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狂少 > 第九百八十一章 给你一个机会

第九百八十一章 给你一个机会

作者:小村牛支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狂少最新章节!

    “不!”杜小琳发出极度恐惧的惊叫,枪声还是响了,然后整个世界都清静了。

    杨小宝把手枪收了起来在,淡淡说道:“你看,你又杀了一个人。凡事都是一回生,二回熟,现在是感觉没那么害怕了?”

    杜小琳脸色苍白得可怕,她猛然转过头凝视着杨小宝,眼神里透露深深的恐惧,仿佛是在看着一个极其狠辣的魔鬼:“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

    “我会告诉你原因的。不过,我们得先走了。枪声一响,用不着有人报警,警察就会很快过来。”杨小宝挽起杜小琳的胳膊,半拉半拽出了下了楼梯。

    到了一楼,只见旅馆老板连同一个服务员正窝在大堂柜台后面瑟瑟发抖,身高体壮的“大白”正蹲在柜台桌子看守他们,冲着这三个家伙呲牙咧嘴,可着劲儿装凶恶吓唬人,还真就是很好执行了杨小宝要它把人看住的指令。

    看见这两人居然被一条狗给逼成了这副怂样,杨小宝噗的一下险些笑喷了。他原来是有心再教训这位不识趣的旅馆老板一顿,这个时候也就不去计较了。

    一男一女一条狗出了旅馆,上了杜小琳的私家车。杨小宝主动坐到了副驾座上,吩咐道:“这次你来开车,去你家。”

    “去我家干嘛?”杜小琳眼神里闪过一丝惊慌和疑惑,一个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危险气息的强壮男人要求到异性的孤身住所里,任谁都有心生不安。

    “你不要想太多,就你那芦柴棒的身材,要胸没有胸,要屁股没有屁股,我对你实在没有那方面的兴趣。”杨小宝嘲讽似的瞥了杜小琳一眼,淡淡说道:“你现在摊上大事了,当然是要收拾东西准备跑路啊。”

    这话是嘴欠到了极点,杜小琳恨得牙痒痒,气不打一处来,张牙舞爪扑向杨小宝,打算挠他一个满脸花。然而人没挠到,屁股却被“大白”的狗头猛地顶了一下。杜小琳吓得花容失色,尖叫连连,忙不迭地蹿上了驾驶座。

    杨小宝只觉得好笑,作势抬脚虚踢了“大白”一脚,呵斥道:“你怎么她是母狗么,咋就随便乱顶呢?”

    杜小琳听得脸都绿了,恶狠狠地瞪了杨小宝,那目光简直就像是要杀人。

    把人欺负到这个份儿上,就算是开玩笑也很够了。杨小宝哈哈一笑,招呼“大白”上车,让杜小琳发动了汽车。

    半小时后,车子到了杜小琳的住处,那是位于东郊的一栋二层小楼,带着一个小院子,红砖黑瓦,绿藤遮墙,墙根儿上长满了青苔,一看就是那种很有些年头儿的老房子。这一点略微显得有些奇怪,以杜小琳的收入水平,肯定可以负担起更好的住宅。除非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她不应该是一直住在这里的。

    杜小琳掏出钥匙打开院门,杨小宝跟了进去。杜小琳进到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摊上了事要赶紧跑路,总还是要必需用品要带上的。

    女人要出门不会是简单事情,杨小宝站在一楼客厅里等着,很随意四下看了几眼,屋子里完全是那种老式的陈设。客厅靠墙的地方摆放着一个老式供桌,供桌上并排摆放着两张黑白遗照,看样貌年岁大约是六十左右。不用说,这一定是杜小琳的父母了。杨小宝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看看客厅壁钟上的时间,过了十分钟,杜小琳还没出来。杨小宝眉头一皱,掐灭烟头,直接闯进了她的闺房。

    “出去,出去!”杜小琳刚刚换好一身连衣裙,正在勾手手艰难的拉着后背的拉链,一抬头看见杨小宝闯了进来,慌张地尖叫了起来,双手把杨小宝往外推。

    “你这是要跑路好吗?你以为这是要出嫁啊?哪还有闲情闲心给你在这儿细梳妆慢打扮?”杨小宝动作很粗鲁的把杜小琳的手腕扭住,把她推得转过身了,在她的愤怒尖叫声刷的一下帮她的背后的拉链拉上。然后把杜小琳已经清理出来堆放在桌子上的一些必用品全部一股脑儿推进一个大袋子里。

    杨小宝右手捉住杜小琳的手,左手拎进来行李袋就往外走。杜小琳满脸的不高兴,还是很顺从的任由杨小宝像着家养的乖猫儿一样牵着走。

    快要出院门的时候,杜小琳下意识地回头瞥了一眼,忽然想起了什么,浑身陡然暴发出极大的力量,挣脱了杨小宝的右手冲回了堂屋里,很小心地抱起供桌上的父母遗照,转过头红着眼睛看着折返跟回来的杨小宝,很倔强地说道:“我爸妈的遗照我要带走!”

    “不用了。”杨小宝摇了摇头,伸手从杜小琳手里夺回那两张遗相放回到原处,凛咧的目光直视着她的眼睛:“我知道你要带你父母的遗相,是因为你还没能给你父母报仇,这个心愿没有了结。但是我想告诉你,今天,准确的说,一个小时内,就可以帮你了结。所以你可以把你父母当年的惨死之事放下了。”

    杜小琳极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仿佛像是白日见鬼似的愕然看着杨小宝:“你……你……”

    “很奇怪我怎么知道的,对吧?”杨小宝捉住杜小琳的手,拉着她就往外走,边走边解释:“原因很简单,我跟给你说过的:背景调查。我跟你提过,我之所以会找到你治疗烧伤,是因为我当年有一个战友同事,受了公伤之后在你这里秘密治疗过。当时组织上就查过你的全家三代,你家当年的悲惨遭遇并不是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恰好是你的背景材料当中的一个边角料而已。”

    “组织上?”杜小琳稍稍品味了这个词的含义,疑惑地抬头看向杨小宝:“什么组织?是军政机关对吗?只有军政机会才会这么说。”

    “算是吧。”杨小宝不愿意跟一个普通老百姓提起“红星公司”这四个这,含糊应了一句。

    杜小琳忽然暴发了,悲愤地大声喊道:“既然是军政机关,也知道我父母死得多惨多冤,那你们为什么不帮我主持公道?你们明明有这个力量的,对不对?”

    杨小宝冷酷地说道:“组织,也是只是一个组织,它有它自己的任务和目的。我们不是包青天,也不是法院。对于整个国家社会来说,比你父母的惨死更重要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杜小琳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五年前,她的父母因为因为阻挡拆迁,被一辆推土机压死在了这座院子的门口,就是她现在蹲着的地方。

    在那个年头儿,征地引发的人命惨案极其之多,两个无权无势的普通老百姓的死,根本激不起多大的浪花。开发商手眼通天,先是赔了一笔款子——这些钱正是杜小琳后来留学以及回国开设医院的资金来源。

    作为直接责任人推土机驾驶员判了一个不痛不痒的缓刑,这事就算交待过去了。唯一的正面结果的是,这栋老房子破例保留了下来,这是她的父母付出生命代价的所抗争得到的。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直不愿离开老宅,宁愿在这个并不方便的破旧房子居住的原因。

    然而,作为这起人命惨案的幕后主使的那位本地开发商,却是安然无恙,没有受到任何牵连,生意反而越做越大,到如今依然在安享富贵。这几年来,她也无数次想过报仇,也曾经反复上告申冤,却哪里能撼得动这种手眼痛天的地头蛇?

    杨小宝并不理会她的伤心痛哭,直接一屁股坐到车子上,打开了车门,转头看着蹲在车边痛哭的杜小琳冷冷说道:“我在车上,枪在也在车上,你已经学会怎么开枪了,也杀过两个人了,所以你明白了我的意思了吗?人一定要靠自己!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我等你三分钟!跟你这次跟我出来之前,我很严肃地问过你会不会后悔,你说你想好了!”

    杜小琳猛然抬头看向杨小宝,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危险的男人刚才一定要逼着自己开枪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