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99亿闪婚:豪门总裁夜夜忙 > 第511章 打宋倾城的主意

第511章 打宋倾城的主意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99亿闪婚:豪门总裁夜夜忙最新章节!

    很快的,门被打开。季玲看到他就是一顿抱怨,“你怎么买个东西去了那么久?”

    “我不是还要给你买吃的么!”周少景委屈巴巴。

    “你还知道给我买吃的?你看看这都几点了,马上都该吃晚饭了。”季玲的语气处处都在透露着不满。

    即便是经过刚才的教训,也丝毫没有改掉她那大小姐的脾气。

    周少景心里憋着一股郁气,真他么想打个电话让刚才那群人上来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识好歹的臭-婊-子!

    但是,大脑里在敲着一个警钟。

    如果毁了季玲,下面的计划就全部打乱了;所以,他只能再忍忍。

    “跟你说话呢,你发什么愣啊?”季玲见他没反应,坐在床上,用脚踢了他一下。

    “我这不是在想事情么。”周少景有点轻恼的回到。

    “我不管你在想什么事,反正我今天必须回去。”季玲一边拿着冰袋敷脸,一边说道。

    “回哪去?”

    “当然是回家了。”季玲已经受够了这种躲躲藏藏,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我已经想通了,我要回去找我妈问清楚,总之就是不能再这样窝囊的藏下去了。”

    就算是躲得过一时,也不可能永远都这样躲下去。

    周少景听她有这种想法,心下已经在想办法制止,“我看你还是算了吧。我今天跑了一天,已经把你那个房子的事给弄清楚了,你哥说的好听是把房子转到你名下了,但是你只有使用权,没有出售权。就这种家庭,你还想回去?”

    “你说什么?我哥根本就没把房子转给我?”季玲满脸的不可思议。

    “转是转给你了,但是只是让你住在里面。说难听,就是收留你。”

    季玲心凉了半截。

    本来还想回去跟家里道个歉,认个错就算了。可现在看来,她回去还有什么意义?

    她在那个家里,只不过是个被收留的孤儿而已。

    周少景见她不说话,就又说道:“我现在有个好办法,你要不要听一下?”

    “什么好办法?”

    “你把宋倾城给约出来;到时候我安排一场意外,你再去把宋倾城给救了;回头季正霆肯定会很感激你。没准还能砸一笔钱感谢你一下。”

    季玲干笑一声,“你就想得美吧!我跟宋倾城从来就不联系,她怎么可能听我的?”

    这个法子,她觉得一点都不可靠。

    “这个好办,只要你听我的,我保证能让她乖乖过来。”周少景一副胸有成竹的说道。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季玲已经不敢再相信周少景了,他想出来的点子,除了歪门邪道,就是下三滥的办法,根本就是瞎猫碰死耗子。

    “我现在所做的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么?你要是不乐意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周少景一副委屈巴巴的说道。

    季玲又有点犹豫了,“那这招能管用吗?”

    “管不管用试试不就知道了。再说了,反正你也不损失什么,大不了最后还是乖乖回去认错呗。”

    “那好,我再听你一次。”纠结了好一会,季玲才做出决定。

    反正这是最后一次,要是真的能像周少景说的那样顺利。宋倾城遇到危险,自己出手救她,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

    哥哥那么在乎宋倾城,得知她被救了,肯定会感激自己的。

    这样想着,季玲就笑了起来,就好像事情已经如愿以偿了似得。

    ……

    宋倾城这几天依旧是在家里照顾宋母和宋小妹,下午的时候,会去学校上上课。

    有一段时间没去学校了,落了不少课,她会请老师给辅导一下,老师都还挺热心的,只要是有时间,都会帮她辅导。

    这日,她吃了午饭后,和平时一样准备去上学。但是,刚到了楼下,就被宋老太给截住了。

    “宋倾城,我就问你,你妈摔伤这场官司你到底管不管?”宋老太气冲冲的问她。

    “你们不是有能耐么?你们去打好了。”宋倾城懒得理她,从鞋架上拿了双鞋子过来,坐在小凳子上换上。

    “好,你不管也行,你把起诉费和律师费都给我拿出来,我去告!我就不信他有本事把法庭是给封杀了。”老太太不服气的双手掐腰。

    宋倾城就好像没听到宋老太的话一样,不紧不慢的换好鞋子,然后站起来,“你们要去告,那是你们的事,我一分钱都没有。还有,你们私自去取走我妈银行卡里的钱,我还没时间去警察局举报你们,你们最好别惹毛了我,否则,别怪我六亲不认。”

    “你——”宋老太气结。

    宋倾城从椅子上拿过书包就离开了,和刚走进来的宋父迎了个对面,也只当没看见。

    等宋倾城走了之后,宋老太拉着宋父说道:“儿子,刚宋倾城的话你都听到了,我们现在到底怎么办呀?”

    “妈,我看还是算了吧。人家都把几十家媒体给封杀了,回头别把我们也给封杀了。我们还是留着这几万块钱好好过日子吧。”宋父已经折腾够了。关键是,听到上诉费和律师费还得不小的一笔钱,怎么算都觉得不划算。

    “那这事就这么算了?”宋老太不甘心。

    “不然还能怎么办?咱们现在是胳膊拧不过人家大腿,还是别给自己添麻烦了。”反正现在又不是穷的没法过日子了。少说手里还有点闲钱呢。

    “我这就是不甘心。五百万就这么没了。”打官司的话,还有一线希望,这要是不打了,那就一线希望都没了。

    “妈,你那就是痴心妄想。五百万,那人家又不是造钱的,随随便便就被你敲个五百万,哪有那么好的事?”说实话,宋父就从来没抱希望能敲个五百万,能有个五十万就算是烧高香了。

    宋老太气不打一处来,“早知道就不信那个周少景的话,敲个一百万也是好的。现在好了,一分钱没拿到,周少景也联系不上了。”

    越说越恼火。

    “行了,您还是赶紧去隔壁打牌吧,人家三缺一等着您呢。”

    “真的啊?”听到打牌,宋老太两眼蹭的一亮,就好像刚刚事不是她说的一样,“那我得赶紧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