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们相爱吧:错嫁替婚总裁 > 第三百一十七章 贺逸宁,我们离婚吧

第三百一十七章 贺逸宁,我们离婚吧

作者:分花拂柳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我们相爱吧:错嫁替婚总裁最新章节!

    贺逸宁离开医院的时候,觉得心口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下去。

    从小到大,贺逸其跟他算是相互扶持着长大的。

    如果这个孩子被世人所知道的话,贺逸其会受到打击,整个贺家也会蒙上羞耻。

    这种事情,他是不允许发生的。

    好在崔月岚最近似乎懂事了很多,难道说是经历了打击,终于学乖了,所以主动要求做了这个手术?

    而此时的贺逸宁还完全不知道,他的手机被崔月岚偷走了。

    他更不知道,他回到H市之后,将面临着什么样子的变故。

    贺逸宁直到开车回到H市的时候,想要给小春打电话的时候,才发现他的手机不见了。

    正常来说,贺逸宁的手机都是小春保管的。

    他的身上会带一部私人电话。

    知道他私人电话号码的都是身边熟悉的人。

    包括崔月岚和沈柒。

    其他人找他,就只能通过公事电话了。

    而昨天晚上崔月岚走的急,贺逸宁也不觉得亲自监督崔月岚做个手术,会有什么麻烦,因此只是给小春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几个集体放假一天,他去做点私事。

    这么一来,他身上也就只有一部手机。

    而现在,这部手机居然不见了!

    贺逸宁不是没有怀疑过崔月岚,可是她偷了那个手机又能怎么样呢?

    任何事情,没有他的指令,都进行不下去的。

    仅仅是一个电话是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的。

    所以,贺逸宁只是怀疑,却没有深究。

    直到贺逸宁回到了景华庄园,一进门没有看到沈柒那熟悉的身影,贺逸宁的心底才有了一种莫名的心慌。

    “总裁,您回来了。”管家非常恭敬的开口说道。

    “小七呢?”贺逸宁东看看西看看,没有看到沈柒,他就会心慌。

    “啊,对了,少奶奶让我交给您一样东西。”管家将一个大大的信封递给了贺逸宁。

    贺逸宁笑着接了过来:“干嘛还搞得这么神秘,都已经是夫妻了,干嘛还要给惊喜”

    贺逸宁当着管家的面,就拆开了信封。

    哗啦一声,信封里的东西都掉了出来。

    有贺逸宁亲手挑的首饰,有两个人一起逛街的时候买的情侣小挂件,还有他给沈柒的所有银行卡。

    贺逸宁脸上的笑容瞬间僵在了嘴角上。

    小七这是在做什么?

    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给他?

    贺逸宁凤眸里瞬间浮上一抹恐惧,他的小七,不会无缘无故做这样的事情的!

    “小七人呢?在哪里?”贺逸宁的声音都有点不稳了,饶是那么霸气的帝王,此时都有点慌了。

    “少奶奶说有事情出去了,然后一直没回来。”管家回答说道:“少奶奶说,房间不必收拾,等你回来看过之后再收拾。”

    贺逸宁听到这句话。掉头转身就冲着卧室的方向冲了进去。

    一脚踹开门。

    房间还是那个房间,却感觉少了生气。

    偌大的房间里,因为缺少了沈柒,而变得空荡孤单。

    贺逸宁不停的叫着沈柒的名字,挨个房间检查:“小七?你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你在哪里?躲在哪里?出来啊!”

    卧室、起居室、会客室、书房、更衣室、洗手间、浴室、花园等等等,贺逸宁都找遍了。

    然而,沈柒不见了。

    贺逸宁越发的心慌了。

    是不是他昨晚没有回来,所以小七生气了?

    不是他不想回来,而是他想亲自盯着崔月岚做了这个手术!

    他不能留下任何后患!

    他不能让贺家蒙羞!

    不能让大哥蒙羞!

    他是要跟小七解释的,可是那边崔月岚催着快点去医院,他才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的。

    他不是故意的!

    真的不是的!

    小七,小七,你在哪里?

    你别吓我!

    这个游戏不好玩!

    小七你快出来啊!

    你要听什么解释,我就解释给你听。

    小七,求你了!

    不要这样!

    你生我的气,你可以打我骂我,就是不要躲着我,不要消失!

    十八年前你不声不响的消失,我找你十八年。

    如今,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辈子不分开的吗?

    不要玩了,快点出来吧!

    贺逸宁一个转身,一下子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几张纸。

    贺逸宁顺手拿起来一看,上面赫然写着的离婚协议书几个字,将贺逸宁整个人都震在了原地。

    离婚协议书?

    离婚?

    协议书?

    离婚你妹!协议你妹!

    我不同意!

    贺逸宁抓起房间里的座机,开始拨打沈柒的手机。

    手机提示关机。

    贺逸宁总算还有脑子,马上联系了小春:“小七今天有没有反常?”

    小春反应的也很快:“少奶奶给我打电话问你在哪里。”

    贺逸宁马上知道情况不对劲!

    沈柒从来不会问小春这样的问题!

    如果沈柒会这样问,那就代表着发生了天大的事情!

    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情,才会让她如此失态的打电话给小春呢?

    就在这个时候,小春突然说道:“总裁,等一下,刚刚得到的消息,秦医生已经确定了,少奶奶怀孕了!”

    “什什么?”贺逸宁乍然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还有点懵。

    他今天刚刚监督着崔月岚进了手术室

    等等,小春说什么?

    小七怀孕了?

    她怀孕了!

    自己要做爸爸了?

    那小七给自己打电话,是要告诉自己这个好消息的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确实可以这样解释的。

    然而,小春的下一句话,彻底粉碎了贺逸宁的期待。

    “秦医生说,少奶奶还不知道这个消息。目前,也就只有老夫人才知道。”小春一边听着消息一边汇报给贺逸宁。

    贺逸宁的脸色骤然一变!

    等等!

    事情不对!

    沈柒不会因为她怀孕了就跟自己离婚的!

    能让她写出离婚协议书的事情,绝对不会是怀孕!

    该死的,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不过是出去了一天一夜,为什么一回来就是天翻地覆!

    贺逸宁马上说道:“全城搜索,我要小七的下落!”

    小春有点楞:“总裁,发生什么事情了?”

    贺逸宁也不瞒着自己的助理:“沈柒离家出走,并且留下了离婚协议书!”

    “什么!”连向来淡定从容的小春都尖叫了起来:“不可能!”

    是不可能,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

    可是,偏偏就成了可能。

    小春的行动力也不是盖的,马上将小冬拎过来,检索数据,搜索沈柒的下落。

    小冬也是个厉害的,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马上确定了一件事情:“少奶奶在刚刚半个小时前买了机票,飞到了E市,并且要在E市转机。按照时间计算,少奶奶还有一个小时将在E市机场降落。”

    贺逸宁二话不说的命令了下去:“马上去E市机场拦截!”

    外面的天色越来越黑了。

    沈柒靠在飞机的椅背上,透过窗户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天空,发着一个人的呆。

    可是发着呆,泪水却控制不住的滑了下来。

    明明不想哭的,可是为什么就控制不住的泪水,肆意横流?

    明明说好要走的洒脱一点的,为什么还牵挂着那个骗了自己的男人?

    以前有爱情讲师说,在爱情之中,谁先动心谁就先输。

    这一次,是自己输了。

    是自己不自量力的爱上了那个帝王,那个冷酷无情的男人。

    他不过是看小丑一样看着自己泥足深陷。

    他却是步步为营,为自己编制了一张美丽又甜蜜的大网,然后看着自己可笑的表演、

    是啊,输了,输的体无完肤。

    在这场游戏之中,自己不仅是输家,还是仇家。

    虽然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然而,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忘记吧,彻底的忘记吧。

    把曾经的那些甜蜜和感动,都忘记吧。

    狠狠的封印在心底不能触摸的地方吧!

    永远都不要想起,永远都不要去记得那些曾经被宠爱的日子。

    因为,那些都已经成为了过去,再也回不来了。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想想自己竟然爱上了杀父仇人的儿子。

    天,这简直是八十年代台湾言情剧的桥段。

    如此狗血的剧情,竟然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是不是很可笑?

    是不是很可怜?

    是不是很可悲?

    为什么看电视的时候,可以笑着点评说这个剧情好狗血,而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刻,只有深深的绝望?

    原来,生活也可以这么狗血。

    狗血的让人想死。

    自己现在浑浑噩噩,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逃离,只想着逃离。

    仿佛,只有这样做,自己才能获得一份苟且的清醒。

    清醒?清醒的时候好痛苦。

    好想烂醉一场,却又惧怕烂醉之后会更清醒。

    都说伤心的人千杯不醉。

    那么伤透了心的人呢?

    是不是也会千杯不醉?

    沈柒的思绪就是这么的混乱驳杂,想到哪里算哪里,完全没有头绪可言。

    直到飞机降落的那一刻,沈柒才发现自己的想胸口全部被泪水湿透了。

    抓起围巾遮挡住泪渍。

    哪怕是丢人的泪水,也让自己躲在无人的角落,偷偷哭泣吧。

    下一趟班机还有一个小时,沈柒要在候机厅等上一个小时。

    看着鼎沸的候机厅,沈柒却觉得整个世界好孤单好寂寞。

    熙熙攘攘的人群,变成了一个个的陌生符号。

    符号之外,还是孤独。

    “沈柒,我终于找到你了!”贺逸宁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

    沈柒整个人如遭雷击。

    贺逸宁?

    怎么会是他?

    不不不,他不会出现在这里,自己一定是出现幻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