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眼宝妻:阎少,亲一亲 > 第846章 大一

第846章 大一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鬼眼宝妻:阎少,亲一亲最新章节!

    “在你身上?”

    阎烈愣了一下。

    他以前听老人说,鬼物属阴寒之物,看来是真的了。

    难怪他今天和夜绾绾在一起,总觉得很凉快。

    夜绾绾若是知道他此时所想,肯定又要吐槽了。

    她才是真正“寒”的那一个。

    “你还有问题吗?没有的话,我可以走了吗?”

    阎烈敛下心绪,点头打开了车门。

    夜绾绾下车后,又回头同他说:“若你是找到人,就把联系方式发给我吧。再见,嗯,是再也不见!”

    有谓无谓说完,就晃晃悠悠的走远了。

    阎烈看着她的背影,仿佛还可以听到她低声喃喃自语。

    哦,不对,不是喃喃自语,是另一个“人”交谈的话语。

    夜绾绾回家后,洗了澡就把自己丢在了床上,没一会就沉沉睡去了。

    午夜之后。

    阎烈与鹿鸣站在警局后的训练营,身旁站在死皮赖脸非要跟来舒卓睿。

    “我说鹿鸣,你快点开始啊!这晚上冷不说了,你们找这地方还阴森森的。”

    阎烈冷冷睨了他一眼。

    舒卓睿李妈站直,“嘿嘿”傻笑两声乖乖退到一边。

    而鹿鸣则是根本没看那两人,他半天没动,是因为在等人。

    但是他不敢说,他有感觉,自己要是说了,今天不但会得到一顿削,未来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他短路的脑子完全忘记了,即使不说,他等的人来了以后,也会暴露的。

    “对不起,老夫来晚了。”

    突兀的声音,让在场的人都变了变脸色。

    阎烈蹙眉,冷眼瞥了一眼鹿鸣,鹿鸣一个哆嗦,差点腿软跌倒。

    至于舒卓睿,一脸疑惑,“这糟老头是谁?”

    鹿哲天脚步一顿,低头看了看自己打败。

    青灰色的长袍熨贴的没有一丝褶皱,头发虽然花白,却打理得十分得体。整个人透着一股儒雅的气息。

    他可是十分注重个人卫生的。

    “小友这话说的,可有失妥当。”

    舒卓睿最受不了这种老学究,身体一抖,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他跳到一边,搓了搓自己的手臂:“阎烈,你从哪找来这么个老古董?”

    鹿哲天脸色一沉。

    鹿鸣见自家爷爷要发火,急忙跑过去拉住:“爷爷,这是我同事,开玩笑习惯了。”

    鹿哲天刚要发火,就觉后背一寒。

    他下意识的转头就与阎烈寒冽的目光对上。

    他急忙收声,脸上表情瞬然一变,又带上最初,在他们看来假兮兮的笑容。

    “阎队,好久不见。”

    阎烈没有理他,而是将目光转向鹿鸣:“警队的最高原则是什么?”

    “保密!”

    鹿鸣打了一个哆嗦,想要解释,但是有苦难言啊!

    他不就是回家的时候没注意,千纸鹤从衣兜里掉出来了吗?

    被自家爷爷看到了,就非要跟着来。不让来,就要家法伺候。

    家法啊!

    那玩意要是稍不注意,可是会死人的!

    一想到那,鹿鸣就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

    “那个,老大,夜小姐不也说,我爷爷是懂行人吗?有他在,会安全一点吧?”

    阎烈冷眼看着,沉默。

    舒卓睿躲在他的身后,一脸嫌弃。

    “斑比,你觉得,要是出事了,是他保护我们,还是我们保护他?”

    鹿鸣看了看自己爷爷的身板,又看了看其他两个人,一时沉默了。

    “小友。莫要猖狂!”

    鹿哲天脸色一沉,怒气相望。

    他这个样子,看起来还是有点吓人的。

    舒卓睿一下被震住了,缩了缩脖子,没有再开口。

    “行了,开始吧。”

    阎烈蓦地开口,打破了刚才的僵局。

    鹿鸣急急点头,将千纸鹤拿了出来。

    这时,他忽然发现,千纸鹤的颜色变了。

    “老大,这?”

    阎烈也看到,眼中的神色同他差不多,只是波动小了一些。

    “傻子,你看他有用?”鹿哲天走到他的身后,敲了一下他的后脑勺,“给我看看。”

    鹿鸣吃痛,不由撅了撅嘴,听言后,还是不自觉的看向阎烈,直到看到对方点头,才将千纸鹤递给自己爷爷。

    “真是的,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孙子?以前让你多看点书,非说那是封建迷信,没用。现在,连这个都不会看。”

    鹿哲天转着看了看,抓过鹿鸣的手,扎了一下。

    鹿鸣不察,脸色又是一疼:“爷爷,你做什……”

    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那只千纸鹤飞了起来。

    “活……活……MD,竟然活了!”

    他惊讶的大叫起来。

    舒卓睿也跟着叫了起来。

    “我的天,这玩意真神了。老阎,老阎,快看!”

    阎烈瞳孔一震,面色却是没有一点变化。

    “跟着走吧。”

    他沉声开口。

    鹿鸣回神,急急点头。

    他们正准备跟着千纸鹤离开,就听鹿哲天开口道:“开车走吧。”

    他们愣了一下。

    鹿鸣小心翼翼看着阎烈。

    阎烈沉吟片刻,点头同意。

    鹿鸣见他竟然没有一点意见,就同意了,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默默想:“老大这是被人下蛊了?”

    午夜的街道,几乎没有行人。

    他们出了警局后,竟然真的开车才跟的上千纸鹤的速度。

    大约一个小时后,千纸鹤在玥山脚下停住。

    阎烈停车。

    下车后,鹿哲天面色忽地一凝,拦住了他们,一个给了一个黄符。

    “一会挖人的时候,不管你们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回应,也不要回头。挖到人,就立刻离开。”

    鹿鸣和舒卓睿闻言都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噤,不约而同看向阎烈。

    对方依旧同平常一样,眼中不见丝毫的波澜,甚至已经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了。

    而漂浮在空中的千纸鹤仿佛有了意识那般,竟然停着,等他们整理好才继续往前飞。

    舒卓睿不由碰了碰阎烈,小声嘀咕:“这玩意,真的神了。我现在再也不敢高举科学的大旗了。”

    “这个世界上,本就有太多的东西是未知的。不过,给你们这个东西的人,怎么没有一起来?她难道不知道这玩意同阴司之路,危险重重。”

    鹿哲天慢悠悠话语中,有教导,有不满,还带着一点试探。

    “她没空。”

    “胡闹,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没空,就可以推脱的?这分明是故意让你们去送死!”

    舒卓睿听了不由打了一个哆嗦,戳了戳阎烈:“这老头说的……”

    阎烈摇头,“她夜班。”

    再说,一个对鬼都会留情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管人?

    加之,阎烈本就鹿哲天有所保留,因而根本没有将他的话放在身上。

    不过若是夜绾绾在的话,肯定会告诉他们,阎烈存在对于那些小鬼而言,就是活阎王,根本不带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