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契约妻 > 第2415章,傅瑾城篇594

第2415章,傅瑾城篇594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豪门契约妻最新章节!

    她不知该感动他这么了解她,信任她,还是该生气他这么小看她了。

    她拍了下他的胸膛:“你就连怀疑一下都不会吗?”

    傅瑾城摸了下下巴,顿了顿,认真的说:“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我想我也不会生你的气的。”

    高韵锦笑容一愣,说真的,她很感动,“为什么?”

    “只要你高兴就好。”他淡淡道:“不过,我应该会很痛苦。”

    他既然会给她,他自然是不会后悔的。

    但如果她真的有一天会离他而去,不再爱他的话,那他这辈子,再活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意义了。

    上辈子他经历了太多,对于活着,他并没有太深的执念。

    所以,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或许会不知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吧。

    思及此,他喉咙一紧,用力我握着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你会舍得我这么痛苦吗?”

    他知道两辈子她都是爱他的,但他也知道,这一辈子她对他的感情不如他深。

    她忙不迭的摇头:“当然不会。”

    她哪里舍得?

    在他们在一起不久之前她就想过,万一有一天他要移情别恋,离她而去,她也跟他一样,她不会怪他的,她只是……

    会痛苦会难过而已。

    她是什么人,他还不了解她吗?

    他笑用力的亲了她一口:“那不就足够了?”

    “嗯!”

    傅瑾城亲了又亲,亲够了之后,才缓缓的放开她。

    高韵锦靠在他怀里,许久之后忽然说:“瑾城,你说……我是不是在做梦?”

    傅瑾城愣了下,“嗯?怎么忽然这么说?”高韵锦用力的握着他的手,水润的双眸和他的视线交缠:“你太好了。我从来没想过我这辈子能有机会遇到你这么好,这么优秀,这么完美,又对我这么好的人,我甚至是

    ……做梦都不敢想。”

    “有什么不敢想的?”傅瑾城反问她:“难道你不好,你不优秀,你不完美,你对我不好吗?”

    高韵锦:“……”

    好吧,他这么说好像也有点道理。

    但是她知道她就算也优秀,对他也很好,也还算及不上他的。

    他怎么会猜不到她在想什么?

    他抱着她在床上滚了一圈,扯了扯她的脸颊:“你啊,不是才说不喜欢感情之间掺杂太多利益的东西的吗?那你现在又想东西干什么?

    反正你只要记得我们的感情在我们心底都是纯粹的,最重要的不就行了吗?至于我的身份,我优秀与否又怎么样?那不只是加分项目而已嘛?”

    高韵锦愣了下,半响后才顿悟过来,苦笑道:“你说得对,是我想太多了。”

    很多时候,人就是这样,不喜世俗的东西,可偏偏自己还是会陷进去里面而不自知。

    傅瑾城对她向来是很宽容的,笑道:“也不是你的错,只是你身边的人给了你这样的引导,才让你有了这种固定的思维,以后不去想这些就好。”

    人都是容易受周围环境影响的,就像他上辈子,不也因为走不出执念,而后悔一生吗?

    在这些事上,她就要比他好多了。

    她从头到尾都是一心向善的。

    就算因为周围的环境,让她心智比同龄人成熟,她却不因此而变得世故。

    所以后来她就算有了自己的公司,自己的事业,发展得不错,她也从来没有因此而报复过夏莉他们。

    所以,说到底,她不过是一个很心软,很重感情的人。

    高韵锦觉得自己的心底被傅瑾城填得满满的,不留一丝缝隙。

    这种甜蜜幸福满得都要溢出来了。

    她有时候会忍不住想,如果这真的是一场梦,那她希望她永远都不会醒。

    想到这,她眼睛一亮,开心的跟傅瑾城说:“瑾城,你给我造一个梦好不好?”

    “梦?”傅瑾城一时间没懂她的意思:“你在说什么?”

    “就是……你不是想知道我想要一个怎么样的婚礼吗?所以我想——”

    “不好。”

    她还没说完,傅瑾城就把她的提议给否决了。

    高韵锦撇唇:“……”

    说好了问她意见的呢?

    他这么直接的否决是几个意思?傅瑾城也觉得自己否决得太快了,容易让她误会,但他语气却很坚定:“我是认真的,我是真的觉得不好。因为如果是梦,总会醒来的。而我们之间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它并不是一场梦,我们也是活生生的人,怎么可以用一场梦来概括呢?”

    只要是梦,都是假的。

    而他决不允许他们之间只是一场梦,绝不!

    他说得这么认真又严肃,高韵锦一愣,笑了,眼眸有些许酸涩,拥紧了他,“对,你说的对,我们之间不是一场梦。”

    他们本来是讨论婚礼的,没想到到说着说着,氛围居然有点伤感了。

    就是高韵锦,也听出了他情绪似乎有点不对劲了。

    她扭头回来,迎头对上了他深沉却有沉痛的眼神,她有些吓到了:“瑾城?你——”

    他怎么忽然情绪这么激动?

    傅瑾城摇摇头:“我没事,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伤心事。”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死了的。

    如果说这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的话……

    想到这,他心口跟撕裂一样,狠狠一抽,抱着她的力道失控了。

    高韵锦被他勒得有点难受,“瑾城……”

    傅瑾城眸光染上了猩红,声音已然变得沙哑:“小锦,这一切……不是梦,对吧?”

    高韵锦没想到自己不过是随口这么一提,他反应居然比她更大,她有些心疼,忙说:“对,这一切都不是梦。”

    说完,想逗他开心,哼了一声:“你抱着我的力道大得都要疼死我了,如果是梦,我哪里能感觉到疼?”

    傅瑾城被她这么一说,登时没绷住,笑了出来。

    高韵锦也笑了,额头抵在他的上面,主动的亲了他一下。

    她的吻触感这么真实,带着电流,直击他的心脏,这种感觉甜蜜又清晰,怎么可能是梦?傅瑾城心底踏实了些,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下巴,低头吻上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