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武大闯水浒 > 第95章 先赔三千贯

第95章 先赔三千贯

作者:每被无情扰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超级武大闯水浒最新章节!

    很快,西门庆驾着一辆马车便就赶到了县衙,此时,武大郎也已经在县衙门口等着了,身后跟着一个巨汉,正是那焦挺。

    “主人,便是这人今天来店上捣乱!”焦挺一看到了西门庆便就瞪眼扫了过来,向武大汇报。

    武大见状,扫了西门庆一眼,转身便就:“既然如此,那这笔买卖那就不做了!”

    “慢着,慢着,这不是以前谈好的吗?怎么能随便变卦呢?”西门庆急了,连忙赶了上去。

    武大冷冷地说道:“我可不跟来我店上捣乱的人做买卖。”

    “别啊,武大官人!这已经谈好的事情,可不能变卦!”西门庆可不想错过这一万五千贯的买卖,拦在武大面前。

    “给我闪开!”焦挺只是一下,就将西门庆拨到了一边,差点没跌个跟头。

    “武大官人,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早上是我不对,是我不对,还请大人有大量,不要记在心上!”西门庆明白有焦挺在场,威胁是起不了任何作用的,只有说好话。

    “那你赔我三千贯!”武大头昂得高高的。

    “三千贯?这不是要人命吧,不行不行!”西门庆当然不愿了,连连摇头。

    “那走了!”武大转身就走,焦挺冷眼瞪了西门庆一眼。

    西门庆也不敢上前阻拦,连忙叫道:“三百贯,三百贯怎样?”

    武大依旧没有停留。

    “五百贯,五百!”

    “八百贯,一千贯!一千五百贯,两千贯!”

    武大始终没有停留,已经上了马车,就要走。

    西门庆急得是火冒万丈,生怕武大就此而去,连忙答应下来:“好,好,好!三千贯,就三千贯!”

    哼,好你个武大郎,就且先给你三千贯,到时候看你有钱拿,没命花!

    马车停了下来,焦挺跳下了马车,走到西门庆面前,伸出了蒲扇般大小的手掌:“给钱!”

    “得你们先给了我钱,我才好给啊!”西门庆说道。

    “一码归一码,一万五千贯是买你家生药铺的,三千贯是你赔偿我的,总不能用我的钱来赔给我自己吧!得先出三千贯!”武大慢吞吞地在车上说着,甚至都不下马车,随时要走的样子。

    麻麻的,这武大郎真是个狠人。

    “万一我给了你三千贯,你却又不愿买了怎办?还是立下契约后,再给!”西门庆坚持着。

    焦挺走回了马车边上,一把打开车厢内的一个箱子,满满的都是银锭,绝对是有价值一万五千贯的。

    不用多解释,带来的银子就是诚意。

    西门庆明白这个道理,想想很快就有一万五千贯了,而且那武大郎也很快就要入狱收押了,为了大事,就答应了吧。

    咬了咬牙,西门庆答应道:“行,不过我手头可没这么多现钱,拿地契先抵给你!我家的大宅子,折合三千贯绰绰有余!不过,立契之后,我就立即用三千贯来赎回!”

    “可以,只是我不要银子,要铜钱!做买卖,没铜钱找零不太方便。”武大点头答应下来。

    西门庆也点了点头,就叫人回家取地契。

    反正,很快就可以将地契赎买回来,用银子换三千贯铜钱至多也就个把时辰的功夫,不算什么。

    很快,地契取了过来,武大与西门庆便就进了县衙,先立契三千贯的赤契,然后再立下一万五千贯与西门庆不准再开生药铺的赤契。

    如此的大手笔,衙门中人无不惊呆了,看着西门庆,一个劲地恭喜道:“大官人,这下可是发财了,少不得要请我们吃上两杯啊!”

    “这是自然,不过,我家祖产变卖,也是无奈,日后不免坐吃山空啊!”西门庆豪爽地答应了下来,但也保留些底线。

    要不然,这帮恶狼惦记上他的一万五千贯来,可也不爽利。

    武大也在一边哭穷:“唉,只可惜多年的积累全都用了,要不是为了药材啊,唉……”

    这让西门庆心中暗爽,嘿嘿,武大郎,你先别哭穷,很快,更有你哭的时候了,你就等着吧。

    两人出了县衙,西门庆连忙说道:“武大官人,一定在家等着,我去换了铜钱就来!”

    武大点了点头,上了马车而走。

    西门庆则开心地看着满满一车的银两,嘴巴笑得都要裂开了。

    哈哈哈,价值一万五千贯啊!

    真是发财了!

    “走,先去将银子带回家,再去三里赌坊换三千贯铜钱出来!”西门庆豪情万丈,这些钱让他的底气更足了。

    明儿就用这钱,去打点知县相公与衙门上下,到时候也好将武大打入监牢,让他万劫不复!

    回到了家中,西门庆将银锭藏好之后,便就驾着马车前往了三里赌坊,这三里赌坊在阳谷县赫赫有名,跟县衙里的关系十分密切,也只有这里能段时间兑换出三千贯铜钱出来。

    西门庆也时常在这里花销,关系不错。

    即便是他也不愿意轻易开罪了这三里赌坊。

    凭着往日的交情,西门庆很顺利地换取了三千贯钱,便就火急火燎地往武大郎处而去,地契要紧,他晚上就准备去打点衙门上下,很有可能,夜里就能将武大抓入大牢,抄没家产,因此,必须要赶在抄家之前将地契赎买回来。

    要不然,落到官府手里,可就要花上一笔才能收回来了。

    事情办得很顺利,武大都没有出面,西门庆便就用三千贯钱从焦挺那里换回了赤契与地契,这下,就等着去说服知县相公了。

    有那水田的田契,再加上两千贯钱,想必是足以说动知县相公了,再用一千贯钱上下打点一番,那武大郎便是鸟儿也逃脱不掉了!

    西门庆将一切计划得好好的。

    回到了家中,清点好钱财,带着田契,西门庆立即行动起来。

    要做就做到最好,让那武大郎过不了这夜!

    西门庆狠狠地想着,轻车熟路地便就来到了阳谷县衙。

    刚要带着箱子进门,却听到县衙里一片欢声笑语,定睛一看,却是那武大郎正在县衙里说话,那些贪官污吏们正笑眯眯地说着话,一副跟武大关系很好的样子。

    麻麻的,这帮贪婪的恶狼,一看就知道受了武大的钱财了。

    不过,这有什么,本大官人可有着一万五千贯啊,又有往日的情面,可不是你一个外乡人撒点钱财出来就能媲美的!

    且让你得意着,待会看你怎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