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契约妻 > 第2192章,傅瑾城篇371

第2192章,傅瑾城篇371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豪门契约妻最新章节!

    高韵锦揉着发痛的眉心,视线落在了旁边的小床上,安稳入睡的儿子,她眼神变得温柔,过去想抱抱孩子,薛永楼阻止了,“你这些天太累了,多休息一些。”

    高韵锦眼神里充满了渴望,薛永楼不忍心,还是将孩子抱了过来,摸着儿子软乎乎的脸蛋,小得一捏就会碎的身子,她抱紧了些,“你说,她会伤害我的孩子吗?”

    抱抱现在还在睡,她语气放得很轻,生怕把宝宝给吵醒了。

    “不清楚,不过也不用担心,我的人没撤,你和宝宝不会有事的。”

    高韵锦点头,却有些不解,“傅瑾城和她签了协议,她前一段时间不是消停了吗?怎么这次又故态复萌了?”

    “或许……是妒忌?”

    高韵锦愣了下,明白了过来,“她如果妒忌,自己抓紧生一个不就好了?”

    否则,林以熏就算再妒忌她,这个时候想要做什么,都不好下手了,如果要选一个让自己更好受的办法,自然是自己也生一个了。

    说到这个,薛永楼愣了下,说:“说起来,她应该很想怀孕才是,可他和傅瑾城结婚时间也不算短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传出怀孕的消息?”

    高韵锦想到这个,也是不解。

    半响,猜测道:“或许,还不想要?”

    “你觉得可能吗?”就林家人这半年时间里因为她肚子里孩子作妖的程度,林家人不可能放任林以熏推迟要孩子的。

    别说林家人,就是林以熏自己也不可能。

    “那就是……要不到?”

    薛永楼是这个意思吗?

    “应该是。”薛永楼说:“目前,这个可能性最大。”

    “那……你的意思是,林以熏的身体可能……有点问题?”

    她和傅瑾城在一起的时间很长,虽然才怀孕了两次,但她之前和傅瑾城在一起的时候,基本上都有做措施的。

    她第一次怀孕,还是在傅瑾城做了措施之后怀上的呢,而这一次怀孕,则是在傅瑾城情不自禁,没有做措施的情况下怀上的。

    这就说明,傅瑾城这边是绝对不可能会有问题的。

    这么说来,有问题的只可能是林以熏了。

    薛永楼还真没想到林以熏还可能会怀不上孩子,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有很忙心情,耸肩道:“或许吧。”

    高韵锦心情也挺复杂。

    她恨林以熏。

    这辈子都恨。

    永远都不可能原谅那种。

    但一个女人,一个想要孩子的女人要不了孩子,其实是很可怜的。

    她当初是希望林以熏和傅瑾城没有孩子,却没有想过药诅咒林以熏生不出孩子……

    “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妒忌你就很正常了。”想到这,他神色凝重,“或许,她还很可能会对孩子动手。”

    如果林以熏真的一辈子都不会有孩子,那她的孩子,估计一辈子都难以生活得太平。

    高韵锦神色一敛,“我会注意安全的。”

    薛永楼点头,“我会派人去留意一下的。”

    “嗯,谢谢你,永楼。”

    怀里的小家伙小嘴嘟嘟的,非常可爱,高韵锦看上一眼,心坎都是软的,轻声道:“时间不早了,你快点回去公司上班吧。”

    薛永楼点头,“好。”

    高韵锦其实还挺困的,但她抱着孩子,舍不得撒手,连午睡都忘记了。

    薛永楼看着她笑容柔和的侧脸,忽然想到,如果林以熏真的还想对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动手的话,那她生产的那一天,林以津送她到医院来,完全算是真情流露了。

    想到这,他多看了她一眼。

    高韵锦总算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笑道:“怎么了?”

    “如果不能离婚,以后,你就和林以津这样有名无实的过下去吗?”

    高韵锦这段时间里,心思都给孩子给占去了,还真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这几天里,她其实还是挺想再跟林以津说一句谢谢的。

    然而,林以津当天在她醒来没多久离开后,就再也没有来看过她,也没联系过他。

    她沉吟着,还没说话,薛永楼就说:“我觉得,林以津对你,好像是真的有几分感情的。”

    如果她临盆的那天,林以津是做戏的话,那今天他们就不会有机会见到林以熏了。

    说明,林以津送高韵锦得到医院来的事,林家人根本不知情。

    高韵锦垂眸,“他……心肠并不算坏,但如果说对我有感情,肯定是不深的;那天的事,我很感谢他,但是我跟他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的。”

    虽然害死她第一个孩子的人并不是林以津,但她也清楚林以津到底有多在意林家的家人,他不可能为了她跟家人决裂;而她,也根本不会有心思去再谈一段恋爱。”

    薛永楼理解。

    高韵锦又说:“这些事,现在说还太早了,以后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好。”

    接下来好几天,高韵锦都提高警惕,防止林以熏伤害她和她的孩子。

    然而,也不知道是他们多想了还是怎么样,一直到一个星期后,高韵锦出院,林以熏,包括林家那边,都没有丝毫动静。

    高韵锦出院之后,还是住回去了薛永楼的家里。

    G市这边相对来说,还是挺迷信的。

    孩子取名,一般来说都喜欢叫算命先生看一下生辰八字,决定给孩子起名字。

    出了院,回去到家里,高韵锦精神好了一些之后,薛母带来了字典,也找了算命先生给孩子看了下生辰八字。

    照算命先生的话说,孩子什么都不缺,名字可以随便取。

    高韵锦其实并不信这些,但她住院这段时间,都是薛母照顾她的,她心里感激薛母,也感恩她能对她和她孩子如此上心,自然不能拂了薛母的好意,就听了薛母的话。

    听薛永楼说,当年他的名字是他父亲起的,他母亲根本不会起名字,这不,翻了半天了,薛母都没有翻出一个像样的名字来。

    高韵锦笑了笑,想了想,忽然想到了什么,忽然说:“阿姨,柏煊怎么样?”

    “什么?”薛母没听明白。高韵锦笑了笑,跟她解释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