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启修仙纪元 > 修仙学院 第499章 抓虱子

修仙学院 第499章 抓虱子

作者:步履无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重启修仙纪元最新章节!

    说一件,所有人都不相信的事情。

    老妇的三个儿子。

    老大,老二,幺儿。

    他们就住在扪山。

    其中还有一个,就在本地县城。

    这似乎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情。

    毕竟当高歌用那只妖魂的视野看那部电影的时候。

    除了最后收尾高潮阶段。

    前面的任何铺垫,都没有看到那三个儿子的身影。

    论语里说: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者,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也。

    这句话的翻译,其实非常简单。

    一个孝顺的人,就不会犯上,不会犯上,就不会作乱,孝,就是君子的根本,根本立住了,自然而然也就感悟到了大道。孝顺就是圣人所推崇的“仁”的根本。

    只可惜。

    现在这个世道。

    大多,事与愿违啊!

    都知道百善孝为先,这样的话,人在小时候,不知道在作文上写过多少次,怎么随着年龄的增长就慢慢忘了呢?子不教父之过,三个孩子折腾成这样,要说那位老妇一点原因都没有,高歌是不相信的。

    但是老妇已经死了,一切都化为尘土了。

    还去追根溯源,讨论这三人为什么变成这样,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高歌只想做好自己该做的。

    不对。

    事实上,自己什么都不需要做,让黑猫去做好了。

    忽然。

    高歌停了下来。

    “咱们这么去,杀了他们,也没什么意思。”高歌说道。

    黑猫嘴里发出了嘶吼。

    大概是觉得愤怒,认为高歌之前说的话,都是想要诓骗自己。

    高歌当然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了。

    他只是忽然想到了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情。

    于是他打了个电话给唐雅诗。

    “让狐妖过来……”

    ……

    鲁重生活很美满。

    四十二岁的年纪。

    一个女儿,一个儿子。

    恰好是凑成了一个“好”字,儿女双全。

    妻子贤惠,最起码,他是这么认为的。

    只不过,孩子的年纪都太小了。

    鲁重,是差不多三十岁才结的婚,女儿今年九岁,儿子今年才五岁。

    学习还都很不错。

    只不过,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心里也开始焦虑,否则也不会大把大把的掉头发。

    事业方面,没什么起色,虽然是个事业单位,可一个月也就五六千块钱,眼看着小儿子马上就要上小学了,现在住的房子显然是不行的,最起码也得去找一个学区房,面积可以不用太大,但是位置一定要好,这也是家里妻子这几日天天念叨的。

    这大概就是电视上常说的……

    中年危机。

    半夜。

    鲁重忽然惊醒,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但是梦里到底看到了些什么,却都记不清楚了。这种现象其实是非常少见的,毕竟这是比惊醒的状态。

    他长长舒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重新躺下来,想要继续睡觉。

    可是这翻来覆去的,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心里就像是有一根刺一样。

    “我说你还睡不睡了?不睡给我滚出去啊!”身边的妻子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鲁重想了想,从床上爬了下来,走出屋子,打开客厅的灯,坐在沙发上,从茶几上拿出烟盒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想了想,又站起身走到窗户前,打开窗户。

    以前他倒是没有这样的习惯。

    但是自从妻子怀孕,家里有了孩子之后,抽烟的数量变少了,哪怕是抽烟也都是趴在窗户前,或者是打开家里的油烟机,生怕让自己家孩子吸到二手烟。

    这大概就是为人父母后,所发生的转变了。

    今晚的天气不是很好。

    没有星月。

    当窗户打开的时候,还吹进了一阵冷风。

    “看来,明天是有雨啊!”鲁重心中暗暗思忖。

    一根烟抽完,他赶紧将窗户拉上。

    就这么一小会,他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里不免觉得古怪,扪山的天气什么时候这么诡谲多变了。

    他将烟头塞进烟灰缸里,上了个厕所,打算重新回到床上睡觉。

    就在关灯的那一刹那,他忽然发现,在客厅的角落里,有一道影子。

    “什么人!”鲁重的第一反应不是害怕,而是勃然大怒。

    竟然还有不知死活的小蟊贼敢来自己家里当梁上君子?

    想起正在卧室里睡觉的两个孩子,他想也没想,就拿起了身边的一张椅子朝着角落扔了过去。

    接着他迅速转过脸,重新打开灯。

    等到重新转过身来的时候,面前已经站着一个人。

    “你……那天,也是这么砸我的呢……”

    鲁重看着面前的人。

    一动不动。

    如同一座雕塑一样。

    终于,过了许久,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两条腿,也在不停的打颤。

    终于,他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站在他面前的老妇,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居高临下看着他。

    鲁重想要发生喊叫,但是当他张开嘴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就像是有什么东西飞到了自己的嗓子里堵上了。

    老妇缓缓蹲了下来,伸出那只干枯的手,轻轻放在了鲁重的脑袋上。

    “小时候,我经常给你抓虱子,就是这样……”

    一根。

    一根。

    拔下鲁重头上原本就为数不多的头发。

    一个个血孔,往外渗透着血液。

    鲁重想要反抗,这是他求生的本能,但是他却惊讶的发现,这一次,他的身体都动弹不得,就像是被人施下了定身术一样。

    老妇手上的动作,还在继续着。

    “你看,你天天不洗头,好多虱子啊!”

    在地上,满是黑色的头发。

    鲜血,从脑袋上,流到脸上。

    像是被戳了无数个小孔的西瓜。

    这样的出血量,实在是让人惊叹。

    逐渐的。

    鲁重眼前的景象发生了变化。

    老妇脸上的皱纹正在慢慢消失。

    时间似乎是回到了三十多年前。

    他坐在那张小板凳上,老妇坐在一张稍微高些的小椅子上。

    他调皮的想要跑,却被母亲抓住,不许他乱动。

    “乖,很快就好了。”

    声音如真似幻。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

    鲁重忽然泪流满面。

    “妈……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