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贵娇女(重生) > 第两百二十五章 大寒

第两百二十五章 大寒

作者:十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权贵娇女(重生)最新章节!

    五公主已经起身,想来是去处置这件事儿了。

    宋稚有点担心菱角的处境,便将蛮儿放到沈白焰膝上,准备去解决此事。

    她正要起身时,听见冒籍君漫不经心的说:“一点子小事,何须王妃亲自前往?煎安,去让公主别在这儿给我多事!”

    宋稚犹豫的看向沈白焰,只见他轻眨了一下眼,这才重新入座。

    沈白焰往身后的椅背上轻轻一靠,伸了伸腿,一派淡定闲适之态,对冒籍君道:“当真无妨?”

    沈白焰移了身子,正露出冒籍君的吃相来,他正毫不客气的吃着沈白焰面前的白切羊肉,闻言浑不在意的道:“我女儿的性子我还不清楚?定是看你家的丫头漂亮,心里不舒坦呢!教训两句就好了。”

    宋稚虽对他这轻描淡写的说法并不赞同,可也不会闲的没事做,去管他的家里事,只端起跟前的一碗杏仁酪,喂了一勺给蛮儿。

    蛮儿莫名其妙被人针对一番,颇有几分可怜的望着宋稚,贴着宋稚的耳朵小声说:“菱角姐姐没事吧。”

    “你爹爹在这儿,能出什么事儿?”宋稚见不得蛮儿受委屈,本想自己去讨要个说法的,见冒籍君自告奋勇的遣人去了,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只好小心安抚女儿。

    蛮儿睇了沈白焰一眼,见他气定神闲的在旁,也就安心吃酪了。

    不一会儿,先是菱角回来了,然后五公主也入座了,只是不见玖沧公主。

    宋稚转首瞧了菱角一眼,只见她浑身上下并无异样,而且冲自己微微摇头,示意无事才放心了。

    五公主脸上也瞧不出什么异样,似乎只是去更衣了。

    十公主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向,见菱角回来了,才松了一口气。

    她原先就旁敲侧击过五公主,叫她好好管束玖沧,不要如此乖戾,不然何时得罪了人也不知道。

    不知道是玖沧从根苗上就歪了,还是五公主压根就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上?

    十公主自认已经是仁至义尽,也就不管这件事儿了。

    宋稚则喂蛮儿吃着东西,光看脸上的神色,也瞧不出什么来。

    “孩子年幼,许多行为都是有缘故的,你也别装聋作哑,既生下来了,也该好好管教。”

    叫宋稚没想到的是,沈白焰居然开口点了冒籍君一句。

    冒籍君搁下筷子,脸上的笑容变也未变,对沈白焰道:“我对玖沧可谓是宠爱有加,摄政王何出此言?”

    “若是真的宠爱,就该管束,否则即为捧杀。你心里若有不忿,也不该在孩子身上找补。”沈白焰半点面子也没给冒籍君留,直接戳破了。

    这短短几句话不知蕴藏了多少秘密,宋稚当即将蛮儿递给司茶,道:“公主吃得有些多。菱角,你带着她去寻冬春,你们一块消消食,别让公主着凉了。”

    这身边伺候的人走了大半,只剩下个流星。

    宋稚重新执筷,流星便替她刮了一块洁白细腻的蒸鱼肉,搁到她的小碟里供她品尝。

    冒籍君瞧着宋稚方才这番行云流水般的处事方式,见她现在又装得一脸淡定,像什么也没听见,真真是个兔子面皮的狐狸崽子。

    冒籍君忍不住对沈白焰道:“你们俩还真是夫唱妇随,一路性子。听说也是老皇帝给你们订下的亲,咱俩都是盲婚哑嫁的,怎的你就这般好运?”

    宋稚不客气的斜了他一眼,叫冒籍君一哑。

    沈白焰直起身子,挡住冒籍君的视线,道:“少在这说些有的没的,蹭我的吃食,回你自己的位子上去。”

    “嘿!你这人!”明明自己做东,却被客人指责说蹭饭,冒籍君真是吃了一肚子瘪。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总是坐在这边,也不像话,起身掸了掸衣裳便气冲冲的走了,旁人还以为这两人之间又怎么了呢。

    冒籍君在五公主身边落座,宋稚从眼角余光中瞧见五公主本想与冒籍君说几句话,却被冒籍君不耐烦的打断了,看五公主其以为常的样子,并不是一次两次了。

    席面散后,宋稚叫廉王妃扯住说了几句话,她前些天给王府送来了请帖,邀请宋稚和沈白焰去参加她小儿与郭家女儿的婚宴呢。

    宋稚还没有回她,廉王妃便有些急了,此时还不赶紧抓住宋稚多问上几句?

    宋稚为求脱身,只好应下了。左右这郭宰辅和廉王与沈白焰的虽谈不上什么交情,但平日里也没有什么龌龊,略去一趟露个脸也就是了。

    宋稚倒是有些诧异,这廉王妃真可说是个后宅周旋的能手,廉王在朝中明明无甚权威,她却能得今日远安殿之邀。

    待他们一家三口坐在马车上归家时,蛮儿已经在沈白焰怀里睡着了。

    宋稚瞧着蛮儿的睡容,对沈白焰悄声道:“冒籍君与五公主之间有何嫌隙?为何这般冷冰冰的,连面子功夫也懒得做?”

    沈白焰将蛮儿平放在马车的软垫上,用手护住边缘,对宋稚细细解释道:“五公主的母妃在北国乃是婢女出身,又成了贡女。这在冒籍君看来,本就是耻辱。所以五公主在他眼中根本就够不上国母之位,你说,他们俩之间能好吗?”

    “这门亲事可是他父亲求来的,虽说那时求的不是五公主,可先帝也没李代桃僵,也是明说的。现在他却把不满撒在一个女子身上,说的难听些,五公主不过棋子一枚。我瞧着他,实非大丈夫也。”

    宋稚虽与五公主不投契,可也没被沈白焰这番话说服,依旧有着自己的看法。

    沈白焰点了点头,脸上也带着些许复杂的无奈,道:“他与五公主之间没有感情,可也尽量护着五公主该有的地位和体面了,只是他身为一国国主,需要考虑的事情不止那么简单。要知道玖沧这孩子能活下来,已经是他网开一面了。”

    最后这句话,叫宋稚心里忍不住发酸,未曾发现蛮儿的指尖微微一颤。

    宋稚默了许久,被沈白焰一把揽进怀里,看着小女的睡容,嗅到丈夫身上清冽的味道,宋稚觉得这世间果真对自己厚爱几分。

    …………

    冬日本是少雨的,可这些日子却下了好几日和着雪的雨,天一下变得极冷,冒籍君和五公主本要回北国去,可现下这天气,也叫他们难以启程。

    倒不是冒籍君他们怕冷,这点寒气,反倒叫他舒坦。而是城外积雪甚多,他这一行人车马众多,一时间出不去。

    京中药房里的伤风伤寒药霎时就不够用了,有些体弱的老人和孩童没能熬过去,就多了好些白事。

    幸好这王府的回廊上早早就挂了厚棉纳底儿的帐子,叫冷风冷雨透不进来。不然的话,这府里头的下人,都要病倒大半。

    宋稚还下令,叫回廊上每隔十丈就摆上一个炭盆子,供下人取暖。哪怕是这样,茶芝从屋外回来的时候,还冷得直搓手呢。

    “夫人,老先生说了,府里的药材还够,让您不必担心。”被屋里的热气一缓,茶芝才能好好的说上几句话。

    宋稚本在教蛮儿画鸟,就是照着大咕和小咕两只鸟儿话。

    她听到茶芝回话,便问:“邱婆子那呢?”

    “邱婆子说,主子们用的炭都有富余,只是这回廊上烧的黑炭,却是不多了,还得紧着厨房用呢。邱婆子说若还这样烧下去,怕是三日后就要见底儿了。”茶芝据实回话,却也忍不住担心宋稚会撤了外头的炭火。

    权贵之家就算是宽待下人,虽说是因为极寒的缘故,可也没有宋稚这般给他们冬日里烧炭的。

    “马上打发人出去买,市面上的黑炭定会涨价,只要不贵过三成,便也买,买足一月的分量。”

    见宋稚似乎没有过多考虑银钱的问题,流星心里替外头的丫鬟们高兴,却也还是说了一句,“夫人,这可不是小数目。”

    宋稚垂眸看着蛮儿笔下乱糟糟的线条,心里也有些担忧烦躁,对流星道:“观星台的大人说,还有些日子好冷呢。炭火贵不过药材,买吧。”

    京中倒是还算安稳,只听沈白焰说,硕京连着莒南那边因为这几日缺药缺炭而有些乱了,还出了几桩人命案子。

    吴罚被直接指派了过去,在这天寒地冻的日子里头赶路,宋稚只是听了一耳朵,也替他觉得累。

    不过她也没有闲工夫管旁人的事,昨日宋稚收到了宋令的一封书信,信中半字未提宋嫣,只说西境因为今年大寒,粮食绝收,所以西境从上至下皆蠢蠢欲动。他离不得西境,叫宋稚和宋翎好好照看林氏和宋恬。

    刚读完宋令的信,宋稚午后又得消息,说曾蕴意病得起不来了。

    宋府内外只靠宋翎和周姑姑撑着,宋稚本想立马回娘家,外院备马的小厮却道外头路边上都结了冰,别提马车了,连步行都很容易摔跟头。

    宋稚又不会轻功,除了生出一双翅膀外,似乎没有旁的法子出门去了。

    直到沈白焰和着一阵冷风进门来时,宋稚的眼睛才亮了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