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美女同事 > 第64章 遇刺

第64章 遇刺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的美女同事最新章节!

    王德彪像一只哈巴狗似的,屁颠屁颠地跟在秦建国身后,由于杨运东不能下床,袁曦替杨运东将他们送到电梯口。

    临别时,秦建国用一种复杂的表情看了袁曦一眼。

    王德彪似乎猜透了董事长的心思,对袁曦说道:“你就留下来好好照顾杨运东吧,从今天开始,就不用去公司上班了。”

    这句话包含着两层意思:一是袁曦在这里照顾杨运东,不用考勤了;二是袁曦现在就被公司开除了。

    这是一句活套话,能进能退,能松能紧,让人看不出破绽,抓不住把柄,足以看出这个老家伙高明和圆滑之处。

    袁曦知道这个老家伙会来这一手,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于是耸耸肩,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王总,不用你说,我也会这样做的。”

    说完,转身回到杨运东的病房。

    杨运东见袁曦脸色有点不对劲,向她询问道:“他们给你说了些什么?”

    “没……没什么,”袁曦不想让杨运东担心,从而影响他的治疗,便询问道:“秦瑶的父亲是不是反对你和她交往?”

    “是啊,怎么啦?”杨运东点头问。

    “你说秦瑶是在跟她父亲赌气,故意玩失踪,还是被人绑架了?”袁曦猜测着问。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杨运东茫然摇头。

    “我倒是认为,她很可能是被人绑架了。”袁曦猜测道。

    “为什么?”杨运东不解地问。

    “如果是秦瑶和父亲赌气,玩失踪的话,她一定会事先告诉你,可她现在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八成是被人绑架了。”袁曦分析道。

    “你的分析不无道理,可是,谁会绑架她呢?”杨运东感到一脸茫然,脑子里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心里是又气又急。

    杨运东觉得,这个人很可能就是绑架秦瑶的罪魁祸首。

    ……

    袁曦一直在病房里守了两、三天的时间,见他的伤情好多了,忽然觉得身上黏糊糊的,便对杨运东说道:

    “运东,我回家洗个澡,顺便给你做点吃的过来。”

    “好的!”杨运东冲袁曦感激一笑,说道:“你如果忙的话,就别过来了,我自己会照顾自己。”

    “你伤得这么严重,我不照顾你,谁来照顾你呢?”袁曦娇声说道:“再说了,你受伤是因我而起,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在病房里陪着你,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好好养伤吧,等你的伤养好了,再感谢我不迟。”

    袁曦妩媚一笑,转身朝病房外面走去。

    望着袁曦离去的身影,杨运东心生感慨,但一想起秦瑶失踪的事情,又觉得有点黯淡神伤。

    不知不觉中,天逐渐黑了下来。

    杨运东感觉有些困乏,便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他梦见自己拉着秦瑶的手,来到了一片空旷的原野。

    这里空气新鲜,鸟语花香。

    天空万里无云,他们尽情地嬉戏,忘记了时间的流失,身在何处。

    嗷……

    耳边传来一声狼的嚎叫。

    杨运东转过身,忽然看见不远处,一群狼正朝他们扑来。

    “秦瑶,快跑!”

    杨运东大喊一声,拉着秦瑶拼命地往前狂奔。

    然而,两条腿走路的,哪里赛得过四条腿跑路的豺狼呢?眨眼功夫,他们便被狼群逼到了一个悬崖边。

    嗷嗷……

    突然,群狼嚎叫着朝他们扑来。

    “啊!”

    秦瑶惊叫一声,跳下悬崖,跌入了无底深渊。

    杨运东猛一抽身,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发觉自己全身是汗。

    “糟糕!秦瑶有危险!”想起梦中的情景,杨运东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便用手擦拭了一下自己额头上的汗珠。

    这时候,病房的走廊里出现了两个黑影。

    吱呀!

    病房的房门轻轻地被人推开了,随后,两个高大的身影正一步步地朝躺在病床上的杨运东逼近。

    尽管他们的动作和脚步都很轻,还是被杨运东听见了。

    “谁?”

    杨运东一个激灵从病床上坐起来。

    虽然病房里微弱的光线,但杨运东还是可以看清两个黑衣人分别握住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朝他的病床前走来。

    “不好,他们是来病房里刺杀我的,”杨运东心一紧,悲哀地想:“看来,老子今晚是难逃一劫了。”

    一名黑衣人手握匕首,恶狗抢食般地朝他扑来。

    “啊!”

    一道寒光闪来,杨运东惊叫出声,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来,迅速闪过黑衣人手中的匕首。

    匕首深深地刺到病床的床单上。

    黑衣人正欲拔出匕首,杨运东已经运足全身力气,一拳打在他的太阳穴上。

    嘭!

    一声闷响,黑衣人应声倒地,晕了过去。

    另一名黑衣人见势不妙,抡起匕首,对准杨运东的胸膛刺了过来。

    “啊!”

    杨运东失声躲闪。

    因自己身负重伤,刚从昏迷中醒来不久,身体非常虚弱,刚才打出这一拳,差不多已用尽了全身力气,动作显得有点迟缓。

    匕首深深地刺进了他的肩胛骨。

    旧伤未了,又添新伤,一股钻心的疼痛向杨运东袭来,本能地抬起脚,踢到了黑衣人的下身。

    “哎呀!”

    黑衣人痛叫一声,立即用手捂住自己的裆部。

    杨运东终于松了一口气,突然感觉全身虚脱,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再也无法动弹了。

    两个家伙逐渐恢复了元气之后,见杨运东躺在地上毫无动静,鲜血汩汩滔滔地从他身体上涌出。

    刚才被杨运东打晕在地的那名黑衣人站起来,拾起落在地上的匕首,对另一名黑衣人大声说:

    “咱们俩一起上,将这家伙剁成肉酱。”

    两人一起朝杨运东围上来,黑衣人扬起匕首,再次朝他的心脏刺去。

    “糟糕,我玩完了!”当黑衣人手里的匕首闪过一道寒光,朝向杨运东的心脏刺来的时候,他心生悲鸣,“真没想到,我的生命就这么结束了,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好多幸福生活没有享受够呢,我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

    想到这里,杨运东猛一用劲,试图躲开黑衣人这一次夺命的进攻。

    然而,他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顿觉心里一阵刺痛,张开嘴巴,睁着眼睛,瞳孔逐渐放大……

    “住手!”

    突然,一声娇喝传来。

    一个矫健的身影从病房门口冲了进来,一下子扑到了杨运东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