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门宗师 > 第350章 恶性事件

第350章 恶性事件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医门宗师最新章节!

    20分钟后,整栋大楼都被封锁,警方开始挨家挨户的调查。

    几辆救护车出现在楼下,车门打开,一个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被请下车,其中就有高山。

    “老高。”脸色还有点不正常的张峰跟他挥手走来。

    没等高山说完,张峰就拉着他往旁边走,看没人这才停下低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我还想你这儿怎么回事呢?”高山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我...你,你上去看看吧!”张峰欲言又止的说道:“做好心理准备,那场面...”

    张峰一指楼边的绿化带,十几个警员正蹲在那狂吐不止,有几个身子发抖连站都站不住,直接坐在地上不停喘气。

    “恩。”点点头,高山的心已经沉到谷底。

    出事了!

    “高教授?”上楼梯的时候,有人从后面叫住高山。

    “秦...医生。”法医也是医生,这么叫没毛病。

    来人正是‘药物致死’事件里的法医秦方,还是带着他的无框眼镜,一脸正色不苟言笑。

    “上去看看吧!”高山邀请秦方和他一起上去。

    刚走到楼梯口,两人的表情就瞬间变色,高山有点意外的看向秦方,没想到他也会有如此敏锐的嗅觉。

    “你也闻到了?”秦方也很意外的看着高山。

    他的嗅觉从小异于常人,不光对气味儿特别敏感,还能准确的分辨出上万种气味儿特有的味道。

    “恩,是尸臭。”高山肯定的点了点头。

    “两位要进去?”守在门口的老警员抽着烟,双眼迷离的看向远方,发现两人后语气冗长的问道。

    看到高山点头,老警员呢喃道;“那你们可得做好心理准备,当了35年警察,见过的惨案不少,这个...”

    老警员说着摇了摇头,深深的吸了口烟不再说话,只是眼底的迷茫和恐惧让人不寒而栗。

    原本高山的心情就已经很沉重,被老警员这么一搞,心里就更加忐忑。

    不光是对未知的恐惧,还有一份莫名的愧疚,当初放走徐远到底对不对,他现在不得而知。

    沿着空荡的门厅走廊向里,屋内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声音,连一个警员都看不到。

    当到达走廊尽头的瞬间,高山的双脚如灌铅般的定在原地,两颗瞳孔瞪得跟灯泡一样,再也挪不动半分。

    “怎...”秦方探头向前看去,面部的表情也骤然变化,内心有千百万句话想说,最后却如鲠在喉的卡在那里。

    只见客厅中间竖着两只脚,好似被钉在原地一样,而膝盖以上的部分,如同炸开的西瓜,又或者放掉的炮仗。

    肉糜遍地,客厅三面墙上布满‘丁丁点点,’好似盛开花瓣般垂吊的‘肉条’挂在双膝之上悠悠晃晃。

    “前面的别挡道啊!”后面的医生也跟上来了,看两人堵着通道不乐意的说着。

    有人垫脚顺势看了眼,双瞳放大的瞬间捂嘴冲了出去。

    “呕...”呕吐声在外面响起,老警员幽幽的声音响起:“你还是往旁边让让,后面又有人来了。”

    又是一个好奇心作死的,探头后直接冲向门外。

    后面留下的几个医生直接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里面到底是什么,看一个吐一个的?

    有时候好奇心是不好控制的,于是一个接一个的探头,又排成长队的往外冲。

    “咱...咳咳,咱们也出去吧!”秦方声音嘶沙的说道。

    “恩。”高山说着带上手套,从墙上扣了一丁肉糜装进密封袋里,低着头往外走去。

    房间里没有徐远的踪迹,他是受害了,还是这些事与他有关,高山现在心里是一团乱麻。

    他到底还是不是他,这一切到底跟他有没有关系?

    难道是自己害了她不成?

    想到那个女人看向儿子时发自内心的疼爱,那股愧疚和宠溺,高山的心脏就像被一只大手攥紧,疼的透不过气。

    “该死。”一拳砸在墙上,高山恶狠狠的说道。

    “呼...”秦方在旁边长吐口气,没敢靠近垃圾桶,那些医生吐得味道太冲了。

    “我进去采集点标本。”有了心理准备,再次进去的秦方平静多了。

    学着高山的样子在墙上扣了小丁‘肉糜,’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离开。

    憋着一口气冲出房间,秦方大口喘息看向两旁,高山已经没了踪迹。

    “刚刚那位医生呢?”秦方对老警员问道。

    “走了,年轻人...胆子真大。”老警员说着又吸了口烟,烟都已经烧到烟屁股了,他的手还微不可查的哆嗦着。

    这下子,他又得做好几天噩梦了。

    里面那东西就跟他家楼下的花儿似得,开的正艳...

    一阵冷风吹过,老警员被汗水浸透的衣服凉飕飕的贴在身上,让他不自然的打了个哆嗦。

    带着东西下了楼,高山把标本交给检验车,楼下警车、检验车,各种用途的车辆停的满满的。

    死人本来就够严重了,现在人还被炸的跟开花儿似得。

    这样的恶性事件受到高度重视,光是各个医院的医生就请来十几个,力求做到没有任何的披露。

    “有什么线索吗?房子里的孩子呢?”做完这些就等结果了,高山来到张峰旁边问道。

    “没人发现孩子,邻居说最后一次看到,是母子俩一块出去,都没人见着回来,还以为出远门了呢!”

    张峰不停的吸着烟,整张脸都被弥漫的烟雾笼罩,只有一双闪烁不定的眸子清楚暴露在视野里。

    “这次的事情太恶略了,而且周边都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到底是怎么造成的伤势,现在是一头水雾。”

    张峰到现在也想不明白,是怎样的东西能够造成那样的伤势。

    没有爆炸的丝毫痕迹,也不像是被利刃所伤,反倒像是生生的被撕裂撑开的。

    还有女人的脑袋去哪儿了,头盖骨可不是那么好销毁的。

    但是现场连一点残渣都没有滞留,这让张峰愁坏了脑袋,不过这件事现在也不归他接收了。

    上头派了特别调查组下来,听说马上就要到了,他这个小片警听命行事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