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手腕:步步为赢 > 第2511章 心有灵犀

第2511章 心有灵犀

作者:一路向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手腕:步步为赢最新章节!

    “你想得很好,这是一项长久工程,看样子……你想在西北打长久战了?”

    张清扬点头道:“看上面的意思,短时间内不会让我离开,我个人的意思……不干出点成绩也不会走的。”

    “嗯,那我支持你的想法。”

    “另外,考古工作也可以带动旅游,您也知道西北有很多所谓的无人区,还有类似于百慕大三角那样的地区,如果加以利用,都能带动经济发展。”

    “你的担子不轻啊!一方面要搞好安全工作,一方面还要发展平民经济!”穆喜之深深地看向张清扬:“真正考验你的时候到了,西北的经历将会影响你的未来。西部两个地区,一个西海省,一个西北省,这两个地区想搞好很难啊!最近西海还不错,接下来就看你们西北的了!”

    张清扬听到西海,马上想到了张泉和张九天,迟疑了一会儿,决定把这件事告诉他。

    “老师,昨天发生了一件事,让我心里不太舒服。”

    “什么事?”

    “情况是这样的……”

    穆喜之听着张清扬的讲述也皱起了眉头,良久后说道:“这是一颗钉子啊,你一定要小心!”

    张清扬点点头,这两天因为这件事心情有些压抑。手机正好响起来,张清扬拿起来一看就笑了,立即接听。

    “我上午还和爷爷谈到你,你下午就把电话打来了……”张清扬笑道。

    “是啊,你是我侄子嘛,我们心有灵犀!”冉茹笑道。

    “有事吧?”张清扬一语道破了她的用意。

    “是有点麻烦事求你帮我。”冉茹的声音温柔下来。

    “说吧。”

    “是生意上的事,你……知不知道长河集团?”

    “长河集团……”张清扬感觉有点熟悉,似乎刚听过这个名子不久,随后猛地一拍脑门,高声道:“张九天的长河集团?”

    “对,你认识他?那可太好了!”

    “恐怕不好……”张清扬皱起了眉头,难道他们真的是天生的对头吗?

    张清扬陪穆喜之用过晚饭,直接来到伊凡的会所,苏伟、吴德荣已经到了。张清扬在门口等了一会,冉茹驾车前来。为了保密其见,她连保镖都没有带。

    张清扬替她拉开车门,看向她不禁皱了下眉头。冉茹的脸色很差,漂亮的脸蛋上涌现出了愁容,目光也有些黯淡。冉茹撅嘴瞪了他一眼,有气无力地说:“怎么……嫌我现在的样子难看?”

    “是不太好看……”张清扬实话实说道。

    “要死啊,也不知道安慰姑姑!”冉茹甩起手提包打在张清扬的手上,并没有马上下车,而是撒娇道:“宝贝,上来陪我一会儿。”

    张清扬听着她发嗲儿,苦笑着绕到一旁坐上了副驾驶。还没等他坐稳,冉茹就扑上来,紧紧抱着他说:“让我靠一会儿,最近太累了……”

    张清扬感受着身边温柔的女性身体,长长的秀发散落在胸前,冉茹颤抖的身体让他感受到了她对自己的依赖。张清扬伸手抚摸着她光滑的脸,柔声道:“有你这么当姑姑的么,一点也没有长辈的样子。”

    “在你面前,我有时候只是一个女人!”冉茹抱紧他的身体,用头抵了抵他的胸口:“清扬,要不是你最近太忙,我早就给你打电话了……”

    张清扬的心猛地一沉,更加确信了问题的严重性。冉茹是真的累了,她拉着张清扬的手臂闭上眼睛,似乎是睡着了。张清扬并没有打扰她,他的脑子里也很乱,不明白她和张九天之间发生了什么。冉茹虽然是一个娇小的女人,还有一些大陆女人所没有的媚气,但是她在生意场上一向是强势的。她现在变成这个样子,说明麻烦不小。

    过了几分钟,冉茹才睁开眼睛,从张清扬的身上爬起来,揉着眼睛说:“完了,形象全毁了……”

    “呵呵,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意形象?”张清扬扭头看向她,伸手替她整理了一下头发。

    “我是你的姑姑,你不许没大没小的。”冉茹娇嗔地咬着嘴唇,很像一个小女人。

    张清扬握是她的小手,说道:“我们进去吧?朋友们都到了,大家一起谈谈。”

    “你都叫了谁?”

    “没有外人,吴胖子……你认识,另外一个是苏伟,我多年的好朋友了。”

    “苏伟……我也认识。”冉茹点点头,“我相信你的判断。一个京城富商,一个京城权贵太子,或许他们对我有帮助。”

    “这么说你想利用我了?”

    “闲着也是闲着,干嘛不能利用?”冉茹得意地昂了昂头,从包中翻出化妆盒补了补妆,又抹了下嘴唇,显得比刚才精神了一些。

    张清扬哑然失笑,看着她的水晶红唇说:“真想亲你一口。”

    “来吧,我同意了!”冉茹撅起红唇挑衅地看着她。

    张清扬彻底被她所展出现的“骚气”打败了,红着脸把头扭开。

    “哼,还是我来吧……”冉茹突然扑上来,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口。

    芳香扑鼻,张清扬怔怔地盯着她,伸手抚摸着湿润的脸,满脸错愕。

    “这是姑姑奖励你的。”冉茹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小家伙,我们去见朋友吧!”

    张清扬哭笑不得,这个“姑姑”还真是有意思。有时候,张清扬甚至幻想她不是自己的“姑姑”该多好啊。

    张清扬带着冉茹刚刚走进来,伊凡就出现在面前。她笑眯眯地说:“早看到你们来了!冉姐,欢迎光临!”

    “谢谢小伊。”冉茹亲热地同伊凡拥抱了一下。

    “他们早到了吧?”

    “嗯,我带你们过去。”

    伊凡引领着二人走进张清扬的“御用”包厢,苏伟和吴德荣不知道因为什么正在争执着,看到他们进来赶紧闭上了嘴巴。

    “你们在干嘛?”张清扬好奇地问道。

    “没事,我们在聊男人的话题……”苏伟说道。

    张清扬差点气死,抬腿踢了他一脚:“我不是男人啊!”

    吴德荣眯着眼睛看向冉茹,笑道:“冉总,抱一个吧。”

    冉茹笑道:“我到是想抱你,可是你这大肚子……怎么抱啊?”

    苏伟说:“他这个大肚子只能压女人,不能抱女人……”

    “哈哈……”几人大笑。

    伊凡知道张清扬要谈事,轻声和他说了一句,便先行退了出去。大家都不陌生,也就少了些客套,张清扬直接拉着冉茹坐下。吴德荣和苏伟两人对视了一眼,目光中流露出一丝鄙夷和羡慕。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两人早有猜测,男女间这事大多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张清扬也懒得解释,总不能告诉他们自己和冉茹真正的关系。

    苏伟打开了话匣子,看向张清扬说:“张大少就是牛人,刚回京城就干了件大事,现在你和张九天的事……已经传开了。张九天很没面子,严重伤害了他的自尊心。”

    张清扬皱了下眉头,问道:“外面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说你们俩抢女人,他被你打了……”

    “胡说八道!”张清扬气得拍了拍桌子。

    冉茹惊讶地看着张清扬,迟疑道:“你和张九天……原来结仇了?”

    张清扬点点头,说道:“所以说这件事……还真是麻烦,你先说说你和他之间是怎么回事?”

    苏伟和吴德荣一听这话也愣住了,看向冉茹说:“你们……也有仇?”

    “生意上的事,我被他给算计了……”冉茹叹息着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事情源于京郊的一块土地。

    半年前,冉茹集团旗下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在京城花17亿元的高价拍得了一块土地,那里的土地原本属于一家老牌的国营酒厂,后来酒厂经营不善,通过多次的注资改制仍然不行,最终停产。由于闲置多年,市里又加快了效区的建设速度,这块土地便被挂牌出售,其中不但包括酒厂厂址,还有旧的职工大楼,以及周边的一些耕地。原来周边的耕地也是酒厂当初为了扩厂而得到的,但是后来经营不了,迟迟没有有扩厂,大片的土地闲着也是闲着,便被职工们一家家圈起来,成为了菜园子。

    这些本和冉茹没什么关系,她们当初签合同的时候,就同意了对酒厂的职工进行一些补偿,因为他们的职工楼属于租赁房,冉茹的公司同意这些职工可以低价买入开发后的楼盘,并且付出了定金。

    这些都很正常,可就在不久前正当地产公司动员职工搬迁,并对厂区周边耕地进行清理时,突然跳出了两家公司,一家声称对酒厂拥有百分之八十九的股份,另外一家投资公司称占有百分之十一的股份。从他们拿出的材料来看,酒厂早就不是国有企业了,而是通过几次快速的转让,完成变成了私企!

    经人提醒,冉茹调查后才发现,这两家声称对酒厂享有全部股分的公司其实是一个老板,都隶属于长河集团。长河集团的大老板正是张九天。更让冉茹无法接受的是,从他们出示的材料来看,酒厂的土地再挂牌拍卖之前的几个月里,长河集团经过先后六次的股权转让,全部收购了酒厂的股份,这在原则上是不合理的。那时候的酒厂已经破产,他们为何收购一个破产的企业?而且在拍卖土地的时候,有关方面也没有提到酒厂已经被收购,否则地产公司怎么会签订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