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陆家大少霸道宠 > 第329章 云烟的话让他心寒

第329章 云烟的话让他心寒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陆家大少霸道宠最新章节!

    云烟一听,幸福的扬起唇角,腻歪在陆沧溟胸前,低语:“谢谢老公。”

    因为迈克的到来,陆沧溟安排了独立的院落让周深治疗修养。

    一阵子之后,云烟提出去看看周深,陆沧溟答应了。

    “他一直和我们住一个庄园啊?”

    云烟问的有些傻,不过她确实不知道,以前只知道庄园大,可是,她不知道庄园大的需要开车,开了半个小时才到目的地。

    云烟跳下车,蹦蹦跳跳的往前走,陆沧溟跟了上来,看着自家老婆心情这么好,他突然有了一种给她一个惊喜的想法。

    云烟悠哉悠哉的推开门,只见周深坐在沙发那里,盯着电视出神。

    迈克惊奇的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女人。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陆太太,嗯,虽然中西方审美差异不同,不过,不影响他对美女的定位。

    不亏是陆太太,一颦一笑都是美。

    陆沧溟紧跟上来,瞥见迈克的眼神,一个寒眸递过去。

    迈克缩了缩脖子,眼神示意他只是多看了一眼,绝无非分之想。

    陆沧溟搂过云烟,朝周深走去。

    周深盯着电视,目不转睛的可怕,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云烟疑惑的看向陆沧溟,陆沧溟也不大清楚周深病情恢复的进展,只是眼神告诉她,先看看再说。

    云烟找了个不远不近的位置坐下。

    周深依旧盯着电视,一点反应也没有,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呆滞的表情,云烟发自心底的难过。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出现时还在自己的父母离世时,她也是这般从心底觉得痛。

    云烟抬手,挡着隐隐作痛的胸口,淡声:“周深?”

    声音落地,什么也没掀起。

    周深依旧盯着电视聚精会神,聚精会神的让人觉得他只是一个睁眼瞎,而且耳聋。

    “我是云烟,你还记得吗?”

    云烟又问出声,只是除了能听见各人浅浅的呼吸声,什么也没有。

    云烟深深的担忧,不过比起刚带回的周深,他身上干净了,脸上也长了一点肉,更重要的是他没有见人就

    疯狂了。

    或许,多少,他有点好转。

    在周深这里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云烟便安静的坐着。

    陆沧溟知道周深已经没了攻击性,眼神示意迈克出去说话。

    屋外,陆沧溟迎风而站,笔挺的后背像一堵墙沉稳。

    迈克看着陆沧溟,不等他问率先汇报:“陆少,周深的情况只是有了少许好转,不过我得到了更加有用的情报。”

    “情报?”陆沧溟一听迈克的话,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迈克点头,谨慎的开口:“昨天的催眠中,我得知周深在跟进一起跨国毒品案。”

    “什么?”陆沧溟寒眸拧直。

    周深竟然参与了这种事?既然他参与了,为什么他们从CD这个大筛网都调查不出?

    唯一可以说明的是他的上线来头很大!

    陆沧溟凝眉:“还有更进的信息?”

    “没有。”

    “我想知道他和贺空军更近一步的关系。”

    陆沧溟冷声,以他们现在查出的皮毛根本不足一提。

    迈克点头,表示自己会尽力,谁让陆沧溟会强人所难呢?跟他后面做事,那是得匹配两百的智商的。

    “待会告诉我太太,周深一切朝好的方向发展。”

    迈克再次汗颜,就周深这样子……好吧,陆少又要强他所难,他有什么办法?木有!除了应啊。

    陆沧溟说完,看向屋子的门口,继而笑说:“来这边住的还习惯?”

    迈克愣了又愣,这陆少莫不是中邪了?竟然会关心他住的习惯不习惯?

    不过这不是废话吗?要不是交情摆在这里,他会跑海城来?

    陆沧溟问的面带微笑,迈克消化了好半天,弱弱的问:“陆少,你没事吧?”

    “没啊。”

    迈克:没……啊。

    陆少说话竟然还会带这么轻快的语气词?他一贯用的语气词是沉问的“嗯”?

    迈克受宠若惊,他觉得这件事有必要告诉欧阳戒,至少可以显摆一下:陆少关心他!

    陆沧溟满面春风的温和,不疾不徐,等着迈克回答。

    迈克跟着笑说:“我住的是不大习惯,不过,为了陆少,我会很快适应下来的。”

    陆沧溟笑意渐深,甚是温柔。迈克见了,再一次感叹,岁月是个好东西,可以磨灭人身上的戾气。

    遥想当年,初遇陆少,给他的唯一感觉是这人不可以深交,性子太冷酷。

    陆沧溟笑:“那就好,适应下来你会发现海城景色不错。”

    迈克点头,“是……”

    话没说完,只见陆沧溟略过他走向他的身后。

    迈克疑惑转身,感情陆少奔向了自家老婆,现在看来,那微笑不是给他的,而是给他老婆的。呜呜,怎么那么伤心?

    不过,好歹陆少还关心他了,这也是值得他高兴的点。

    陆沧溟迎上云烟,笑的满脸灿烂,“老婆,怎么没多聊会?”

    云烟心情不好,“没什么好聊的,他已经不认识我了。”

    陆沧溟搂紧云烟,示意安慰她别难过。继而走到迈克面前,正儿八经的介绍说:“这是迈克,现在专门治疗周深,我刚才和他聊了一下,他说周深现在的情况是正常的,要不了多久就会彻底康复。”

    要不了多久?

    还彻底康复?

    迈克内心一片凌乱,要不了多久,他拿什么来承诺?

    迈克默不着声。

    云烟眼巴巴的看着迈克说:“迈克医生,周深是不是快康复了?”

    迈克嘴角抽了又抽,哪有那么简单啊?

    陆沧溟递过一个冷眸,迈克只觉得后脊背一凉,忙说:“是的,陆太太,周深的状态已经朝良好的方向发展,要不了多久就会康复的。”

    如此这么忽悠的话,迈克实在不敢拿自己的专业知识来保证,会砸了自己的招牌的。

    听医生亲口说,云烟当即如释重负的缓了一口气,周深能康复,她打心底高兴。

    陆沧溟见自家老婆心情好转,当即给了迈克一个赞赏的表情,迈克心虚的看向别处,不敢正面迎着陆氏夫妇俩,怕陆少再来一个强人所难。

    “那我们回去吧?”陆沧溟低头问。

    云烟点点头,继而甜甜一笑,对着迈克说:“迈克医生,麻烦你了。”

    迈克硬着头皮说:“不麻烦,应该的。”

    应该个毛啊,分明是陆少强迫他的,哭,大哭,特哭!

    云烟看过周深一次后,也就不想过来了,或许看着周深一点点好转,她的心情也会好一点,可是,她见过曾经的他,相比较现在这样,她还是会心痛。

    陆沧溟知道自家老婆从见过周深后,心情一直不大好,为了杜绝此类情况再发生,他命令迈克录一段正常的视频过来。

    为此,迈克找欧阳戒抱怨,欧阳戒表示爱莫能助。迈克哭晕在厕所。

    这天,云烟又独自一人坐在阳台上发呆,陆沧溟轻声走过去,从后搂着云烟,温声:“老婆,怎么不高兴?”

    云烟摇摇头,她这种郁郁的情绪,好像越来越严重了,总想找点事情来做,可是,提不起精气神。

    “老公,你说一个人失去了对所有事情的兴趣,会怎样?”

    陆沧溟闻声震住,这话听的他心寒。

    有多少个夜里,云烟从噩梦中大哭不止,陆沧溟就有多少个难眠之夜。

    他为此咨询过心理医生,医生让他多陪她,全方位的包容她呵护她,让她从心底放下。

    他也按照心理医生的嘱咐在进行这件事,只是,从看过周深以后,老婆在郁闷的道路上一发不可收拾了。

    “老婆,我带你看个好东西。”

    “不想看。”云烟懒懒的回。

    陆沧溟没按照她的意思来,径直打开手机,点开迈克发来的视频。

    云烟双眼无神,懒散的看着窗外的玫瑰,它们开的有多娇艳,她的心里就有多荒凉。

    云烟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脆弱的人,可是,这一次,她感觉自己找不到一丝面向生活的勇气。在她的心底,总有一个巨大的黑洞吞噬着她,似乎黑洞里的痛苦一点点挥散出来,游走在她的五脏六腑中。

    她赶不走那些痛苦,只能由着痛苦把自己压垮。

    陆沧溟播放着迈克发来的视频,里面是迈克与周深的互动,从视频可以看出,周深康复的非常不错,本暗淡的眸子现在已经有了神采。

    视频播放完毕,云烟也只是懒散的看着,并没有任何兴趣。

    陆沧溟败下阵来,纠结着是不是该让心理医生介入了?

    三天后,云烟还在午睡时,陆沧溟叫醒了她。

    云烟睁眼,看着一大一小站在她窗前,疑惑的问:“怎么了?”

    一大一小西装革履,帅气逼人。

    怎么看都是盛装打扮的样子。

    “老妈,懒死了。”牛奶糖看着自家妈妈懒散的样子,忍不住吐槽。

    陆沧溟一个寒眸递过去,牛奶糖哆嗦了一下,老爸就是护短,老妈本来就懒嘛,还不能让人说了?

    “亲爱的妈咪,您就该多睡美容觉。”

    陆沧溟脸色缓和不少,挨着床边坐下,长臂捞过自家老婆,柔声细语:“老婆,还困啊?”

    云烟点点头又摇摇头,不是她困的问题,是她确实没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