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狂少 > 第九百一十六章 什么叫诬陷

第九百一十六章 什么叫诬陷

作者:小村牛支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狂少最新章节!

    爆炒豆子的砰砰声响成一片,众位大佬除了一直从政的卡思奇市长和几位大商人之外,无一不是见过血的,哪里听不出来这是枪声。众人脸色大变,这里是什么地方,居然还有人敢在这里持枪行凶?

    所有人的目光一齐投向杨小宝和卡斯奇市长。前者是这里的主人,也是这一干人的主心骨,怎么应对得听听他的指示。后者则是本地的行政首长,更加有责任守护本地的治安,保证大家的安全。

    卡斯奇市长脸色有些惨白,强作镇定地说道:“大家不用怕,留在这里不要出去,匪徒未必就是冲着我们来的,我马上打电话调动警力过来火速赶过来支援。”

    市长的这种安抚并没有什么卵用,众人心里很清楚,外面的枪声听得如此清晰,近在咫尺,分明就是冲着这个房间里来的。等到市长把警力调动过来,大家的尸体恐怕都凉透了、

    枪声忽然停了下来,走廊上响起一阵杂乱的呼喝:“2808房间里的人听好了,快点滚出来!不然我们就先开枪乱扫一通,是死是活那可就管不了!”

    这番话先是本地语言说了一遍,接着又特意用中文吼了一遍,似乎是知道到这屋子有华裔在。

    卡斯奇市长正急得跟无头苍蝇似的满屋子乱转,对着手机拼命呼叫着警力支援,听到这几声吼叫,立马吓得一个哆嗦,两腿一软,整个人差点一屁股坐到了地板上。

    众人一看平日里一副镇定自若,颇有威严气象的市长居然成了这个德性,心里也都明白指望不上了,于是也只能把目光全都投向杨小宝,等着这个华国年轻人拿出挽救危局的办法来。

    杨小宝环视全场,微笑着说道:“是福是不祸,是祸躲不过。指望一扇门能挡住子弹,保全自己的性命,那是不可能的。就请诸位随我一起出去,我走在最前面,各位跟在我后面就好。有子弹我在前头先吃,有钱大家跟在后面先捡。”

    这番话引发了一阵笑声,人群里的弥漫着紧张气氛一下子松快了不少。杨小宝对着穿衣镜整了一下衣服,双手推开餐厅隔间的房门,大踏步走了出去。众人别无选择,只得硬着头皮壮着胆子跟在后面。

    一到客厅,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通往走廊的大门上被子弹扫射得跟马蜂窝似,从上到下都布满了弹孔。被钉在门后的马鲁多和多勒斯则是浑身布满血窟隆,挂在门扇后面已经死得凉透了。

    众人个个脸色惨白,其中胆子稍小一些的直接就两腿筛糠了。他们这些人不是见过大场面,也不是没见过子弹和鲜血,而是眼下的处境实在太凶险。

    他们这帮人虽然一个一个都位高权重,财雄势厚,但是却人人手无寸铁,走廊外面可是一群随时都会冲进来端着枪一通横扫的暴徒。子弹都是不长眼睛的,指不定下一秒就会在谁身上开出一个洞来。

    众人全都畏畏缩缩地躲到了杨小宝的身后,只有沙娜雅沉着脸站在了他的身边。杨小宝神色泰然,背着双手面对着门口的方向,沉声道:“都进来吧!你们既然都端着枪冲到这儿了,难道还想让我开门请你们进来不成?”

    “杨小宝,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外面响起了一声阴恻恻的得意怪笑,是党虎的声音,“你这尊神太大了,我三番两次派人过来请到我的别墅小住,也都请不动你。我没办法,就只好自己亲自来请了。”

    躲在杨小宝身后的这些大佬几乎都与党虎或多或少地打过交道,自然也都听得出是他的声音,不由得心头咯噔了一下。人人都是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心里都不约而同地浮起了同一个念头:“我们刚刚在这里商量着要拆他的台,难道党虎这么快就知道了,亲自过来找麻烦了?”

    众人神色惶然,杨小宝依旧镇定自若,背着双手,一动不动站在最前面,等着人党虎带着人马闯进来。

    党虎外面大喝了一声:“给我把门砸开!”

    酒店客房的门锁很是坚固,手枪子弹很难打透,门扇就没有这么结实了。只听见砰砰啪啪一通乱响,早就已经被得子弹打得满是洞眼儿的房门坚持不到十秒钟,很快就被党虎手下的马仔踹破,连同挂在门后的两个死人一起被踹得稀烂。

    党虎在众多马仔手下的簇拥之下,昂首挺胸大踏步地踱步而入。刚一进门,脚下冷不防地踩着了一摊子湿滑的玩意,没站稳脚步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撑在地上的双手也摸到了一摊湿乎乎、粘兮兮的东西。

    等到他爬起来身准备擦手,这才发现两个手掌上沾到的竟然全是豆腐脑儿一样的粘稠液体。再看到被打得稀烂的门扇后面的那些血肉模糊的破碎尸块,又抬头看到了这满屋子的黑白两道的大佬,里面大部分还是他熟头熟脸的,党虎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满肚子的嚣张得意一下子全都变成了惊惶和沮丧。

    “这……这是怎么回事?”党虎惊疑不定,目光在人群当中逡巡,期待能有人给他一个回答。“党老板,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自己还不清楚吗?”杨小宝背着双手,神色泰然面对着党虎手下马仔手里的十几只黑洞洞的枪口,淡淡说道:“党老板,恭喜你,你刚刚摸到的是马鲁多和多勒斯的脑花子。哦,对了,这两个人你应该都是熟头熟脸,他们的脸孔还没有被完全打烂。你要是不信,可以自己把他俩的脑袋捧起来认一认人。”

    “他们不是我杀的!我没有,不关我的事!”

    党虎从惊谔当中回过神儿,立马断然否认。他深知这个黑锅是绝对认不得的。马鲁多和多勒斯是什么?一个是马尼拉的头号大毒枭,一个是在本地根基深厚的商业巨子。不管是在南洋名声怎样毁誉如何,道一声“大佬”是完全够得上的。

    这两个人其中任何一个的死讯都能爬得上报纸的头版头条,眼下是这两个人死在一块儿了,那还得了?一旦他背下这口黑锅,明面儿上的法律麻烦且不说,单是这两人背后势力报复起来,那也足够让他头痛了。

    杨小宝冷笑了两声,朝着身后的这一干大佬指了一圈,淡淡说道:“党老板,你还真是当面吃屎,一抹嘴就不认账了!你大白天的亲自带着人马闯到酒店,把这两人乱枪打成了碎肉。我们这么人都是亲眼所见,就连卡斯奇市长也是亲眼所见。难道我们这么多人全都眼瞎了,一起合起伙儿来诬陷你喽?”

    “我不是这个意思!”党虎急忙否认,脑门儿门的汗都滴了下来,杨小宝的这通指责明显是把他往沟里带。他即使底气再厚,也没有胆量当着这么多大佬的面儿指斥他们是瞎眼,那等于是跟这些大佬公然叫板为敌。

    “这么说,那你就是承认了?”杨小宝微微一笑,用嘲讽的目光审视着已经慌了手脚的党虎,慢条斯理地说道:“不管你承不承认,也不管是在事实上,还是在法律上,这两个人就是你带着人乱枪打死的。我相信等还等不到你离开这家酒店,这两个人的手下和他们的家族势力就已经满世界在找你讨要说法了——当然了,我想你已经没有机会离开这家酒店了。”

    “杨小宝,我问候你祖宗十八代!你做下这么大一个局阴我!”党虎终于回过神儿了,领悟到了自己眼下正处在极其不利的境地。在这个房间里虽然只有他带着大批人马还带着十几只枪,但这些武力的凭仗在此时并没有任何的卵用,眼前的这些人物并不是那种随便自己搓圆捏扁的屁民,而是一个个都属于权势煊赫的大佬。

    他们不会轻易就被自己的枪口吓倒,除非是一梭子把这些家伙一股脑儿全都突突了——但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在整个南洋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下这个手,既便是总统亲爹都不敢。

    退一万步说,即使他党虎敢下这个命令,他的这些马仔手下也多半不敢执行,对着卡斯厅那张每天在电视上晃荡的著名大饼脸,还没真有哪个马仔会认不出来,当然也没有谁有胆量去下手扣动扳机,杀害首都市长从而被整个国家追捕通缉,这个风险谁也不敢去冒。

    杨小宝虽然是赤手空拳,但已经在无形之中占据了绝对优势,作为一个胜利者自然是懒得去理会一条落水狗的辱骂,抱着双臂斜眼打量着党虎,笑吟吟地说道:“党老板,那就请你说说,我怎么就阴你了?”

    党虎指着杨小宝的鼻子,恶狠狠地说道:“杨小宝,明明是你自己先把这两个人弄死了,然后引诱我开枪!所以这两个人是你杀的!他们的手下和家族要报仇,也是找你杨小宝报仇!”

    杨小宝还没来得及回答,突然就有一个叫纳尔南的商人冷不灵丁地跳出来插话了。此人与党虎在私底下很有些交情,他刚才虽然也赞同入股杨小宝的赌场产业,但在心里还另外存了一个不能明说的心眼儿:在谋划好的那些赌场生意当中,让杨小宝这条强龙独大是一个隐患,还不如留着党虎这条地头蛇与他抗衡——这种两强对恃的局面,对于他们这些势力单薄的小合伙人是最有利的。

    纳尔南挺身站了出来,侃侃而谈:“杨老板,要不咱们还是跟党老板讲个和吧?我说句话,你呢,跟党老板两个人各退一步。高四海留下这些赌场,就由你杨老板,还有党老板各占四成。余下我这八个人呢,就各占四成。杨老板,我想党老板是不会有什么异议的,就看您的意思了。

    杨小宝仰头哈哈大笑起来,朝着沙娜雅示意了一下。

    只听见一声清脆而并不很大的枪响,那是沙娜雅手里的女式微型勃朗宁发出的特别的开枪声。纳尔南额头中枪,瞪大眼睛看着杨小宝,满脸不可思议地的神情,慢慢地软倒了下去。

    “党老板,你刚才说我诬陷你,其实我刚才还真算不上,就让我来告诉你什么叫诬陷吧。”杨小宝笑吟吟地看着目瞪口呆的党虎,淡淡说道:“你看,你又杀了一个人,而且这里的所有人都会说他们亲眼看见了——这才叫诬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