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契约妻 > 第1662章,暮檐凉薄192有备而来的沈慕檐

第1662章,暮檐凉薄192有备而来的沈慕檐

作者:三三三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豪门契约妻最新章节!

    第

    裴渐策帮开好了房间,也打了电话叫人送醒酒汤上来,裴渐策洗了毛巾,给薄凉擦脸,动作温柔细致。

    秦晴晴心里又羡慕,但已经没了妒忌,却是不敢多看,别过头,转移视线,一会后,注意到自己放沙发上的包包,“凉凉这次过来,好像是背了包包的吧?”

    “嗯,”裴渐策抬了头,“凉凉包包还在包房里?”

    “应该是。”秦晴晴正想找个机会离开一下,“我下去帮她把包包找回来吧?凉凉的包包是怎么样的?”

    裴渐策一愣,一时间也说不上来,起身道:“我下去吧,你在这里看着她。”

    “也好。”

    裴渐策把毛巾递给了秦晴晴,就出门了。

    秦晴晴洗干净毛巾后,看到薄凉好像什么护肤的都没擦,就找了自己包包的爽肤水和润肤液给她抹上,还没抹好,门外就传来了叩门声。

    秦晴晴立刻起身去开门,“回来了?找到——”

    话音未落,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她愣住了,“你……你不是——”

    沈慕檐越过她,侧身进了房间,见到已经睡了的薄凉,直接过去,温柔的将她扶了起来,随即给她穿上她的外套和鞋子。

    秦晴晴跟嘴巴哑了一样,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这是要做什么?”

    “带她回家,”沈慕檐没看她一眼,“今晚辛苦你了。”

    秦晴晴脑子有些乱,“你和薄凉不是……不是分手了吗?”

    难道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又复合了?

    重要的是,薄凉现在不是和裴渐策在一起了吗?

    沈慕檐没回答她,忙完他手头上的事,直接横抱着薄凉出门,秦晴晴直觉不妥,挡在了门口,“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面对沈慕檐的时候,秦晴晴其实是有些怯弱的,也不是害怕,只是……直觉的觉得沈慕檐不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人。

    不过,事情可大可小,不是该怯场的时候,她才勉强稳住自己。

    “你在担心什么?”

    他没有情绪的一句话,倒是把秦晴晴问住了。确实,沈慕檐有才有貌又有钱,一切都是如此完美的存在,是女人梦寐以求的却难以触及的存在,他要女人的话,什么样子的都有,根本不需要用强硬的手段去对自己的前女友,尤其这是,这个前女友还

    是他自己不要的……

    刚才他照顾薄凉的时候,温柔又细致,怎么看两人都不像有仇。

    “那你好好照顾一下她,她喝了酒,需要喝点——”

    “ 嗯,谢谢。”

    他点点头,跟赶时间似的,不等她说完就打断她的话,抱着薄凉离开,留着秦晴晴,因为听到了他一句不咸不淡的谢谢,而红了脸……

    回神后不由感叹,那个男人,长得还真是越来越好看了,简直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如果她再花痴一点,就算她真的被他怎么样了,好像也生不起气来啊。

    “怎么出来了?”

    她神游间,裴渐策拧着眉头回来了,上上空无一物。

    “没找到凉凉的手提袋吗?”秦晴晴狐疑的问。

    “嗯,”裴渐策也喝了不少酒,眉头现在隐隐作痛,秦晴晴不由猜测,“你能记住凉凉的包包吗?”

    “能,她——”

    他进入屋内,脸色突变,“凉凉呢?”

    “凉凉被沈慕檐接走了,他——”

    “什么?”裴渐策的脸色真的说难看到了极致,怒了,,顾不得对方只是一个热心的同学,大声责备,“这件事你怎么没第一时间跟我说?他说把人接走你就让人把人接走?”

    秦晴晴红了眼眶,慌忙解释:“他来势汹汹,而且我觉得他对凉凉挺温柔的,我也觉得他不会对凉凉不利,所以——”

    “所以你就大方的让他把人接走了?”

    “我……对不起。”

    秦晴晴知道自己说再多也于事无补,咬唇,低了头。

    裴渐策焦急的里来回踱步,半响,他脸色阴沉的顿了脚步,深吸了一口气,转身离开,秦晴晴忙拉着他,“凉凉会出事吗?对不起,我——”

    “不会。”

    裴渐策没什么情绪起伏的说:“他不会对她乱来的,没事了,你忙你的吧,我还有些事,先走了。”

    他扔下了秦晴晴,拿起手机给薛擎天打了个电话,薛擎天很快就接起了电话,“裴总?真是稀客,不知这么晚了,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想联系一下慕檐,薛总能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吗?”

    薛擎天笑了下,言谈之间已经开始套话“裴总,你找慕檐这么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裴渐策哪里听不出来他的试探,“很急的事,薛总,请你——”

    “要不,我把你的意思传达给慕檐,一会我再回你电话?”

    “薛总——”

    裴渐策已经明白今天沈慕檐所做的一切,皆是计划好了的,他自然不可能会回他电话。

    薛擎天笑,“很快的,裴总请稍等,我这就给你联系慕檐。”

    挂了电话,他还真就直接给沈慕檐打了个电话过去,而此时的沈慕檐还在车上,薄凉躺在他的腿上,抱着他的腰,依赖的将脑袋埋在他的怀里,安恬入睡。

    沈慕檐在手机震动的第一时间,立刻拿起了电话,还特意看了眼怀里的人,轻声的接起了电话,“什么事?”

    “你说说你都干什么好事了?裴渐策刚才忽然问我要你电话呢。”

    他压低声线,简单的回了三个字:“不用管。”

    “这么说,你真——”

    沈慕檐直接挂了电话,没一会,到了目的地,他抱着薄凉下车,手上还提着薄凉的手提包。他直接把薄凉抱到了自己的卧室的床上,帮她脱了衣服和鞋子,掖好了被子后,他看了眼依旧熟睡的薄凉,笑了低头亲了亲她的耳畔,冰凉的鼻尖在她的脸上细致摩挲着,描绘着她的眉眼,似是怎么看都

    看不够似的。许久以后,他才到衣柜去找了衣服,进去浴室洗了澡后,身上只穿着一条睡裤,露出结实挺拔的上身,关了灯后,钻进了被子里,将她揽到了怀中,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