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门宗师 > 第261章 有些事总有人做

第261章 有些事总有人做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医门宗师最新章节!

    接连两天高山都住在这所神秘的研究所里,对这里究竟有多大,研究的具体内容还是不太了解。

    不过他倒是知道这儿的名字,SH-19研究所。

    没有正式的名字,只有一个编号,19这个数字,让高山猜测其他地方或许还有同样的机构。

    就是不知道它在全国究竟有多少,华国人善于藏拙,连国家都是这样,冷战那会建造的秘密基地多了去了。

    每天吃吃喝喝,闲了就绕着简易研究室中间的小道跑步。

    自从那天离开观察室后,他就再也没进去过,倒是每天有穿着白大褂,带着各种仪器或记录本的人进进出出。

    看进出频繁的样子,想必肯定是有收获,高山也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结果。

    “高教授,又跑步去了?”看着额头上冒着细汗的高山跑来,食堂的厨子笑着招呼道。

    “恩。”拿起餐盘打了几样菜,又要了碗面,高山坐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别看总是面,里面的配菜却经常换花样,今天就是菠菜叶加蘑菇根,外带炒的齁咸的韭菜,往饭里一绊特别出味儿。

    “呼噜呼噜……”高山用筷子扒着碗里的饭,有人走过来坐在他的身旁。

    “高教授...”是陈震。

    “可以了吗?”高山囫囵吞下面条问道。

    “恩,这是报告。”陈震把手里的报告放在桌上。

    高山边吃着面条边翻看起来,渐渐筷子动的频率越来越慢,眼眸里也写满认真。

    “这份报告...真的没问题?”高山有点不确定的问道。

    “货真价实...这地方有人敢弄虚作假吗?”陈震奇怪的瞄了他一眼,心说‘高教授不是权谋剧看多了吧?’

    “20倍,觉得有些夸张。”松开用手压着的文件,高山端起碗把最后一口面连汤喝干,他不习惯浪费食物。

    “走吧,去看看。”抓着报告,高山径直朝观察室走去。

    “高教授...我们觉得可以让人来尝试,最精锐的士兵...初次计量小点,会有最权威的专家组防止意外发生。”

    在报告打上去没多久后,上面就传来消息,可以小剂量进行实验,并且会派来最权威的专家组。

    “救人我需要别人?”高山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继续向前走去。

    “是是是,我都忘了,高教授本身就是权威!”陈震有点不好意思的跟了上来,张口还想劝说,却看到他抬起手。

    “如果这份报告是真的...我可以同意进行实验。”看着他肯定的点了点头,高山拉开门走进观察室。

    玻璃房内,实验体好端端的躺在笼子上面,左腿翘在右腿上,悠闲自得的提着串葡萄,用爪子撑着脸边吃边抖着腿。

    “你看,它没有任何问题,体内骨骼也没有变位...只是密度更强了,关于那天我们看到的画面,

    我们的分析员猜测,那就像是对骨骼的锤炼,让它的骨骼密度加强,才会有这样的数据。”

    陈震指了指他手里的报告书,刚见到的时候他也不敢相信,还是再三确定后才敢网上报。

    毕竟说一只猴子,吃过药就变得力大无穷,智力还进化到5~7岁的样子,总觉着有点忽悠人的样子。

    “确实有这种可能...”发现猴子没丝毫的变化,高山沉思道:“把你们想要亲自做实验的人带来,我先见见再决定。”

    高山要亲自见见对方,在为他检查身体状况,最后问问他是不是自愿的。

    虽然有点多此一举,但做了后高山才能踏实点。

    未知,是人类最大的恐惧。

    对于‘药膏’他现在完全没有头绪,之前又出了小白鼠的事,不然他也不会瞻前顾后,犹犹豫豫的生怕出什么问题。

    “好好,我现在就安排。”陈震离开观察室,留下高山一个人隔着玻璃看着实验体。

    别说,这猴子看起来确实聪明不少。

    侧躺在笼子上,撑着脸,边抖腿边吃葡萄,隔三差五嘴巴向前一努,‘突突突’的就是一地葡萄籽落在地上。

    等到吃完了,猴子有些无聊的伸了个懒腰,跟着对墙角招了招手,天花板打开,一串香蕉被绑在绳索上掉了下来。

    “嘿,这饭来张口的日子过的舒坦啊!”高山指着玻璃房内的猴子说道。

    20分钟后,左边的大门重新打开,陈震打头走了进来。

    在他身后跟着个大概180的汉子,身上的肌肉没有电视里演的那么夸张。

    但用手去捏的话,就会发现他身上每一块肉都特别瓷实,就跟锤炼过的钢筋似得,爆发力绝对可怕。

    “这是方澈,尖刀营最精锐的班长,实力在全军都是排的上号的...特别能打。”陈震为高山做着介绍。

    “方班长你好,我先把把脉。”高山示意对方伸出手。

    “好。”方澈把袖子向上拉了拉。

    “方班长身上有没有什么病史,家里有没有遗传病史?”高山按住他的脉搏,立刻就知道这个班长不是虚有图表。

    脉搏平稳有力,气血旺盛,说不定还是个处男之身,体内五脏六腑都生机焕然,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保持的。

    “报告,都没有。”方澈声音洪亮的说道。

    “恩...那咱们...”高山看向陈震,想问到哪儿开始,总不能就在这条走廊里吧!

    “这边。”陈震把两人带到另一件观察室,只不过这间的‘房门’是开在侧面的,而不是在房顶上。

    厚重足有20cm的实心铁铸大门打开,三人鱼贯而入,屋子中间放着张长桌,桌腿钉在地面里。

    靠墙的地方是个束缚椅,就是那种椅子厚实,扶手上有牛皮带,大腿、小腿、额头都能被捆起来的椅子。

    “方班长,准备吧!”陈震刚说完,方澈就主动向束缚椅走去,坐下后主动把两条腿的束缚带给扣紧。

    “方班长,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协助他把双手和额头都绷在束缚带下,高山好奇的问道;“你是自愿的,知道这里面的危险性吗?”

    “知道。”方澈果断的回答道。

    “那你就不怕出错吗?”看对方淡定的样子,高山又多问了句。

    “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不然永远都只能在原地困步...从前有人做过,现在该换我来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