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落入凡尘自伤情 > 第2079章 分一杯羹不为过吧?

第2079章 分一杯羹不为过吧?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落入凡尘自伤情最新章节!

    叶岫何尝不知司家在华民心目中的分量。

    他再重利,也不会真和司家鱼死网破。

    再说了,他父亲的确和司家关系很好,也正是如此,司家那两兄弟如此嚣张,也肯出面打发他,而不是暗地里叫人处理了他。

    但叶岫咽不下这口气。

    他不去揭发司家的秘密,但多年来的筹谋和准备,自也不会轻易放手。

    他就是要以司家生产石油这点为筹码和司家合作。

    康琴心见他面色严肃,知其心中必有打算和决策,这种事情她无权干预,也不方便相劝。

    “那舅舅待会和司二少还是谈这事吗?”

    “我和他,当然只有这桩事能谈。”

    “但这么大的秘密,我在场岂非不妥?”康琴心不想去了。

    叶岫看着她,“昨儿我电话里劝你的时候,你不是说都答应过司雀舫了吗?”

    “那时我不知道是这么严重的事情。”她还以为是日常生意上的摩擦矛盾呢。

    叶岫叹息了声,“算了,还是同去吧。”

    康琴心望过去。

    “他既然主动邀你同行,便是没准备瞒你的。而我也告知了你情况,去听听也无妨。”叶岫眼眸深邃,带着几分探究。

    “小舅舅怎么这样看着我?”

    她端着牛奶走去了茶几处。

    “你这样子,和他的关系是越发摘不干净了。这种司家秘事,他都没瞒着你。琴心,你说实话,你和他到底是真是假?”叶岫问完,起身将地图折好,也走了过去。

    康琴心答道:“舅舅不是心中有数的吗?”

    叶岫便将几上的报纸丢过去给她看。

    康琴心早就看过了,了然道:“记者们喜欢夸大其词,报道都是怎么抓人眼球怎么编,你还当真不成?”

    “按理说,我作为舅舅是不该管你人际关系交往之事的,但你爸妈都不在境内,我不提点着你,怕将来你受了委屈,你爸妈来质问我。”

    “哪有那么严重?不过是正常的应酬。”

    叶岫语重心长道:“总之,我还是那句话,你马上就要代表广源银行,自己多注意名誉。”

    康琴心不敢分辨,爽快应了。

    在新泉山庄用了午饭,叶岫回书房办公,康琴心去房间午睡了会。

    她起身时,发现已一点半。

    和司雀舫约的是两点吧?

    虽说很近,但也该收拾出门了。

    她去书房找叶岫,他正在吩咐管事事情,便先下了楼。

    秦叔说董小姐来过电话找她。

    康琴心纳闷了下,去电话旁回电,“世媛,有什么事吗,电话都打到我小舅舅这儿了?”

    “昨晚在丽华堂见到你,当时你陪着司二少,我也没机会和你叙旧,想着好久不见,打算今晚找你吃饭。

    刚打去康家庄园时,你们家菲佣说你去了新泉山庄,便想问问你晚上是否有空。”

    “晚上我没事,你说时间地点。”康琴心心道是很久没和董世媛吃饭了,早前为她准备的回礼也没机会给。

    董世媛知道她在这边,便就近定了家餐厅。

    康琴心挂了电话,找来郭南,让他去家里取份东西。

    正好叶岫下楼,闻言询道:“你和她倒是还处着。”

    “世媛和我毕竟是多年的朋友了,怎么可能断了关系。”知道他不待见董世媛,康琴心也不多言,再看了眼手表,提醒道,“真该出门了,否则就要迟了。”

    “迟了便迟了。”

    康琴心抬眸看去,小舅舅往常是最遵时间的。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叶岫冷冷道:“两点是他司雀舫说的,我当时又没吱声,谈不上说好。

    再说了,这件事上司家让我不痛快,我晚他个一时半刻又怎么了?”

    叶岫其实心里明白,僵持下去也讨不到好处,司家从来就不是被人威胁便妥协的人家,司家兄弟更是如此。

    他越逼迫,司雀舫越是抠门。

    在叶岫看来,司家独占好处,就是吃相难看,抠门的表现。

    康琴心望了眼他手中的文件夹,感觉这顿下午茶并不好喝。

    叶岫带上了陆遇及好几名亲卫。

    这阵仗,气势汹汹的。

    进包厢的时候,两点十分。

    司雀舫果然已经在了。

    他点好了茶,望着叶岫客气道:“大红袍,叶先生不介意吧?”

    “新加坡难得有这样的好茶,必是二少带来的吧?”叶岫由得司雀舫的副官斟茶,取过后抿了口。

    “家姐前不久回国,特地托人从福建带的。叶先生若是喜欢,稍后我让人送些去府上。”司雀舫今日很客气。

    而康琴心刚落座,服务员就给她上了杯咖啡。

    叶岫望着她面前冒着热气的咖啡,又去看了眼司雀舫,抬手移开吩咐道:“换杯牛奶来。”

    康琴心余光眼看着服务员将咖啡端走。

    “康小姐是换口味了吗,还是身子不适?昨晚我怎么没发现?”司雀舫含笑的询问。

    康琴心瞥见叶岫皱眉,忙回道:“就这两天,喜欢牛奶多些。”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长辈在此,你受拘束了。”他故意这般言道,还捧起茶杯,以茶代酒敬向叶岫。

    叶岫象征性的拿起和他对饮了口,“二少,开门见山吧。上回我提的条件,贵府考虑得怎么样了?”

    “本来想着康小姐在场,不可不必如此严肃的。既然叶先生性子急,那我也就直说了。

    岛是家兄为了家母五十大寿准备的,必然不会容旁人插手。所以这件事上,我们给叶先生的答复一同先前,但先生若是肯放手,除了之前补偿给你的两家酒楼、一家赌场和新丽大道那边的三处房产,再加上永华巷的管辖权,如何

    ?”

    “岛屿对外的忽悠说辞,可别再提了吧?它的用处,你我心知肚明。至于房产酒楼这些,我叶某人还不缺。

    就算是带上了永华巷,但我在那边的产业寥寥无几,这拆建不拆建的,我也并不那么放在心上。”

    “永华巷虽说只是老巷,但叶先生不少生意门路都在那边。若是没了这条路,想必会带来很多不便,否则你之前也不会组织人对抗拆建了不是?

    只要叶先生对岛上的事情守口如瓶,从此以后,护卫司署对永华巷再不干预。”司雀舫为表诚意,把早就盖好章的政府文书递过去。

    叶岫没有接手,反而将自己带来的文件夹推过去,“我这里,也有一份东西想请二少过目。”

    司雀舫见他面色严肃,倒是先打开看了,越看脸色越不好,也没了平时总挂着的笑意,冷声道:“叶先生莫不是糊涂了?居然查起我们司家来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有心,总能查出一二,若无这个基础,贵府又何必对这座岛屿如此执着?

    若是让总督府知道司家暗中的从事,恐怕就该重新衡量你们司家在新加坡的定位了吧?”

    叶岫语气不慌不忙的,继续说道:“我叶某并非是不识好歹之人,也不愿和司家为敌,是真诚找你们合作。

    现在岛屿在你们手上,我出人手你们出销路,事后四六分,并不过分吧?”司雀舫盯着他没说话,神色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