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势利眼 > 第242章 试探

第242章 试探

作者:狂奔的海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势利眼最新章节!

    虽然心里欢呼雀跃,但江平表面上还是很平静的,故意沉吟片刻道:“我只有星期四有空了,你看……”

    没等江平把话说完,高盼丽立刻连声答应:“那我们就星期四来拜访您,您定下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吧。”

    江平也知道在这个时候必须拿出大师的派头,于是淡淡地道:“那就中午在得月楼见吧,我比较喜欢那里的环境。”

    “没问题。”高盼丽连忙道:“我这就去订位子,我们到时候见吧。”

    “行,到时候见。”江平也不客气,淡淡地应了一声后就挂了电话。

    不过电话刚刚挂断,江平淡定的表情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搓着双手喃喃自语:“好啊,生意终于上门了,这下不用担心钱不够花啦!”

    星期四中午,江平来到了得月楼。他刚下车就看到一个打扮得珠光宝气的妇女,正站在得月楼门口焦急地东张西望。

    江平径直来到那个妇女面前小声问:“高女士?”

    那妇女微微一愣,然后轻轻点头道:“我就是高盼丽,您是?”

    “我是江平。”江平也不含糊,立刻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虽然在此之前高盼丽就已经知道,这位看相极准的江大师年纪不大,但也没料到居然这么年轻,不由得微微一愣。

    不过高盼丽很快就回过神来,连忙笑着对江平道:“没想到江大师这么年轻,真是年轻有为啊。”

    知道在看相这一行,自己的年纪绝对是硬伤,江平也没有因为高盼丽的态度生气。只是淡淡地笑道:“你过奖了,其实都是大家给面子而已。”

    见江平年纪虽轻,但这份气度倒是非常沉稳,高盼丽对他的期待又多了几分,连忙笑道:“包厢我已经定好了。江大师请跟我来。”

    “打搅了。”江平朝高盼丽笑笑,跟着她走进得月楼。

    虽然江平不常来,但他可是有贵宾金卡的客人,早就在几位经理领班心里挂上了号。在两人前往包厢的路上,好几个领班看到江平都恭敬地向他打招呼。等江平来到包厢后,当天的值班经理还亲自过来问他有什么要求。

    见江平在得月楼也如此受尊敬。高盼丽也暗暗惊讶,更加相信这个年轻人确实有真本事。否则得月楼的这些经理领班,绝对不会用这种态度对他。

    这让高盼丽对江平更加客气,先请他坐下后才笑着道:“其实今天请江大师来,是想麻烦您帮我儿子看看……”

    江平打断高盼丽的话道:“高女士。我看相有两个规矩,第一,看到什么说什么,绝对不会隐瞒;第二就是不用对方开口,无论运势如何,全靠我一双眼睛来看。”

    见江平把话说得这么满,高盼丽连连点头道:“大师就是大师,看相的方法也和其他人大不相同啊!”

    江平微微一笑道:“令公子人呢?”

    “他在路上。就快到了。”高盼丽有些尴尬道:“您是大师,有些事也不用隐瞒,现在的年轻人是不太相信这些的。所以……”

    没等高盼丽把话说完,江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高盼丽的儿子显然不相信相术,所以才会姗姗来迟。

    其实在拥有势利眼之前,江平自己也不相信这些。所以他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笑道:“没关系,经过今天之后。令公子就会相信的。”

    见江平说得如此胸有成竹,高盼丽对他的信心更足了。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决定先试探江平一下,看看这个年轻人是不是真象外面传的那么神。

    想到这里高盼丽对江平笑道:“其实我还有个小姐妹。也想请江大师帮忙看看运势,她人就在隔壁,不知道……”

    江平当然不怕生意太多,立刻就点头道:“没问题,你请她过来吧。”

    “好!”高盼丽连忙点头答应,急匆匆地往外走。

    没等高盼丽走到门口,江平又不紧不慢地道:“不过我给人看相,一次的价格就是五万,还是先和你的小姐妹说清楚才好。”

    凭心而论,在2002年的时候,给人看次相的费用有个几千块就很了不起了。就算是那些非常有名的相师,给人看次相最多也只能收个一两万而已。江平开口就要五万,已经可以说是天文数字了。

    不过江平在藏书阁开馆典礼上的表现太过惊人,所以高盼丽根本没有迟疑,立刻对他笑道:“没问题,能得到江大师的指点,再贵也是值得的。”

    既然高盼丽这么会说话,江平也不用多费口舌,笑着点点头表示她可以去请自己的小姐妹了。

    高盼丽很快就带着她的闺蜜过来了,这个女人名叫何艺芳,年纪和高盼丽差不多,虽然穿着打扮也十分华贵,但总让江平觉得有哪里不对。

    简单来说何艺芳缺少有钱人的自信,反而显得有些畏畏缩缩的。不但在和江平说话时表现得过于小心翼翼,而且还时不时地偷看高盼丽的反应。那样子就好像何艺芳每说一句话,都要得到高盼丽的同意似的。

    虽然高盼丽和何艺芳掩饰得都还算不错,但却瞒不过江平的眼睛。他把两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很快就作出了合理的猜测。

    “看来这个何艺芳是高盼丽找来试探我的。”江平表面上和对方谈笑风生,同时也在暗自思忖:“如果我能准确看出何艺芳的运势,高盼丽的宝贝儿子就会出现。否则别说给她儿子看相了,恐怕还会被扣上个骗子的名头吧?”

    这也让江平看出来了,这个高盼丽很不简单。一般人要么相信要么不信,绝对不会用这种办法进行试探。

    其实和事实相比,江平的推测可谓是*不离十。何艺芳确实不是高盼丽的小姐妹,其实只是她家的一个佣人而已。

    高盼丽之所以要江平给何艺芳看相,是因为在最近几个月内,她家肯定会有件大事发生。如果江平能把这事都看出来,高盼丽就会相信他,让江大师给儿子看相。反之的结果自然也不用多说,江平不但见不到高盼丽的儿子,还会被冠以“骗子”的头衔。

    不过对江平来说,高盼丽找人试探他反而是件好事。江平不用担心自己看得准不准,毕竟势利眼是不会出错的。相反他还能多赚五万块钱,又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没和何艺芳说几句话,江平就笑着道:“那我就先给何女士看一下运势吧。”

    这也是高盼丽希望看到的事,她和何艺芳自然不会反对。

    江平集中精神催动势利眼,朝何艺芳深深地看了一眼。他双瞳中变幻着诡谲的花纹,让何艺芳差点迷失意识。

    好在这情形很快就结束了,何艺芳才没有完全沉醉其中。不过即便如此,她也差点连坐都坐不稳,连忙扶住桌子才勉强稳住身形。

    旁边的高盼丽见到这样的情形,不由得暗暗心惊。她相信何艺芳不可能和江平一起演戏给自己看,这样的情形说明江平确实有点本事。

    江平也不卖关子,立刻就对何艺芳道:“何女士,我只能对您说节哀顺变了。就在这两个月,您会失去一位亲人,实在很遗憾。”

    江平这番话一出口,高盼丽和何艺芳全都脸色大变。就在上周何艺芳的父亲被查出肝癌晚期,医生说已经没几个月好活了。也正因为如此,高盼丽才会要何艺芳来试探江平。两人都没有想到,江平只是看似随便地望了何艺芳一眼,就真的看出她会失去一位亲人。

    江平当然不是信口开河,他刚才确实在何艺芳印堂处见到一团白光。自从上次在苏墨然的印堂处见到同样颜色的光芒后,江平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此时说出来也是十拿九稳的事。

    “江大师,您真的太神了!”在亲眼见到江平的神奇后,高盼丽连声夸奖:“真是没有想到,这世上还有如此准确的相术!”

    既然高盼丽都这么说了,也说明刚才给何艺芳看相,确实只是一次试探而已。江平对此并不在意,是不是试探无所谓,反正看一次五万块,只要给钱就行。

    高盼丽为人十分干脆,很快就向何艺芳使了个眼色。后者从小包里拿出五叠百元大钞给江平,在千恩万谢后就告辞离开了。

    看着何艺芳离开包厢,江平暗暗思忖:“试探也试过了,接下来正主儿也该上场了!”

    事实证明江平的推测没错,何艺芳才离开没多久,就有人在外面敲门道:“妈,我来了!”

    高盼丽装出一副不满的样子向江平打招呼:“这臭小子又迟到,大师您别在意啊。”

    江平笑着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不过何艺芳刚刚离开,高盼丽的儿子就到了,让江平怀疑其实这家伙一直就在隔壁的包厢。在从何艺芳那里知道自己的相术确实厉害后,所以就立刻过来了,否则在时间上不会这么巧。

    当然,江平是不会拆穿对方这点小把戏的。对他来说尽快给高盼丽的儿子看相,先把十万块赚到手才是最重要的事。

    不过当高盼丽打开包厢的门,看到她的儿子之后,江平忍不住笑了。这世界实在太小了,高盼丽的儿子不是别人,正是江平在藏书阁的开馆典礼上见过,追求林晓楠的富二代张东升。(未完待续)

    ps:第一更。

    感谢书友“籼鹿”,“非常懒的鱼”,“腾宽”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