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99亿闪婚:豪门总裁夜夜忙 > 第834章 现在就给我滚,马上滚!

第834章 现在就给我滚,马上滚!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99亿闪婚:豪门总裁夜夜忙最新章节!

    “除了你,没有人有机会。”陆枭是相信的。因为他了解陆悠悠。看谁不顺眼就各种使坏,这种事,陆悠悠绝对做得出来。

    况且,那件衣服上剪破的痕迹他是亲眼看到的。再一点,陆悠悠还视林欣为情敌。

    陆悠悠抿着唇,胸口的起伏越来越大,小脸也冷的跟打了一层霜似得,气鼓鼓的驳道:“你怎么不说她在玩苦肉计?”

    陆悠悠倒是觉得,林欣故意剪坏自己的裙子,想栽赃给她。

    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

    “她没你那么无聊。”当着他家那么多长辈的面,林欣去玩这种露肉的苦肉计?傻瓜都不会选择这种丢人现眼的苦肉计。

    陆悠悠心头一疼,“那我呢?在你心里我就是那种心机深重的恶毒女人是吗?”

    陆枭紧紧盯着她。幽凉的眼神忽深忽浅,让人看不穿,也捉摸不透那种。换做平时,陆悠悠是害怕他这种眼神的,但是陆悠悠现在心底有气,不但不怕,反而还直勾勾的跟他对峙起来。

    这样的对峙,僵持了半分钟的样子。

    最终,还是陆枭先妥协。他太了解陆悠悠的性子了,固执起来不是一般的可怕。这也是他苦恼的原因。

    担心她这样固执下去,最后真的会没法收场。

    他抽回目光,舒了口气,站起来,语重心长的跟她说:“悠悠,下周我跟林欣会去领证;到时候,她就是这里的女主人,我希望你能像尊重我一样去尊重她,你的嫂子。”

    最后四个字,被他咬的很重。

    他的话,就像一把刀抵在她胸口,然后一点一点的顶进她心脏深处。陆悠悠呼吸重了重,双手扣紧,然后又缓缓松开,开口,语气也一样平静,只是带了几分坚定,“我不可能叫她嫂子,你们也不可能结婚。”

    陆枭的脸立马就变得骤冷,“不要触犯我的底线。”

    “那我也告诉你,这个家,有她没我,有我没她。”陆悠悠就是要惹怒他,就是要逼他。

    “那你现在就给我滚,马上滚!”陆枭暴怒的低吼。阴冷的眼神像是要被她活生生的给劈碎似得,吓得陆悠悠整个人抖了一下。

    她真的被吓到了,双目一下子涨的通红。睁着大眼看着眼前这个为了另一个女人而对自己凶冷又暴怒的男人,胸口忽然就觉得闷得厉害。

    眼泪也快忍不住掉出来了。尖锐的指甲在手心扣了扣,将眼泪逼出去。她可是打不败的陆悠悠,怎么可能被他这么一吼就掉眼泪呢?

    稳了稳情绪,终于找回属于自己的声音,“是我帮她找的衣服,不过她没穿我给她找的那条裙子,大概是觉得我给她找的那条太难看了,影响她在你心目中的女神形象。”

    留下话,她决然的转身走了出去。

    陆枭拢起眉心,因为她的话,心底一团糟。

    小东西许是见陆悠悠走了有点着急,一个劲在陆枭脚下打转,咬他的拖鞋,裤脚,看上去好像是让他去追。

    奈何陆枭现在心情特别糟糕,被它这样撕来咬去,心里更烦了,抬脚就把小东西给踢了过去。

    小东西被踢的‘嗷嗷’直叫。陆枭只是看它一眼,没管它,沉步上了楼。

    ……

    金秋十月,马路边的法国梧桐已经开始落叶了。人行道铺着一层黄灿灿的枫叶,和此时夜色下暖黄的路灯不谋而合的融为一体。

    陆悠悠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夜晚的风有点凉,她下意识的拢了拢身上的开衫。心里也没有那么撕心裂肺的难过,就是难过了一小会,就不再难过了。

    事实上,难过也没用。自己不就是在想方设法让陆枭生气么?现在自己如愿以偿了,又有什么可难过的呢?

    她现在考虑的是,晚上应该住哪?

    家里那边在装修,肯定没法住。她又不想回老宅那边,更加不能给任何人打电话求助,所以,她只能自己解决。

    走了一会,她在一颗梧桐树下停了下来,仰头看着金灿灿的梧桐树,心底忽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她记得小时候有一篇课文,讲的就是梧桐树。那时候她对梧桐树充满了热爱和幻想,还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大抵就要在今晚实现了。

    ……

    翌日。

    陆枭被电话吵醒。因为昨晚睡得有点晚,这会还迷迷糊糊的。伸手在枕头下摸了摸,最后摸到电话,看了眼来电人,是一个陌生号码,还是座机。

    “你好。”他接起电话贴在耳边。

    “请问是陆枭先生吗?这里是公安局。”

    “……”陆枭瞬间清醒。

    ……

    公安局。

    “陆悠悠小姐,你对你破坏环境,影响市容市貌的行为,是否知错,并接受教训?”警官对陆悠悠问话。

    “我接受教训。”陆悠悠点着头,有气无力的回道。

    “是否知错?”

    “知错。”

    “现在我们依照法律法规对你批评教育,并处罚金五百元人民币,你是否接受。”

    “这个你们问他吧,因为我身上没有钱。”陆悠悠指了指站在旁边一直寒着脸的陆枭。

    从她被审讯室带出来,就看到陆枭寒凉着脸站在那。

    陆枭肺都要被她给气炸了,她居然还敢让警察跟他来要罚款。

    当然,当着警官的面,他什么都不能说。只能依着警官的意思,签了字,最后连他自己都被警官给训了一顿。

    被训完话,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警局出来。迎着阳光,特别的刺眼。

    陆悠悠早上五点多就被抓来了,这会眼睛又疼又涩,被阳光照的有点睁不开,用手挡在眼前。视线被挡住了,她看不到前面的人已经停了下来,就那么硬生生的撞了上去。

    陆枭皱眉,回过身来正想好好教训她的时候,一名民警拿着一根树枝过来,“这是你们花五百块钱买的教训,带回去留个纪念吧。”

    对方将一根梧桐树枝放在地上,然后便离开了。

    陆悠悠看了看地上的树枝,又觑了陆枭一眼。果然,他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明明是站在阳光下,身上散发出来的却只有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