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媳妇,今晚回家吗 > 第151章 你总是心太软

第151章 你总是心太软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媳妇,今晚回家吗最新章节!

    向暖和李晓敏一起将向玉林送到附近的医院。

    向玉林本来就有高血压,之前就发生过几次昏厥的情况。

    站在急诊室门口,向暖喘息着看向李晓敏,歉意地笑了笑。“晓敏,对不起啊。”

    说好要陪她逛街买衣服的,结果碰到这事儿,计划全部打乱了。

    李晓敏拍了一下她的肩头。“瞎道什么歉?人命要紧,衣服什么时候都可以买。不过,要不是认识的人,我还真不敢多管闲事。”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精神。上回好心救人反而被咬了一口的事情,她可谨记在心呢。

    “哎,你们不是闹得挺僵的吗?他们会不会又借机找你的麻烦啊?”对向家人,李晓敏实在是不敢有太高的期待。

    向暖怔了怔,然后摇摇头。“不至于的。何况他一直有高血压,这也不是第一次晕倒了。”

    “希望是这样吧。不过你真是容易心软,都闹成这样了,还肯管他。”

    向暖轻轻地吐了一口气。“就像你说的,人命关天,我总不能视而不见。何况,我毕竟喊了他28年爸爸,就算没有血浓于水,也不可能没有半点感情。”

    他们可以对她冷酷无情,她却做不到无动于衷。说她心软也好,软弱也罢,可她若是也铁石心肠,跟他们又有什么不同?

    李晓敏听了,也跟着叹气。安静了一会儿,她突然又问:“他一时半会儿也不会醒来吧?要不要给那个女人打个电话?”

    向暖低头瞧着手里的公文包,那是向玉林的。她知道,他的手机就放在包包贴身的小格子里。

    “打个电话吧。你总不能一直在这守着,何况,人家也不一定乐意见到你。”

    最后那句话让向暖下了决心,掏出手机翻出刘秀清的名字,然后递给李晓敏。

    李晓敏往后倾了一下。“干嘛啊?”

    “她听得出我的声音。你来打吧,就装成医院的护士。”

    李晓敏挑了挑眉,无奈叹气。“行吧。”

    电话拨通之后,一直响到终断也无人接听。

    “我再给她发个微信吧。”

    向暖点点头。“也好。”

    李晓敏就以护士的身份编-辑了一条信息,刚刚发出上去,手机就发出了电量过低的提示。过了一会儿,屏幕就直接黑了。

    “关机了。”

    “没事。”向暖皱着秀气的眉头,将手机放回原来的位置。

    又过了十多分钟,医生就给向玉林做完检查了。“他有严重的高血压,导致血压调节能力差,大脑一时供血不足,所以才会晕倒……安排他住院观察两天。这是交费单,你到缴费窗交钱,然后我们才能给他用药。”

    “好。”向暖留李晓敏在那坐镇,自己跑到窗口去排队缴费。

    因为过了下班时间,挂号缴费窗口只有一个还开着,所有人都涌到了一起,这会儿已经有十几个人在排队了。

    值班人员是个中年男人,动作不是特别干脆利落,等轮到向暖的时候,又是十多分钟过去了。

    交了两千块钱,向暖拿着收据一溜儿跑回急诊室那。听护士说向玉林已经转移到225病房了,她又撒腿朝着病房跑去。

    “怎么样?人醒了吗?”

    李晓敏摇摇头。“估计没这么快。我们现在怎么办?一直在这守到他醒过来吗?”

    向暖面露难色,一时也拿不定主意。纠结了半天,终于道:“要不你先回去?或者,你自己去东方广场看看也行。”

    “我怎样都行。我就怕一会儿那两个疯女人来了,又要欺负你。”

    向暖一怔,随即笑了,感动地伸手抱了李晓敏的一下。“晓敏你真好。”

    “我好吧?要不你甩了牧长官,然后以身相许?”

    向暖笑嘻嘻地敲她的脑袋。“你想得美!别的都可以跟你换,但牧长官不行。”

    牧长官是无价之宝,千金不换。

    “哟哟喲,看来你已经深陷爱河了哦。”

    向暖摸着鼻子,脸微红,心思流转。是吗,她真的喜欢上牧野了吗?也对,他那样的男人,本来就很容易叫人情迷意乱。何况,他还那样宠着她,这28年来,从来没有人这么宠过她……喜欢他,好像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哎呀,恭喜恭喜啊。两情相悦,多么幸福的事情呀。”

    两情相悦……那自然是幸福的事情,可惜不是呀。

    向暖缓缓地吐出一口闷气,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

    “玉林!玉林!”刘秀清一边往225病房跑,一边尖声喊着丈夫的名字。

    225病房在最里面,向暖想跑都跑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刘秀清飞奔而来。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看清向暖,刘秀清脸上的心急如焚立马变成了横眉冷对。

    向暖张嘴刚想回答,却突然被她一把揪住了衣领子。

    “我知道了,一定是你害得他进医院的,是不是?”

    “不是。”向暖差点儿给气着了,用力扯开她的手。“他高血压犯了,突然晕倒在路边。我跟朋友来逛街,恰好碰上了。”

    刘秀清愣了一下,随即冷笑一声。“哼,你有那么好心吗?他是有高血压,可如果不是有人故意刺激他,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晕倒?”

    李晓敏实在听不下去了,手指一伸,差点儿戳到刘秀清的鼻尖上。“我看你脑子有病吧。我告诉你,像你们这种心狠手辣忘恩负义的货色,也就是向暖才会傻得多管闲事,换了别人,谁稀罕理你啊?你是生是死,跟我们有半毛钱关系吗?”

    “你——”

    “你什么你?我告诉你,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狗咬吕洞宾的奸佞小人,社会才会那么不和谐!你要是再这么不知好歹,看将来还有谁肯给你伸一把援手!你真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一辈子不用求人吗?别逗了,你除了自以为是,根本什么都不算!”

    李晓敏的嘴巴实在利索,三言两语就把刘秀清给气得面色铁青,而且还没办法反驳。

    “吵什么呢?吵什么呢?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家客厅。”

    “医生你来得刚好,你跟这位神经质的大婶好好说说,她老公到底是怎么回事。人家现在怀疑是我们害了她老公,正要找我们拼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