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骨 > 第二卷 天下大雪 第一百六十六章 拖下去

第二卷 天下大雪 第一百六十六章 拖下去

作者:会摔跤的熊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剑骨最新章节!

    “发落可生......首级不会。”

    这句话回荡在东厢园内,整座庭院的气氛,静若深渊,落针可闻。

    静白师太眯起双眼,她能够感到脖颈上的凉气,那枚锋锐的瓷片,就抵在自己的颈动脉,那个女孩的神情十分稳定。

    “很好......你很好。”

    甘露观的老尼姑,感受到了脖颈的刺痛,冰凉的瓷片,火热的血液......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滋味,而女孩毅然决然的神情,让她相信,如果自己不冷静下来,很有可能会被这枚碎瓷片给要了性命。

    于是,她思考了很久。

    再说话的时候,不由自主,带着一丝颤抖。

    静白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和,温柔。

    “你放开这枚瓷片,不要冲动,在宫里杀了人,或者见了血,后果有多严重......你应该清楚吧?”静白师太诚恳说道:“我保证不会再动你了。”

    徐清焰不为所动。

    她冷冷道:“放开铁剪。”

    短暂的沉默。

    “好。”

    静白师太缓缓松开了铁剪。

    哐当一声,铁剪落在了地上。

    两个人,对峙在东厢园的厢房墙壁。

    一个人站着,手足无措,另外一个人坐在地上,但是保持着举臂的姿态。

    让整座东厢园死寂一片的,就是坐在地上的女孩,手中的那枚碎瓷片。

    静白师太拿着脚尖,将铁剪踢远,她松开了拽着徐清焰的头发,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她的声音一直没有停下。

    “你冷静一下......是我错了......无论如何......你先松开这枚碎瓷片。”

    这几日,她与徐清焰相处,对于这个生得极漂亮的姑娘,她看得十分清楚,就是一张白纸,从来没有浸入过染缸,不懂得人心险恶,是一只“天性善良”的羔羊。

    她万万没有想到,徐清焰竟然还存了这么一枚碎瓷片,而且还有勇气抵在自己的脖颈上。

    自己虽然是初境的星辉修行者,但是被这枚碎瓷片,在脖颈上划过一下,结局不用去想......她没有护体的星辉,也没有保命的宝物,这些年来,那些入宫的女子,哪个不是任自己打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从来没有人,敢向徐清焰这样。

    这是要撕破脸皮,是要以死相逼。

    “我知道你恨极了我,恨不得要我死,付出生命代价都无所谓。”

    “可是......”

    静白师太忽然平静下来,她漠然看着这枚碎瓷片,吐出一口气,幽幽说道:“徐姑娘,你还有大好的前程......你想一想,难道你心底就没有一个在乎的人?如果在宫里出现了血溅五步的意外,你是要以命偿还的,你所期盼的那些,就都成了泡影。”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

    徐清焰沉默了。

    她脑海里想到了那个对自己温和而笑的少年。

    宁奕先生......

    是的,她的人生还很长,宁奕先生对自己说,再走一段时间,就可以看到光明了。

    如果遇到了渣滓,就想着要拿自己的性命,去换上一个公平,换上一个解气......以后该怎么办?

    徐清焰抬起头,咬着牙齿,一言不发。

    静白那张丑陋的面容,忽然微笑起来,她似乎是猜透了这个女孩的心思,伸出一只手,缓慢扣在了徐清焰的手腕上,那枚碎瓷片,深入三分的递入肌肤之中。

    静白浑然不在乎,微笑道:“徐姑娘,你这么恨我,不知道有没有勇气杀了我?”

    徐清焰心底有些绝望。

    她攥紧五指,忽然之间,手腕上涌来一阵巨大的力量。

    静白师太面色狰狞,拧着女孩的手腕,暴起发力。

    啪嗒一声清脆的耳光声音,响彻在东厢园的院落之中。

    那枚碎瓷片掉落在地上,静白师太狠狠一脚踩下,将其踩得四分五裂,她盯着被自己一巴掌掀翻在地的女孩,高声喝道:“你不想活了!你竟想杀我!”

    徐清焰被这一巴掌打得咳出一口鲜血,她体内的神性痛苦,剧烈涌了上来。

    将身子蜷缩在地上,双手护住胸口,白色的骨笛叶子,被她隔着衣衫握拢,那儿还有世间唯一的一份温暖,沁入心脾,把痛苦短暂的排开。

    静白师太似乎觉察到了女孩的异常,她狠狠掰开女孩的双手,从衣衫之中扯出了那枚白色骨笛叶子,端详一二,看不出来门道,俯视着地上的女孩,冷笑道:“什么破烂玩意?定情信物?你心底竟然还真的有在乎的人?”

    静白师太伸出一只手,那根躺在太师椅上的拂尘,震颤一下,隔着虚空,倏忽掠入她的掌心之中。

    女孩的神情带着三分痛苦,七分绝望,她靠着石壁,看着静白师太一点一点逼近,她只能向着东厢园的大门挪动,手掌撑地,这间厢房距离大门并不远,很快就退无可退。

    山穷水尽。

    静白的影子,堵在东厢园的门口。

    “我以前打你,从不动用星辉。”

    静白的声音很是冰冷。

    “这一次打你,就是要让你长记性,让你知道,这里有规矩!”

    拂尘扬起!

    轰然一声。

    东厢园的大门支离破碎,静白师太来不及反应,就被破碎的大门砸中。

    烟尘四散之中,一道身影,顶着烟尘,一步跨出,顷刻间就到了东厢园的庭院之中,宁奕一脚揣在尼姑的腹部。

    静白的身子,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猛地飞出。

    宁奕面色寒冷,他抬起手掌,掌心微微合拢,漫天的星辉如暴风骤雨一般,凝聚出一道细狭的龙卷,将那个倒飞出去的女人,重新吸入掌心。

    与此同时,拧腰提胯。

    一个蓄满了力度的巴掌,摔在静白师太的脸颊上。

    三四颗牙齿,混杂着血液,抛飞出去。

    东厢园烟尘四溅。

    宁奕拎着静白的衣领,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愤怒,一字一句问道:“你告诉我,这里有什么规矩?”

    他攥着静白的衣襟,将其拎得双脚离地。

    那个浑身带着泥尘,半边面颊高高鼓起,浸透鲜血的老尼姑,瞪着宁奕,她声音嘶哑艰涩,竭尽全力喝道:“这里是皇宫!”

    短暂的一滞。

    宁奕的声音传来。

    “皇宫,所以呢?”

    这句话刚刚说完,宁奕反手又是一个势大力沉的巴掌,重重抡砸在静白师太的另外一边面颊上。

    “啊”的一声,声音凄惨,鲜血抛飞,滚落成珠。

    痛苦的吸气声音......

    宁奕漠然注视着静白。

    这只不过是一个区区的初境修行者。

    这两个耳光没有蕴含星辉之力,不然能直接把她的一整颗头颅都拍碎,而且仅仅动用肉身之力,宁奕也收敛了很多,为的,就只是不要直接打死她。

    打死她,是便宜她。

    两个巴掌打过去之后,静白被宁奕拎着,活生生像是一个脱线玩偶,道袍两袖垂落,随风飘摇,面颊的鲜血,顺延唇角止不住的流淌,汇成一条断断续续的红线,滴滴哒哒落在地上,意识仍然清醒。

    宁奕的眼神,落在静白师太手中的那根红绳骨笛之上......怪不得自己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最后甚至没了感应,一切原因都归结于这个一副道姑打扮的妇人身上。

    他望向徐清焰,蜷缩在角落的女孩,双手抱膝,身上都是淤青,很难想象,这几日在皇宫里,究竟遭遇了什么样的折磨。

    静白被重重掷在地上。

    蜷缩在角落里的女孩,感到了一缕温暖。

    宁奕蹲下身子,把红绳和骨笛叶子重新栓回徐清焰的脖颈。

    静白的意识开始涣散......她想不清楚,凭什么这个少年,敢如此放肆的入宫,如此放肆的在宫里动手打人。

    宁奕手掌轻轻抵着徐清焰的额头,他能够感到,女孩的身体热得发烫,神性之苦已经发作,现在当务之急是替她治病......宁奕抱起徐清焰,根本就没有理会倒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静白,而是直接找了一间东厢园的厢房推门而入。

    这里的平静,很快就被马蹄声音踏破。

    倒在地上的静白,紧接着就明白了为什么......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身红色长袍的女子,端坐在马背上,神情从容。

    女子身后跟着三四铁骑,看起来并不像是皇宫内的金甲侍卫,风尘气息十足,眼神当中,并没有流露出对宁奕破坏皇宫宁静的敌意,而是漠然注视着倒在地上的自己,眼神当中含着隐约的愤怒。

    静白有些惘然,她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无法做到。

    整座东厢园,鸦雀无声。

    老尼姑的脑海当中,一片空白。

    回想着那位大人物对自己所说的话,却猛地发现,似乎是别有用心的,没有交代这个女子的身份,她本以为,这个女子只不过是无根浮萍,贱婢一个,宫内有人让自己“好生教育”......意味再明显不过,她这些年来,以这样的手段,教育过不知道多少的宫女,就算是下手狠了,弄出了人命,也不是没有过,在这宫里能够只手遮天的,有四位娘娘。

    悄无声息的,掩埋一条贱婢性命,也不过是小事一桩尔。

    事到如今,她只能等待金甲侍卫的到来。

    善闯皇宫,死罪一条。

    谁都不可避免。

    可是她失望了......并没有金甲侍卫前来,除了玄字骑的马蹄声音,其他的都没有,皇宫内竟然准许他人纵马佩剑?

    宫里准许了他们的入内。

    这些人是什么来头?

    骑在马上的几个汉子,翻身下马,沉默无声。

    倒在自己血泊中的静白,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一个结局。

    玄字铁骑为一个年轻男人纷纷让路。

    那个年轻男人,跨入东厢园里,俯视着这个老尼姑,眼里的厌恶不加掩盖。

    “拖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