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头狼 > 4338 捅破窗户纸

4338 捅破窗户纸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头狼 !

    实话实说,来之前我真没打算跟王麟完全撕破脸皮。

    对于他的伪装,我即便心知肚明,但仍旧觉得只要还没到达针尖对麦芒的程度,保留最起码的遮羞布还是很有必要的。

    可这厮的想法貌似跟我截然不同,他更为赤裸,更为明确,就差直接冲我吼出来他要光盘,要我手里攥着的证据。

    此刻,面对我冷冰冰的盘问,王麟的眼神瞬间闪过一抹异常。

    “怎么啦王叔?难道你也有选择恐惧症吗?”

    见他半晌不言语,我皮笑肉不笑的努努嘴。

    “咳..咳..”

    王麟极其不自然的蠕动两下喉结,强撑出笑容:“什么恐惧症不恐惧症的,我都土埋半截子的老头儿,根本听不懂你们年轻人的新型词汇,呵呵。”

    “听不懂无所谓,知道啥事啥论就OK。”我摸了摸鼻头,歪脖又扫视一眼房门的方向。

    此刻门外淅淅索索的动静仍旧没有停止的意思,卷帘门被震得哗啦啦的乱响,感觉外头的人好像随时会破门而入。

    凝视几秒,我随手抓起床头柜上的水杯,“滋溜”猛嘬一口,慢条斯理的开口:“王叔,是不是还有别的朋友来探望您呐?要不,我替您先把友人迎进门?”

    说着话,我站起身子,佯作要去开门的样子。

    我进来的时候,特意把董咚咚和魏伟留在了外面,一来是不希望他们跟着蹚浑水,这种事情参与的越少就越安全,再者就是给王麟一种暗示,告诉他想做什么打算之前最好想明白,我不能一个人涉险,如果真把我留在这儿,那王攀指定得陪葬。

    虎度尚且不食子,更不用说王攀搞风搞雨的终极目的不就是想给自己儿子多争取几条出路么。

    “哪有什么朋友!我这个人本身就不擅长交际,能说上话的哥们就不多,今晚上又发生这样的丑闻,我哪好意思再去通知其他人。”王麟连忙拉住我,摇晃几下脑袋,干笑道:“我估摸着外面可能是什么野狗野猫在作乱。”

    说罢,他又朝着诊所那个男子示意:“老郝啊,你赶紧看看去,别扰了我和小朗聊天。”

    “诶!”

    被称作老郝的男人木讷的走到门口,抬腿故意“咣咣”踹了几下卷帘门呵斥:“滚蛋,再闹腾把皮给你们扒掉!”

    盯着老郝的一举一动,我大有深意的微笑:“王叔,他是..”

    “他呀,他是这家诊所的医生兼老板,也是小攀儿的亲姑父,跟我绝对实打实的自己人,咱俩有什么话,完全不需要背着他。”王麟抽吸两下鼻子介绍。

    “这老哥瞅着一点不像大夫。”我舔舐嘴皮接茬。

    王麟瞬间拧紧眉头:“哦?那他像什么?”

    “屠夫!”我轻飘飘的吐出两字。

    王麟的目光立时间投在我脸上,我一动不动的跟他对视。

    相持大概十几秒钟后,王麟突兀哈哈咧嘴笑了:“从本质上讲,屠夫和医生没什么区别,同样是拎刀的,同样每天都在跟死神打交道,你说对不?”

    “是么?”我歪着脖颈冷笑:“我还寻思着这间屁股点大的诊所,能遇上多大的疑难杂症?合着还是我太年轻。”

    “嘿,你们年轻人就是爱想东想西。”王麟很配合的接茬:“对了小朗,咱们刚才聊到哪了?”

    他的记性不可能那么差,更不会不记得我们刚刚的话题,之所以又跟我东拉西扯,我心里再清楚不过,他就是想要再缓和一下,让我们彼此都能再有个后退的余地。

    可我不想继续装傻充愣,既然已经彻底捅破了窗户纸,那就索性一棍子打到底,很干脆的回应:“我问你要盘还是要攀儿?您老好像没太想清楚,要不..今晚上我先撤?赶明儿您精神状态恢复好以后,咱们再慢慢盘道?”

    “老弟!”

    没等我说完话,王麟的面颊一下子转寒,眯缝起眼睛道:“如果我告诉你,我既想要攀儿还想要盘,你能不能满足?”

    “老弟觉得够鸡八呛。”我打了个哈欠道:“叔啊,既然你不爱跟我再论辈分儿,那咱就平等交往吧,您老是吃过见过的人,可能遇上的盲流子比我要多得多,但这人跟人不同,有的喜欢息事宁人,有的喜欢刨根问底,还有的睚眦必报,我恰恰好属于最后一种。”

    “没商量?”

    王麟横着脖颈,眸子陡然睁大。

    “鱼和熊掌兼得的事儿在我这儿压根不存在。”我斩钉截铁的回答:“我呢,也不算威胁您,只能说实话实唠,我先是一个混子,其次才是一个商人,被人骑脖拉屎的事儿,我混子的身份不能答应,投入没有回报的买卖,我商人的身份又肯定不能应允,该说的就这么些,路还没到达终点站之前,你不是没机会中途下车,您再考虑考虑,我就不多打扰了。”

    丢下这句话后,我拔腿朝诊所门口走去。

    而那个叫老郝的男人则像是根木桩子似的直愣愣挡在我面前,完全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麻烦挪挪。”我笑嘻嘻的示意。

    老郝全然一副没听见的样子,双手抱在胸前,两只眼睛看向王麟。

    “咋地王叔,还打算跟我继续亲近亲近?”我也扭头望向王麟。

    王麟“噗”的一下拔掉手背上的输液针,佝偻着后背站了起来:“小朗啊,叔能爬到这一步不容易,相信你也调查过我的历史,我隐忍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一次上位的机会,你说你非要掐着我的小辫子,是不是不太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