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手腕:步步为赢 > 第773章 各方态度2

第773章 各方态度2

作者:一路向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手腕:步步为赢最新章节!

    “贺省长,你是说……”杜平有些不敢相信。

    “嗯,就是你知道的那个贺省长,浙东省省长贺保国,贺楚涵的父亲。”

    杜平点了下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悲哀和无奈。这一刻她总算明白了,既使自己奋斗一生也是达不到面前年轻人的那个高度,必竟双方的起点不同。他一张口,那就是省长级别往上的朋友。

    张清扬似乎看出了杜平的想法,伸手拍了下她的手背,淡淡地说:“生长在政治家庭,也未必是好事,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杜平脸一红,却没有缩回手,扭头看着身边男子的脸。她发现他的脸上多了很多同龄人所不具备的成熟与沧桑。

    …

    当贺楚涵见到张清扬时,强忍着投入到他怀里的冲动,但是她脸上的激动与眼中的晶莹泪花已经出卖了她的内心。

    “放心吧,调查组有我在,不会受欺负的!”张清扬上前,双手放在她的肩头,那一刻眼里写满了担心与关怀,还有强烈的温柔。

    身边的空气仿佛因为张清扬的出现而变得柔和起来,就连杜平都感受到了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的关怀之意。而贺楚涵忍住自己的激动,只是点了下头。随后扭身对杜平打招呼,表示感谢。

    张清扬微微有些失望,看来贺楚涵真的成熟了,要是在五年以前,她没准会扑在自己怀里哭鼻子的。

    杜平与贺楚涵寒暄了一会儿,又代表省委省政府因为调查组受到不公正的待遇而至谦,随后她就离开了。杜平已经看出来张清扬与贺楚涵的关系不一般,在这种时刻她不想当电灯泡。

    杜平刚刚关上房门,便出现了戏剧性的情景,贺楚涵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激动,猛地投入到张清扬的怀抱,搂着他的后背痛哭:“清扬,你怎么才来啊,我以为这次再也回不去了,再也见不到你了……”

    张清扬无奈地捏了下鼻子,心想女人还真是女人,这么容易多愁善感,不就是被当地政府软禁起来了嘛,至于这么害怕?

    “楚涵,你放心吧,我们现在没事了,上面已经知道了我们调查组的遭遇,我想很快就会有所行动的。到是你……”说着话,张清扬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说:“贺大美女,那个……没被那帮人非礼吧?你长得这么漂亮,万一……”

    “张清扬,你混蛋,你放屁,你不许这么说我……”贺楚涵发疯似地双手敲打着张清扬的胸口,然后又投入到他的怀里,紧紧搂着说:“我没有,我没有……”说完又起身敲打着他的胸口。

    如此往来了好几次,彻底发泄完的贺楚涵才发现自己有些厚颜无耻地搂着张清扬,这才羞红地推开他,不满地说:“你干嘛,谁让你抱我了!”

    张清扬差点气死,心想这女人翻脸这真是快。无奈地张开双手说:“我干嘛了?是你抱我的好不好?”

    刚才又打又闹的,积压在贺楚涵心中的不满情绪全部烟消云散了,她狠狠地看了一眼张清扬,说:“反正就是你的错。现在没你的事情了,你先回房间的,一会儿我叫上苏伟,一起到你房里开个会……”

    “喂,你怎么这样啊,用完了就不要了?”张清扬显得很失望,很受伤地说。其实是有意开起了玩笑,就是想让贺楚涵忘记不快,让她完全放松。他看出来了,这些天贺楚涵一定顶着很大的压力,人都瘦了一圈。

    “那个……刚才你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吧,我……我就是有些生气,所以就发泄一下。你……不许对别人说我哭过了!”贺楚涵伸出小粉拳,示威地说。

    张清扬盯着她的美眸,愤愤然地说:“我要是把你强奸了,然后对你说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你会怎么样?”

    “张清扬!”贺楚涵大喊一声,张牙舞爪地向他扑去。

    张清扬这次主动把她抱在怀里,紧紧搂着说:“楚涵,这次真的把我吓坏了,你知道吗,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我……太担心你了,看见你没事,别说你打我,你就是奸了我,杀了我……我都心甘情愿……”

    “扑哧”一声,贺楚涵没忍住笑了起来,推开他说:“别说胡话了,我要奸也不奸你这样的!”

    “心情好些了吗?”张清扬温柔一笑。

    望着他的笑容,贺楚涵这才发现两人以一种暧昧的姿势抱在一起。她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男性身体的特征,更要命的上,胸前坚挺的咪咪就压在他的胸口。而他还是一脸享受的无耻表情。贺楚涵的脸立刻阴冷下来,用力推开他说:

    “张清扬,不要以为你这样做我就会感谢你,我还是很讨厌你,你是我最最讨厌的人!”话虽如此,但就连贺楚涵自己都无法相信这种谎话,必竟她的脸上可是一种非常享受的幸福表情。

    张清扬无所谓的一笑,捏了下鼻子说:“听见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你恢复正常了。”

    贺楚涵:“………”

    辽东风暴稳稳刮来,并没有像预想中的那么猛烈,但是其产生的影响却比预想中的要强大。

    也正是通过辽东事件,让张清扬明白自己的能力与站在共和国屋脊上的那些伟人还有着很大的差距。同时,他也第一次认识到,政治不光是血雨腥风,还是一门艺术。当像操纵着一门艺术品而来操纵政治的时候,那么政治就不是简简单单的权谋胜利了。

    上头决策层在召开决策层会议以后,在大首长与唐先生的联合提议下,定下了查清辽东问题的标准。而这个标准在体制内人的眼中都明白是针对辽东高层的那几位领导者,但是中纪委在上头的研究后所出台的文件却半点没有要拿掉辽东那几位领导的影子。

    中纪委的调查方针只是要查清辽东在工业改革过程当中所涉及到的违法乱纪形为,更以“整治经济发展中存在的不正之风为由”进行深入调查,可以说如果不了解政治的人,只会把此次行动当成是中纪委的例行巡视工作。

    与以往的调查相比,此次的行动十分的低调,刚开始并没有大刀阔斧的要拿掉某位领导,而只是从新河入手,延着之前贺楚涵等人查到的线索一点点扩大。

    对外,上头也很给辽东面子,唐先生不止一次在会议中表扬辽东的工业发展,以及这几年的国企改革。当然,唐先生说得也很委婉,适当地批评了一些地市的冒进行为,以及为了扩大工业产值在招商引资当中存在的违规行为。但批评归批评,在总体上还是肯定了辽东的作为。

    就在辽东高层以为上头不会对他们下手的时候,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高层组织部以一种柔中带钢的手段迅速调整了辽东的人事布属。辽东省省长徐春寒突然被被增补为第XX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免去他的辽东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等职。却没有免去他的辽东省长一职。这个任命书放到徐春寒桌子上的时候,望着眼前的决策层委员、高层组部部长刘远山,徐春寒心中苦笑。他自以为总算看清了刘系向辽东动手的真正面目,这才是主要目的啊!

    徐春寒明白,下一部等待自己的就是主动辞去辽东省省长一职了。木已成舟,可以说刘系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他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自己是以这种方式提前告别政治舞台,虽然表面上他没有退休,还需要主持并参与国家的立法工作,而且级别未变。但实际上,他已经失去了任何奋斗的目标。

    像这种任命,本来让中组部的副部长下达就可以了,必竟那也是正部级干部。但是刘远山亲自赶来辽东,就可以看出表面上也很给徐春寒面子。当人人都认为上头要对辽东的干部下手时,谁也没想到在调查过程当中,提前把人给调走了。这说明什么也许在每个人的心中都不同,是处罚还是处分?是保护还是打压?总之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上头已经用一种温柔的兵不血刃的方式改变了辽东的政局。

    查辽东问题的原因不就是为了向干部下手吗?然而在问题没查清之前就动手了,这样又不会太伤党的面子和威严,同时也照顾了一些老干部的情绪,何乐而不为?再说辽东确确实实有问题,要是真查起来徐春寒这个省长也难逃干系,只不过是责任大小而已了。

    就在徐春寒一边与刘远山客套地聊着天,一边心中想上头还算给辽东面子时,刘远山又告诉了他另一条消息:辽东省委书记马跃因年事已高已经主动退休,虽然他还有4个月才年满65岁。但马跃书记为了年青干部着想,为了辽东换届的方便,为了支持新老交替,他不准备再干上半年了,选择了光荣退休。

    徐春寒一嘴的苦涩,心说看来老马比自己聪明啊!反正他今年不退,明年上半年也要退,那还不如主动退出来。此来不但正合上头的心意,也能显示出他的高风亮节。而正因为他的识时务,想来上头也不会在他退休后难为他。马跃走完了他的仕途,安安稳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