现在的叶雯虽然没有了乔夫人的光环,可苏沁还要依仗她回归乔氏,所以过来关心一下。

    “只是个感冒,怎么在医院住了好几天?”

    苏沁看着脸色难看而且瘦了很多的叶雯,心有不忍的问着。

    “高烧没在意,就烧出肺炎了。医生说要在医院至少住半个月。唉……在医院也好,免得整天在家听我妈唠叨。”

    对于苏沁的到来,叶雯很感动。这个时候苏沁还能来看她,证明自己真的交到了好朋友。

    “要是肺炎就不能大意了,听医生的养好了在出院。”

    苏沁觉得叶雯生病跟她的心情应该有很大的关系,要不是跟乔舜辰分手,她也不会病倒。

    “嗯,医院清净,也好让我想一想。”

    叶雯有点不敢面对以后的事情,也不敢回家。现在对于她来说医院是最心安的地方了。

    想想乔舜辰的绝情她真想放弃,可想想秦静温的得意她又不甘心。现在的她就是个矛盾的整体不知如何是好。

    “杨姐一直没跟你联系么?”

    苏沁突然问起了杨姐。

    “我们那天见了一面,是我去公司等的她。想问她跟秦静温说了什么,我也好有个对策。可她只跟我含糊其辞说该说的都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