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狂少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颜雅红的表演

第一百七十八章 颜雅红的表演

作者:小村牛支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狂少最新章节!

    颜雅红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来了解情况。

    她在八方物流公司待了一整天,杨小宝就跑前跑后的伺候了一整天。

    颜雅红相当专业,把事情经过的具体细节问了一个遍,全部都记在笔记本上。甚至最后杨小宝还把李志忠找来,问了出事的那个司机都吃了点什么,喝酒了没有。

    “歇一歇吧!”颜雅红表现的异常勤恳,甚至中午只是随便吃了一口。杨小宝都看不下去了。

    “明天就开庭,我们的时间太紧张了,不能休息。”颜雅红说道。

    杨小宝讪笑着,在颜雅红跟前卖乖:“你很专业嘛,以前是不是代理过案子。”

    颜雅红:“国内没有,在国外的时候参与过一桩国际案子。”

    杨小宝暗暗咂舌,果真是捡到宝了。

    简直是高射炮打鸟啊!国际大律师,来打一桩省内的普通刑事官司,那自然是手到擒来啦!

    第二天早上九点,案子准时在省中院展开了半公开庭审。杨小宝、李志忠两个被传唤对象,颜雅红等两位代理律师出席了庭审。

    …………

    入席的时候,杨小宝遇见了陈戚,以及李平安。李平安望向杨小宝的眼神中,满是嘲讽和怜悯的。

    杨小宝丝毫不以为意,笑呵呵的对陈戚说道:“陈老哥,咱们又见面啦!”

    杨小宝这种态度,反而令陈戚谨慎起来,问杨小宝:“那个李志忠,你是从哪里请来的?”

    杨小宝好笑道:“陈老哥是不是看他很面熟?”

    “像是一个熟人。”陈戚说道。

    “呵呵,等宣判以后,咱们可以单独聊聊,到时候我告诉你他是谁。”

    全部人员入场坐定……

    审判长敲锤:“肃静!冀北省冀州市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现在开庭,请押解被告人陈全新到庭。”

    那个碾死人的司机被上了手铐,押到被告席上。杨小宝看到他顿时心中大定,这哥们不是他从库什监狱带回来的人之一;这样就免去了很多麻烦。

    审判长:“你的姓名、年龄、民族、籍贯、文化程度、职业、单位住址及户籍所在地、暂住地。”

    “陈全新,29,汉族,冀北省无极县人,文化高中,职业货车司机。户籍无极县,暂住富华区八方物流公司。”

    审判长:“你何时因何事曾受过何种法律处分?”

    陈全新:“无前科。”

    审判长:这次你何时因何事被羁押、拘留、逮捕?

    陈全新:“涉嫌交通肇事罪。”

    审判长:“你收到冀北省冀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副本没有?何时收到?”

    陈全新:“收到五天了。”

    审判长:“起诉书指控你犯什么罪?”

    陈全新:“受人指使故意杀人罪。”

    审判长:“根据《华夏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五条的规定,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有申请回避的权力。也就是说,如果认为合议庭的组成人员、书记员、公诉人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可能影响本案公正审理的有权申上述人员回避。被告人陈全新,你对上诉人员申请回避吗?”

    陈全新:“不申请。”

    审判长:“根据《华夏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一条的规定,被告人享有辩护的权力。除了你所委托的辩护人有权为你辩护外,你也有权自己辩护。你听清楚了吗?”

    陈全新:“听清楚了”

    审判长:“好!现在开始法庭调查,有请原告方提出诉讼请求。”

    杨小宝和颜雅红互换了一个眼神,互相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满意。前天的时候李志忠请来的那位律师已经和陈全新见过了面,面授机宜教他在法庭上该怎么说,看来这个陈全新记得还不错。

    原告方就是死者的家属了,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面容消瘦,眼角生了一颗黑痦子,这面相看起来有点刻薄,她应该就是那死鬼的老婆了。

    原告律师则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男性律师,黑裤白衬衣,怀里夹着一个公文包,看起来挺专业的。

    原被告双方律师各自入席,颜雅红站在被告辩护席上的时候,不出预料的引起一阵轰动。一身素白长裙穿戴的她,不像是一个专业律师,看起来倒是有点像刚从T台上走下来的模特……

    原告律师看到颜雅红就有点傻眼,没想到他的对手竟然是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人。

    原告律师提出了诉讼请求:“被告人陈全新,涉嫌于2004年9月13日下午14时23分,于冀州市二环路小王庄路段,驾驶十二米五长斯太尔货车,追击碾压白三亮,致使白三亮当场死亡。我受死者家属杜晓莲委托,控告凶手陈全新故意杀人罪。被告人的公司领导杨小宝,李志忠预谋,唆使陈全新故意杀人罪。这是起诉书,请审判长过目。”

    有法庭警察从原告律师手中取过起诉书,交给了审判长。

    审判长阅罢:“对于原告方的诉讼,被告方有没有异议?”

    颜雅红:“有!”

    审判长:“哪一条有异议?”

    颜雅红:“全部!我受被告人陈全新委托,否认原告所提出的一切诉讼。”

    审判长:“好,请原告方出示证据。”

    原告律师:“我这里有现场照片,以及路过司机的证词,请审判长过目。”

    ……杨小宝有点紧张起来了,对方行动很迅速啊,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找到了过路人,而且还取得了证词,这可是法庭上的关键证据。

    审判长看过呈上来的证据后,提问:“被告方对证据的真伪是否存疑?”

    颜雅红:“没有疑问,但是有异议,我想请问原告几个问题。”

    审判长:“可以提问。”

    颜雅红:“原告杜晓莲,请问你丈夫白三亮从事什么职业?”

    杜晓莲:“以前做过保安。”

    颜雅红:“请原告正视问题,我问的是事发时,白三亮从事什么职业。”

    杜晓莲:“……无业。”

    颜雅红:“那么说明白三亮在事发时是无业人员,据我所知事发路段是封闭道路,那么请问,他为什么会在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出现在二环路上?”

    杜晓莲:“他自己有腿,想去哪就去哪,碍你什么事?”

    原告律师一看要坏菜,赶忙打断道:“我抗议!死者白三亮是否违反交通规则,和被告是否受人唆使故意杀人没有关联。”

    审判长:“抗议无效,被告律师有权当庭向原告家属提问。”

    颜雅红自信一笑:“请问原告家属杜晓莲,你控诉陈全新故意撞死你丈夫,那么他的动机是什么?”

    杜晓莲有点害怕了,问她的律师:“我可以不回答吗?”

    审判长敲锤:“不可以,请原告正视被告律师的问题。”

    杜晓莲没办法,只得随口说道:“他们吵架了,所以陈全新就撞死了我丈夫。”

    颜雅红:“这么说,你怀疑陈全新的杀人动机是为仇?”

    杜晓莲:“……是。”

    颜雅红轻轻敲了敲桌子,陈全新立即开口道:“报告审判长,我有异议。我想陈述一下案发现场的情况。”

    审判长:“请讲。”

    陈全新:“我并不认识死者白三亮,事发时,我和同事驾驶货车经过二环路的时候,白三亮忽然出现在道路前方,并且摔倒在地。幸亏我同事刹车及时,才没有将他碾伤。同事下车和他交涉,白三亮向我同事索要赔款,开口就要十万,我们怀疑他恶意敲诈勒索。在他们交涉的过程中,因为堵车了,所以我就想把车靠边停,但是在这过程中,白三亮忽然又躺在车轮下。因为我在看后视镜,所以没发现车轮前方有人,以至于不小心从白三亮身上碾了过去。”

    审判长::“有证据吗?”

    陈全新:“……我同事可以帮我作证。”

    审判长:“你的同事,不具备作证资格,所以证词无效。被告方还有何异议?”

    原告律师趁机道:“我方证据可以证明,陈全新在碾压到死者以后,又恶意倒车反复碾压死者,手段极其残忍。”

    陈全新:“我抗议,我根本就没有看见他!”

    原告律师:“你怎么证明你是无意的,怎么证明没有受公司领导的指使?”

    审判长:“请被告方出示证据。”

    ……庭审现场一片沉默,杨小宝发现自己后背都湿透了。己方证词无效,那么就是没有证据咯。如果拿不出来证据,那么对方的诉讼就可以成立了。接下来对方就会举证他和李志忠是如何唆使陈全新故意碾死人的。

    杨小宝倒是可以一推四五六,但是李志忠就不是那么好脱身了,毕竟事发时候他曾经通过手机指挥陈全新,已经留下了通话记录!

    颜雅红举手:“我们有证据!”

    满座皆惊!就连杨小宝也想不到颜雅红还有什么证据了。

    审判长:“请出示证据!”

    颜雅红站起身来,走到审判席下,然后在审判席下面躺了下来。

    她这一躺下,全身那精致挺拔的曲线顿时毫无掩饰的暴露出来,庭审现场眼球掉了一地……

    “请问审判长,看得到我吗?”颜雅红问道。

    审判长:“……看不到。”

    颜雅红又换了一个位置躺下了:“请问陪审员,看得到我吗?”

    陪审员:“看不到……”

    颜雅红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朗声道:“那么结果就很明显了,审判席的桌子高一米五,而我身高一米七零,和死者相当,紧靠着桌子躺下来,审判长和陪审员都看不到我。那么据我所知,我的辩护人驾驶斯太尔货车,当时他的视线高度在两米以上,据测算,正常情况下,他前方两点五米以内都是视线盲区。所以我的辩护人不存在故意杀人的嫌疑。而被告杨小宝与李志忠,自然不存在唆使的嫌疑。并且我方,将保留控告原告方恶意诬告的权利。我的话说完了。”

    审判长与陪审员门面面相觑……今天他们是涨见识了,在审判席上工作了几十年,还是头一次看到这样犀利的辩护手段。

    庭审现场也变成了菜市场,众人哄做一团,议论纷纷。杨小宝注意到,陈戚的脸色都变了。

    审判长无奈落锤:“肃静肃静……我宣布被告方证据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