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媳妇,今晚回家吗 > 第524章 明月照红尘(43)

第524章 明月照红尘(43)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媳妇,今晚回家吗最新章节!

    夏明朗愣了一下,抬头望去,看清对方的样子之后,眉头就皱了起来,还下意识地看了怀里的人一眼。

    傅明月背靠在夏明朗怀里,看不到他的表情,也没多想,毕竟这里是夏明朗的老家,左邻右里同学多,是个年轻女的也不奇怪。

    “她是我同学,叫李甜馨。”

    夏明朗没有交代完毕,他们算是青梅竹马,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学,连大学都是在同一个学校念的。

    最重要的是,李甜馨一直喜欢夏明朗,不顾女孩子的矜持追求了他这么多年。虽然一再地被拒绝,可夏明朗也一直没交女朋友,她认为只要不放弃,最后一定能成的。不成想,一早就听人说夏明朗带了女朋友回来。她不愿意相信,就想亲自来看一眼。

    居然是真的!

    李甜馨死死地盯着那个被夏明朗抱在怀里的女人,恨不能把她盯出几个洞来。

    老同学见面,夏明朗再怎么样也不能视而不见,只好带着傅明月一起上了岸,站到了李甜馨面前。

    “李甜馨,这是我女朋友傅明月。明月,她是我同学李甜馨。”

    “你好,我是傅明月。”

    “你好。”

    寒暄了几句,傅明月点点头,又笑了笑。“你们两聊吧,我去下面玩一会儿水。”

    “你小心点,别摔倒了。还有,河里面可能会有玻璃碴子什么的,千万别脱鞋子。”

    傅明月随意地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担心。她还特地走远了一点,确保听不到他们都说些什么。

    李甜馨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傅明月的背影,好一会儿才慢慢地收回来,落在夏明朗的脸上。“他就是一直在你心里的那个人?”

    “是。我喜欢她很久很久了。”

    李甜馨被夏明朗眼里的爱意刺得心口疼,她苦笑着,语气不太好地回了一句。“肯定没我久。”

    夏明朗尴尬了,半晌才道:“对不起。但是,我只喜欢明月。”

    他没说什么“你是个好女孩,一定能找到一个更好的人”之类的话,她听了不见得心里就能好过一点。

    李甜馨沉默着,远远地望着傅明月在河里玩水。

    “我在网上看到过她的新闻,她以前是千金大小姐,后来坐了牢,放出来才几个月。”

    “明月是个很好的人,坐牢的事情也不是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豪门大户那些阴暗的手段,我们普通人根本不清楚。”

    “你就不怕把自己也卷进去吗?虽然事情已经过了八年,但不见得就真的风平浪静了。前些日子,不是才有人在网上把她的事情给捅出来吗?夏明朗,那些人,你惹不起的。我不是因为得不到你而对她有偏见,但她真的不适合你。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也不为家里人考虑吗?”

    “别说了。这件事我想得很清楚,不会再更改了。明月的事情,我也希望你不要随便说出去。算我气你。”

    李甜馨静静地望着他,良久之后才苦笑着点头。“放心吧,我没那么卑鄙。”

    “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

    李甜馨一点都不想要这张好人卡。

    傅明月听到水声,侧头看去,就见到夏明朗淌着水走过来。她往岸上看了一眼,发现李甜馨已经走远了。“这么快就聊完了?”

    “嗯。”

    “她喜欢你吧?”

    “是。”

    傅明月点点头,然后接着玩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她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别说只是个爱慕者,就算是前女友也很正常。

    夏明朗有点忐忑地抱住她。“你生气了?”

    “没有啊。她喜欢你,又不是你喜欢她,我为什么要生气?就算你喜欢她,我也不生气,我直接走人就是了。”

    “想都别想。”

    眼看着时间不早了,太阳越来越毒辣,两个人就牵着手回去了。又是一路招摇过市,赚足了眼球。

    莫春莲正坐在屋门外的水泥坪上摘菜,一边忙一边提高声音跟人聊天,聊的就是儿子儿媳妇那点事儿。不过看她那尾巴翘到天上的样子,那叫一个扬眉吐气,好不得意。

    夏明朗压低了声音说:“我三十岁了还没娶上老婆,我爸妈在村里都觉得没脸。这回,他们总算是扬眉吐气了,所以有点得瑟,你别介意。”

    “我在你眼里就那么小气?”

    “当然不是,你在我眼里什么都好。”

    傅明月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伸手推了一下他的脑袋,免得他越凑越近。

    “回来啦?怎么样?不过咱们这乡下地方,比不上大城市花样多。”

    “我觉得挺好的,空气很清新,山山水水也很美。吸一口气,感觉五脏六腑都像是被清洗了一遍似的。”

    莫春莲听了更高兴,心道我这儿媳妇虽然出身好,但不是那种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

    傅明月和夏明朗就拿了个矮凳子坐下来,帮着摘菜。

    莫春莲手脚麻利,这点小事儿哪里用得着他们帮忙,但儿子儿媳妇孝顺体贴那是多好的事儿,她也乐得让大家都看看。当然,主要是看儿媳妇。

    菜摘好了,莫春莲也不肯让他们帮忙,赶着他们到楼上去看电视,她自己去厨房忙乎了。

    楼上,夏明翰歪靠在沙发里看知识竞赛类的节目。看到他们,立马坐直了身体打招呼,又坐了一会儿就识趣地下楼去,将这个空间让给他们。

    夏明朗对弟弟的识相表示很满意,伸手搂住傅明月的腰将人往怀里带,再亲上两口,心满意足。

    傅明月怕被老人看见了不好,于是想将他推开。

    “没事的。听到脚步声,我就松手,行了吧?”

    傅明月只能由着他,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这人如今是越来越不怕她了,蹬鼻子上脸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午餐桌上分外的热闹,除了夏家一家四口和傅明月,还有夏明朗的叔叔婶婶热热闹闹地坐了好大一桌子。

    傅明月从小跟在傅乘风身边,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应付几个小老百姓还是不在话下的。

    一顿饭下来,莫春莲对这个儿媳妇越发的满意,觉得不愧是好人家出身的孩子,说话行事都很大方得体,让人挑不出刺来。

    吃过午饭,夏明朗就载着傅明月去市里玩。他虽然很高兴傅明月肯跟他回家见父母,但他更想要两个人独处的时间。

    两个人把车开到海边,租了一个帐篷两把躺椅,直接往那一躺。吹着海风,望着波涛汹涌的海面,再听着涛声阵阵,那感觉别提多惬意了。

    本来一人一把椅子很舒服的,结果夏明朗很快就挤到了傅明月那把椅子上,非要搂着她。

    傅明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都没用,只能放之任之。

    “真想就这么过一辈子啊。”夏明朗心满意足地感叹了一句。

    “那你别拉上我,我是要做大事的。”

    “你打算做什么大事?”

    傅明月想了想,一本正经地回答:“比如拯救地球什么的。”

    夏明朗差点儿没笑岔气。笑够了,他吻了吻她的脸,眯起眼睛跟她一起望着远处的海面。“明月,我到现在仍有种在做梦的感觉。”

    总是害怕一朝梦醒,一切皆空。

    “夏先生,你确定你不是文科生?你这样子十足一个文艺男青年,好吗?”

    “我怎么听出了嫌弃的味道?”

    “相信我,你没听错。”

    两个人就这么在海边躺着看海斗嘴,一呆就是一个下午,中间傅明月还睡了将近一个小时。

    按照夏明朗的计划,晚上不打算回家里住,直接在酒店开个房间。倒不是累不累的问题,就是觉得难得休假,可以多点时间跟傅明月单独相处。

    家里却突然打来电话,说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他们赶紧回去。

    两个人吃过晚饭,就赶紧往回赶。

    进了门,傅明月就发现气氛不太对劲,夏家二老看她的眼神也不太对劲。

    “爸,妈,发生什么事了,十万火急的将我们喊回来?”

    莫春莲拿过夏明翰的手机,将屏幕转向傅明月。“这上面的人,是你吗?”

    那是前些日子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帖子,上面有着傅明月的前尘过往,还有照片。

    在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傅明月没想过能够瞒天过海,面对这样的突发情况,她表现得也还算冷静。“是我。”

    “爸,妈,你听完说,这里面说的不全是真的。明月不是那样的人!”

    “但她确实在牢里待了八年,这是真的吧?”

    “可是——”

    傅明月按了一下夏明朗的手,阻止他继续为自己辩解。

    “叔叔,阿姨,新闻里的人确实是我。关于我坐牢的真相,当年对着警察和法官,我已经辩解得够多了,不想再辩解了。儿子找了一个坐过牢的女人当女朋友,恐怕没哪个做父母的能够接受,我完全可以理解你们的感受。我想,你们也许需要时间来想清楚,那我就不打扰了。夏明朗,我上去收拾一下东西,你开车送我一下吧。或者,帮我叫辆车也行。”

    “你哪里都不能去,就在这待着。爸,妈,明月是个很好的人。坐牢的事情,她也是受害者。而且,有件事我从来没跟你们说过。当年爸爸在工地出了意外,那个帮我垫付医药费的人就是明月!如果不是她,我根本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筹集到那么多钱,医生也就不会动手救人了!明月她不仅是我的爱人,她也是我们家的恩人!”

    气氛一下子沉默下来。

    过了一会儿,莫春莲出声了。“我们可以把钱还给她,算上利息也行!”

    言下之意,把钱还清了,两个人不拖不欠,也就可以分个清楚明白了。

    不过,她大概也意识到这样做有点有过分,所以说这话时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傅明月心里像是吹进了一股凛冽的寒风,冷得她瑟缩了一下。她不怪任何人,只是觉得冷,好像每一个细胞都被寒气给侵袭得很彻底。

    那些过往是一道坎,也许她永远都跨不过去。

    “妈!钱可以算上利息还给明月?那爸爸的命呢?也能算利息吗?是否坐过牢真的这么重要吗?别说那件事并不是上面写的那样,就算是,人家也已经付出代价了,难道还不能给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吗?”

    “那你想让我们怎么样?一辈子让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看足笑话吗?今天下午这件事被石头捅出来的时候,我和你爸一下子就成了笑话。他们嘴上装模作样地安慰我们,背地里不知道怎么偷着乐呢!你一年到头在城里生活,听不见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那我们怎么办?娶了个蹲过大牢的儿媳妇,我们一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做人!”

    夏明朗正想反驳,再次被傅明月拦住了。

    “别跟叔叔阿姨吵架,他们并没做错什么。人言有多可怕,我们都很清楚,他们有顾虑也是正常的。让他们冷静一下吧。我先上楼去收拾东西。”

    夏明朗望着她挺直的背影,双手用力握紧。她表现得很坚强,可他知道她心里在哭。他说了会保护她的,却让她在自己父母这里受这样的委屈!

    明月,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