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媳妇,今晚回家吗 > 第25章 忍无可忍

第25章 忍无可忍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媳妇,今晚回家吗最新章节!

    难道他们想让李上进*她,以此逼她就范?

    “你们、你们一定是疯了!”

    向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原以为以前她们对她做的事情已经是极限了,谁知道他们居然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

    她们到底有没有把她当成一个人?是不是在她们眼里,她就是一条虫子,碾死了就死了?

    向晴看着她痛苦不堪的表情,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得花枝招展。

    “疯?我们怎么会疯呢?”

    向晴笑眯眯地搭上向暖的肩头,对着她的耳朵吹了一口气,用一种特别戳人心窝子的语气说着特别招人恨的话。

    “我倒是听说,李上进在床上有些特殊的爱好。听说还有个女人被玩得太狠了,最后疯了。到时候你会不会疯了,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这好像就不关我们的事了。向暖,我跟妈给你找了这么好一段姻缘,你呀,就好好享福吧。哈哈……”

    “你——你们这是非法囚禁,是犯法的!”

    “怎么会呢?父母为儿女操办婚事是天经地义的。就算孩子不同意,也不过是包办婚姻而已,怎么会犯法呢?”

    是啊,不管她是不是向家亲生的,但也算是向家的女儿。

    在天朝这个国度,父母对孩子做什么好像都是天经地义的。即便有错,也不过是嘴上谴责几句,很少会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难道,她真的就这样认命了吗?

    不!得到了牧野那样的男人所给的承诺,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委屈自己去接受李上进那种人!

    向暖偷偷地吐纳了一口气,努力将惊慌压下去,表现得更加淡定一点。

    “你们不会得逞的!我已经跟我朋友说好了,如果我今晚没有按时回去,她就会直接报警。”

    “什么?”刘秀清一听,顿时脸就变得跟青面獠牙一样可怕。二话不说,甩手给了向暖一记耳光。

    这一巴掌打得很重,向暖的脸火辣辣地疼,立马就红肿起来了。

    “你竟然敢让人报警!你这个小贱人,看我不打死你!”

    刘秀清一把揪住向暖,又是抓又是踹,就像对待仇人,无所不用其极。

    向暖被她们捆了起来,不能反抗也不能跑,只能等着挨打。唯一能做的,大概是趴在床铺里,努力地藏起脸和脑袋。

    向晴一直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见向暖被打得够惨了,她才阻止刘秀清。

    “妈,她骗你的。就她那点胆量和智商,怎么可能提前做好这种准备?她是回来看爸爸的,又不知道我们的计划。”

    刘秀清顿时醒悟过来,知道上了向暖的当,抬脚又踹了一下她的腿。

    “我确实不知道你们的阴谋诡计,但是被蛇咬过的人,总要吸取一点教训。你们不相信的话就试试,看警察会不会找上门来!”

    刘秀清又动气了,一把揪住向暖的头发,不停地撞击着她的头部。

    幸亏她撞的是床,否则向暖非头破血流不可。

    “找上门又怎么样?这是我们的家务事,警察管得了吗?妈妈管女儿,天经地义的事情,怕什么?而且,时间还早呢。等警察来了,咱们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生米煮成了熟饭,你还能跑到哪里去?”

    刘秀清点点头,伸手抹了一下向晴的脸,露出一个骄傲的笑容。“我的宝贝女儿就是聪明。”

    “那当然。”向晴俯身拍了拍向暖的有些红肿的脸,啧啧啧几声。“哎哟,脸都肿成这样了,真可怜呐。”

    向暖气不过,直接扑上去,一口咬在了向晴的鼻子上。

    “啊——”向晴惨叫一声,拼命地想推开向暖。

    向暖心里充满了恨意,所以即便被打疼了,要死死地咬着不放。

    这些年,她就是太善良太温和了,她们才会这样欺负她!既然事情都走到这一步了,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也好过卑微地活着!

    她已经卑微地活了这么多年,这种日子,她过够了!

    “你给我放开!向暖,这个贱人,马上给我松口!”

    刘秀清听到宝贝女儿一声声地惨叫,终于反应过来,扑上去拼命地想将两个人分开。可她越是这样,向晴叫的就越惨。

    “妈,你别拉!快让她松开。我的鼻子,啊——”

    向暖已经没什么理智了,疼痛的神经都变得迟钝了,只知道一再地咬紧牙关。

    刘秀清不知道用什么重重地打了一下向暖的腿。

    向暖疼得惨叫一声,终于松了口。

    “宝贝儿,你怎么样了?让妈妈看看,让妈妈看看……”

    刘秀清心急如焚地拉开向晴的手,想看看她的情况。

    可是向晴疼得眼泪鼻涕都飙出来了,紧紧地捂着鼻子不肯松手。

    “宝贝儿,你快把手放开,让妈妈看看。”

    向晴疼得五官都扭曲了,哪里还听得到她说了什么,还是死死地捂着不松手。

    刘秀清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却又没办法,只好又揪着向暖打了她几下。

    向暖没吱声,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这时候她才发现,嘴里满满的都是血腥味。

    混乱中,她居然还想到了那个成语——茹毛饮血。

    她一向温和隐忍,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做出这么可怕的事情来。

    可见,刘秀清和向晴真的把她逼狠了,逼疯了。咬上去的那一刻,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我看看,让妈看看……”

    向晴的疼痛缓了一些,终于松开手。结果放下的手心里,满满的都是鲜血。

    刘秀清吓得尖叫一声,一把捧住了向晴的脸,随即又是一声响彻云霄的尖叫。“宝贝儿,你的鼻子……向暖,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向晴引以为傲的高鼻子,鼻尖的那块肉都快被向暖给咬下来了。

    “妈,我是不是毁容了?”她最得意的就是自己的样貌。

    向暖被刘秀清狠狠地踢打着,却还是咧着嘴角笑。

    在这个家生活了28年,一口闷气憋了28年,几乎将她憋疯了。她今天终于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古人诚不我欺。

    向暖禁不住笑出声来,笑得有些疯癫,有些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