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高法则系统 > 第一卷 潜龙在渊 第三十九章 苍龙吟

第一卷 潜龙在渊 第三十九章 苍龙吟

作者:天日日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至高法则系统最新章节!

    郭涵斜了一眼走过来的林平和,等他走近,嘴角微微一笑,假装不解的轻轻问道:“谁是会下蛋的母鸡啊?”

    林平和一愣,这小白脸有了神识了不起了啊,还会偷听了!但仍然睁大眼睛,假装迷糊道:“啊!?什么母鸡?”

    郭涵笑吟吟,学着林平和刚才对蒋志的动作,摊摊手、耸耸肩道:“哦?不清楚?那以后什么熊掌灵蛙,我也不知道了。”

    林平和心想,我是这种为五斗米折腰的男人吗!?当然,这不包括美食!

    林平和连忙嘿嘿坏笑,认怂道:“哎呀,我想起来了,我是会下蛋的母鸡!是我!”

    郭涵白了林平和一眼,恢复正经的问道:“你挑好任务了吗?我这挑了一个丙等的,去黑元城下面的清源镇出现居民夜间接连死亡的事件,我们得假装普通人士秘密前往。要求五天内完成,奖励300灵石。”

    林平和也说道:“我也看到一个适合的任务,任务地点还离我老家不远,就是黄烟洞那边有越境的妖魔,要求十五天内剿灭。”

    郭涵抬头意外的看了一眼林平和,“离你老家很近?那就接这个任务吧!”随后,又充满好奇的口气道:“真想去看看,出了你这么一个大天才的地方是如何人杰地灵。”

    出去做任务虽然林平和本就有意,但毕竟是郭涵提出来,怎么好只做自己想去的任务,思索了一下,自信道:“你这个清源镇的任务也接了,我们去黄烟洞,路上会经过清源镇,顺便一起做了,这样效率也高一点!”

    郭涵也觉得可行,喊上林平和,“走吧,我们去登记台登记一下。”

    两人走上前,分别跟登记台的管理者交代了一下要接的任务。

    管理者看了一下,公事公办道:“两位,按规矩,接任务需要百分之五的押金,清源镇这个15枚灵石,黄烟洞这个25枚灵石。”

    林平和突然脸色尴尬万分,这规矩给忘了,自己没有灵石!唉,早知道留一点不用了。

    郭涵轻笑一声,猜到这家伙肯定把灵石都用去修练了,直接取出40个灵石交了过去。

    林平和见状,有些不好意思道:“小涵子,完成任务后,十倍还你!”

    郭涵看他样子,心中好笑,强忍住笑意,大气的一挥手,假装严肃道:“不必了,既然你想抱我大腿,这灵石我帮你出了,以后好好跟我混!”

    说完,郭涵又脸色微微一红,总觉得抱大腿这话说出来有点怪。

    林平和脸皮可不薄,做出一脸严肃的样子,拱手道:“行,郭殿首说了算。”

    南华山下,清河边。

    林平和两人直接租了一条法舟,沿着清河流域顺流而下。

    陆路崎岖颠簸,相对而言,走水路不仅快了,而且人舒服一些。

    两岸青山绿水飞逝而去,林平和不仅有一种前世乘坐快艇的感觉,但是法舟安装有稳定阵法,除了排开强风,相对快艇也会平稳很多。

    舟上放有茶几一个,清澈碧绿的茶水在杯中只有点点涟漪,没有泼洒出分毫。

    林平和牛饮了一杯茶,又给自己加满,问道:“按这种乘风破浪般的速度,还有多久能到黑元城?”

    郭涵沉吟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天色,道:“大概两个时辰不到吧,到清源镇之时,应该太阳还不会下山。”

    林平和一听,击掌道:“那倒是来得及吃个晚饭。”

    郭涵微微一笑,一脸认真的淡淡问道:“你前世是不是饿死的?”

    林平和仿佛怀恋了一下,也认真的回复道:“应该算是睡死的吧。”

    这下倒是郭涵愣住了,这怎么听着怪异,但是却有种感觉,面前这家伙说的是真的!

    半响,才缓缓道:“你果真非寻常之人。”

    这话听着像是在夸人,林平和听着很受用,深以为然。

    法舟微微降低了点速度,因为此地水路蜿蜒曲折,还有不少暗礁。

    但正是这样,少了几分奔波、赶路之心,多了一点潇洒、洒脱之感。

    林平和轻声道:“当初李白应该就是见到此情此景,才能写出: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佳句”

    独自品茶的郭涵目光一闪,来了精神,赞叹道:“这诗当真切景,不过李白是何人,白帝、江陵又是哪里?我怎么完全没有印象,有这些地方?”

    林平和心想:你这小白脸要是知道,我就喊你老乡了。接着,满口胡诌道:“是我看过的一本古籍上记载的,李白是个使剑的仙人,白帝、江陵都是仙界的一个地名。”

    郭涵精神大振,睁大眼睛,一脸求知欲,噼里啪啦蹦豆子似的问道:“哪一本古籍?叫什么名字?你看的这本书在哪里?怎么会有这些传说中仙人和仙界的记载!?”

    林平和头大,这小子怎么老容易这么认真,随口道:“书早就没了,小时候一个摆地摊的老头卖的,后来不知道扔哪里了,书名嘛,貌似叫:唐诗三百首(幼儿版)。”

    郭涵眉头一皱,好奇怪的名字,思索了一下,貌似没印象,不甘心的说到:“说不定还在你老家,等我们办完事,去你家里找找!”

    林平和点了点头应付了一下,一手端着茶杯,搁在低矮的船栏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船边,突然想到还差一样东西,就更美了!

    林平和转头,对郭涵建议道:“小涵子,你们乐殿擅长乐理,现在何不来一首,凑个景!”

    郭涵倒是不矫情,微微一笑,便点头答应,双手浮空缓缓拉开,一个墨绿色的古琴凭空出现,正是风鸣琴。

    抚琴少年也不调试,雪白纤细的十指如梦幻般的直接舞动,琴韵先是低缓婉转、温柔雅致,渐渐地,繁音渐增、轻脆短促,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进而此起彼伏,清泉飞溅、灵鸟欢啼。

    少年十指愈发灵动,好似无数白玉般的指尖在琴弦上拨动,琴韵仿佛到了高点,慷慨激扬、铿锵有力,直叫听者心神震撼!

    终于,琴韵渐缓,如细雨绵绵,若有若无,不断远去,几不可再闻,回归万籁俱寂......

    一曲罢,林平和久久不愿出声,过了半响,才微笑道:“当真是好听,震撼!这是什么曲子?”

    抚琴少年含笑道:“苍龙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