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蛇嫁 > 第244章 滔天怨气

第244章 滔天怨气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蛇嫁最新章节!

    我抹了把脸,拿上魔剑,跟着晴天她们往公园外跑。

    可没跑几步,我们就被厉鬼围住。

    我攥着魔剑,说:“一起跑目标太大,分开跑。”

    话落,我又在魔剑上画了道血符,魔剑上缓缓溢出鲜血,剑身嗡动,我低吼一声,挥剑冲向离我最近的厉鬼。

    “书婉,带她们离开。”我说。

    红绸飞出,书婉舞动着红绸缠上韩宝兰和晴天的腰,带着他们朝旭园外掠去。

    围住我们的厉鬼想要去追,我猛地将魔剑插在地上,从兜里摸出一沓符纸胡乱的扔上去。

    “我才是你们要杀的人,追她们没有任何意义。”我冷声说。

    “糟了,常欢欢要逞英雄、”晴天反应过来,想要挣开红绸,可眨眼的功夫就被书婉带出了旭园。

    看她们已经追不上,那几个厉鬼重新将我围住,为首的蓝衣厉鬼上前几步,手上出现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剑,指着我,“识相的就放下武器。”

    “好。”我松开魔剑,后退几步。

    我这么配合,他反而愣住了,警告我说:“你别耍花招。”

    我捂着胸口,虚弱的咳嗽几声,“我没有力气了。”

    魔剑仿佛在应和我的话,我说完,它上面的光也熄灭了。

    蓝衣厉鬼回头看了眼。

    一个身穿姜黄色的衣服的男鬼走到我身边,从袖筒里摸出一卷红线把我捆住。

    我站在原地,没有反抗,深深地扫了他一眼,他手是热的,是个人。

    他在装鬼。

    蓝衣男鬼满意的笑了,挥挥手,示意其他厉鬼押上我。

    我脚步虚浮的跟着他们,这不是装的,是真的没有力气了。

    几人把我押到旭园后的一间院子前,看着就是个普通的院子,可等蓝衣男鬼推开院门,在我面前出现的竟然是亭台水榭。

    暗沉的天空,没有任何波纹的水面,这不是生死城么?

    蓝衣男鬼把我推进去,吹了声口哨,一艘小船缓缓飘来,船上空荡荡的,连个鬼都没有。

    我爷呢?

    上次我来生死城,我爷还在这里撑船来着。

    看我呆呆的不动,蓝衣男鬼直接抓着绳子把我拎上船,拿起撑杆,站在船头往水里看。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点红光竟从水里升起,顺着水流往东去。

    蓝衣男鬼撑船跟在红光后面,看来红光是给他指路的。

    岸边的木楼和小桥跟上次进来的时候一样,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比上次多了些声音,断断续续的交谈声、婉转的唱戏声。

    船在水面行驶了半个多小时,蓝衣男鬼终于把船靠岸,拎着我走上岸,进了一座小楼。

    我刚进去,就听见一阵痛苦的哭声,声音有点熟悉,不过我脑子乱哄哄的,也想不出是谁的声音。

    男鬼把我扔到小楼里,就锁上门离开。

    我趴在地上,试着动了动胳膊,发现我越动红绳缠的越紧。

    “你别动了,那是专门对付阴物的,你也是半个阴人。”有人说。

    我愣了下,这声真是熟悉。

    “咦,常欢欢,你在自己跟自己说话?”阴女突然问。

    我急忙往周围看,这不是那对眼睛的声音么?她也在这里?

    “我在你头顶上。”她没好气的说。

    我仰头,就看见梁上吊着个透明的盒子,里头放着一对眼睛,跟我的一模一样。

    黑气漂浮在那双眼睛上,隐约能看出个人的形状,“你怎么也被抓住了?我本来还想着你来救我呢。”

    “黑面太厉害,我被他打伤了。”我躺在地上,纳闷的问:“你什么时候被抓的?”

    她说:“你上次离开后我就被黑面困在这里了,也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对了,杜靖离呢?”

    我怔怔的看着那对眼睛,说不出来话。

    “喂,你倒是说句话啊。”她催促道。

    “他魂飞魄散了,你别说话,让我安静地躺会。”我说。

    闻言,黑气震动两下,她倒是安静了下来。

    杜靖离真的灰飞烟灭了吗?

    眼泪再次顺着眼角流了出来,我咬牙忍着哭声,心中苦笑,好不容易见次面,没想到竟然是生离死别。

    “你……你别想不开,能把杜靖离打的魂飞魄散的人只有黑面,你就想想你还没给他报仇,你可不能死。”那对眼睛说。

    我嗤笑一声,“你是怕我死了就没人救你。”

    那双眼睛猛地瞪大,浮现出怒气,“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要死了你也活不了,你见谁魂魄不完整能活下去的,你我一体,你救我就是救你自己。”

    我躺在地上没动,“你我一体?今天你要是能仔细跟我解释清楚这句话,我就先办法救你,要是你说不清楚咱俩就一块死了得了,反正杜靖离去世,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虽然我亲眼看着杜靖离魂飞魄散,但是我不相信他会毫无防备的来四库镇,他肯定留了一手。

    而且按照杜靖离的性格,他要是料到此行必死无疑的话,他肯定不会让我过来。

    “我是你的一魂一魄。”她沉默片刻,缓缓道:“或者说,我是你成为常欢欢之前幻想出来的,当时你才死,怨气滔天,头七之夜恰逢血月现世,更是加重你的怨气,时刻都有化为厉鬼的迹象。”

    “就在你要成为厉鬼的时候,杜靖离来了,他压不住你身上的怨气,便将所有的怨气都集中到你的一魂一魄上,又把这身负滔天怨气的一魂一魄镇压在你的尸体里,我懵懵懂懂的开了神智,将魂魄附在这双眼睛上,四处找你。”

    她咬牙切齿的说:“等我知道你的时候,你已经变成了常欢欢,看着你每天过的那么开心,而我却要受这莫名怨气的折磨,时时刻刻都担惊受怕,生怕被一道天雷劈死,我心里恨极了。”

    竟然是这样。

    “那些怨气又是咋回事?”我问。

    她瞪我一眼,“我怎么知道?我就是一魂一魄,能记住你就不错了。”

    “这样啊。”我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躺着。

    杜靖离都疑似魂飞魄散了,我一时间找不到人问,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