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们相爱吧:错嫁替婚总裁 > 第七百零一章 人数在继续锐减

第七百零一章 人数在继续锐减

作者:分花拂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们相爱吧:错嫁替婚总裁最新章节!

    丁一继续说道:“这次狼群袭击,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你难道不觉得狼群来的太过蹊跷吗?虽然温泉小镇身处戈壁滩,虽然这里会有狼群出没,可是这一次的数量太多了,多的不像正常现象了。没有一个狼群的数量是可以达到上百的。狼群是群居没错,可是不会有如此大的规模。所以,我断定这个事情,一定是有阴谋的。”

    贺逸宁继续看着他,说道:“继续说下去。”

    “我承认,我胆小,我缩卵。在一遭遇危险的时候,就给自己找到了最好的地形躲避灾难。我没有直接抵御狼群,我藏在了最深处。只要狼群吃饱了,就不会针对我了。”丁一声音低低的说道:“我是不是很自私?”

    贺逸宁跟沈柒都没有开口。

    隔壁火堆旁边的闻一博跟刘义却抬头看了丁一一眼。

    闻一博对刘义低声说道:“他的名字是假的。”

    刘义反问:“你怎么知道的?”

    闻一博继续低声说道:“他的眼神,一直都在飘忽不定。尤其是他提起自己的名字的时候,眼神越发的飘忽,那是无法说服自己的表现。”

    “你怎么这么清楚?”刘义继续问道。

    “因为我是赌神啊!”闻一博轻笑一声:“你知道我是怎么一直稳赢不输的吗?那就是我不仅会察言观色,更会揣摩对方的心理。”

    说起赌术,刘义是真的不得不服的。

    上次见识了闻一博通杀全场的时候,刘义简直都要给跪了。

    所以,闻一博的话,可信度很高的。

    闻一博跟刘义是咬着耳朵聊天的,所以别人听不到他们说了什么。

    贺逸宁自然也听不到。

    不过,贺逸宁并不相信这个丁一。

    除了自己人,贺逸宁谁都信不过。

    丁一见贺逸宁没有接自己的话,略显得尴尬,不过还是自顾自说了下去:“今天见到了你保护她的身手,我就知道,你不是个普通人。所以,仍旧感谢你收留了我们。”

    贺逸宁淡淡的说道:“也不算是收留。这么多的狼肉,我们也吃不完。放这里早晚也会烂掉。”

    丁一苦笑一声:“好吧,你坚持要撇清关系,我也能理解。毕竟我们都是陌生人。”

    贺逸宁反问:“那你想跟我谈什么呢?”

    “我只是想问问你,你们是不是有自己的办法离开这里?如果可以的话,带上我可以吗?我可以付钱!”丁一一脸诚恳的说道:“我不能死在这里!我是一名高管,年薪百万,我有幸福美满的家庭,我有老人需要赡养,我有妻子需要疼爱,我有孩子需要照顾。所以,我不能死在这里。不管多少钱,我都给!”

    贺逸宁的视线落在了丁一的手指上,随口问道:“那看来,丁一先生跟家里的关系很好了?”

    “是。”丁一回答说道。

    “那么,既然家庭和睦,为什么在春节这么重要的日子里,不陪着自己的家人,却来到温泉小镇度假呢?”贺逸宁一针见血的反问丁一:“就算是度假,难道不应该是带着妻子孩子家人一起的吗?”

    丁一瞬间无言,脸色似乎越发的苍白了。

    小春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丁一,眼神闪烁,却似乎拿不定主意的样子。

    沈柒原本还挺同情丁一的,可是听到贺逸宁这么反问,于是又觉得贺逸宁说的有道理!

    对啊,既然这么在乎家人,怎么会不在一起过年呢?

    就算出来度假,那也是一家人一起出来啊?

    怎么会就只有他一个人呢?

    丁一面对贺逸宁跟沈柒质疑的眼神,忽然变得激动了起来:“什么意思?你们是在怀疑我吗?怀疑我说谎吗?我有必要说谎吗?我来这里当然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我是陪着客户来的!在别人过年的时候,我还要工作。我已经很努力的去工作了,牺牲了自己的节假日,牺牲了陪伴家人的机会。我这么做,难道错了吗?”

    贺逸宁嘴角弧度放了下去,淡淡的说道:“那是你的事情,丁一先生。我并不感兴趣。只是,我并不是喜欢做慈善,而且,我也不想得到你的报酬。”

    丁一一开始还充满愤懑,听完贺逸宁的话之后,眼睛瞬间一亮,说道:“你们果然有离开的办法是不是?你们是不是还有别的路可以走?我就知道,没有跟那些人一起走是正确的!他们根本走不出去的!他们活不了的!”

    贺逸宁没理他,转头对沈柒说道:“困吗?要不要睡一会儿?”

    沈柒笑着摇摇头。

    却还是依偎进了贺逸宁的腿上。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完全将丁一当成了隐形人。

    丁一坐在那边沉默了片刻之后,站起来说道:“我不会放弃的。如果你们不想要钱,想要的只要我有,我就会交换。”

    说完这句话,丁一便转身离开了。

    丁一一走,闻一博马上说道:“逸宁,这个丁一有问题。”

    “我知道。”贺逸宁淡淡的回答说道:“他藏着别的秘密。”

    小春忍不住开口说道:“总裁,他会不会就是.”

    “他不是。”贺逸宁一口否认:“充其量只是个打探消息的胆小鬼。他刚才说话的时候,眼神飘忽不定,这不仅是不自信的表现,更是一种心虚的表现。而幕后黑手策划了这一切,怎么会是一个心虚的人做的出来的呢?心虚的人,是不会有这么大的手笔的。”

    闻一博表示赞同:“的确如此。”

    刘义烤着手里的肉块,说道:“他不过是看到了我们的实力,猜测到我们还有别的底牌,所以过来试试机会的吧。不过,用一个假名字过来试探,也是没诚意到了极点了。”

    “或许,他的真实身份是不能曝光的吧。”另一个篝火堆边上的刘云开口说道:“他面色白净,显然是不常晒太阳的。因此,从事室内工作的可能性很大。他谎话连篇,被人揭穿也不会恼羞成怒,可见他是个经常跟人打交道而且满嘴跑火车的人。他自称是高官,年薪百万,倒是有可能的,因为他手指上的戒指,是限量款,每一枚的价值都不低于几十万。所以,他极有可能是有着不低的地位,但是却不能公之于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