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易燃的青春 > 125.污蔑

125.污蔑

作者:离合一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易燃的青春最新章节!

    下午第三节下课,许岑去了张一楠的班级找到了她,和她说了自己晚上请假的事情。

    张一楠白了许岑一眼:“老请假,扣你工资的诶。”她说。

    许岑嘿嘿了两声,本来想要开玩笑说现在结算算啦,以后不去好了。但是还是没说出来,毕竟张一楠这家伙可能会发飙的样子,而且自己晚上在家里面确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虽然可以和林纯然有了很多独处的时间,可是他觉得也这样子也没有什么意义,毕竟和林纯然之后的时间还很长,有着无限的可能吧。

    张一楠狠狠地拍了许岑一下然后回去了。

    许岑和林纯然两个人在校门口不远处的交叉路汇合了。

    “感觉我们像是秘密特工一样的。”许岑说。

    林纯然没说话,背着小提琴自顾自地走着。

    “我帮你拿吧。”许岑对林纯然说。

    “你只是想要背着装逼吧。”林纯然回过头看了许岑一眼,说。

    “哇,你这都看出来了?!厉害。”许岑确实是这么想的,背着一个乐器在街上走着多酷啊!都以为自己会的呢。

    林纯然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把小提琴丢给了许岑:“好好拿着,坏了你电脑都赔不起。”林纯然说。

    许岑点点头,他也不知道价格,但是电脑都赔不起,那肯定是要好几千的了。

    一路上地回头率确实高了不少,这也让许岑的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到了。”林纯然抬头看了一眼琴房,然后走了进去。

    许岑也跟了进去。

    刚进去就是很有格调的木地板,一层层的,有点古风的样子,不过走到里面却有着很多的房间,还有一个前台。

    “林小姐。”前台和林纯然似乎还挺熟悉的,微笑地看着林纯然说:“顾老师现在还没有过来,如果您有需求的话,我可以电话联系她,或者是换一个老师。”她说。

    “电话联系吧。”林纯然对前台说:“我来打。”林纯然说道。

    “恩。”前台点了点头。

    许岑则是环顾着这个琴房四周,一些盆栽摆放的位置也很有格调的样子,或许只是一般般,只是这里是琴房,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高雅,所以就显得很高大上吧。

    房间很多,里面都似乎挺大的,还有一个素白的楼梯,似乎二楼还有地方空着的样子。

    林纯然打通了电话,然后说了几句,就挂掉了。

    “你打电话找谁啊?”许岑问她。

    “提琴老师。”林纯然说。

    “哦哦。”许岑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了。

    林纯然也坐在了椅子上,过了几分钟之后有一个穿着裙子的女人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纯然你来啦。”她看着林纯然说。

    “恩。”林纯然起了身,然后从许岑手里拿过了小提琴,跟着她走到了房间里面。

    提琴的房间里面陈列着很多的提琴,似乎有些是模型,因为被粘着,太容易看出来了,但是有些不是,真品放着。

    “这位是?”顾姓老师看了许岑一眼,问。

    “我弟弟。”林纯然说。

    许岑也没接话。

    “哦,纯然的弟弟啊,你也要学小提琴吗?”顾老师看着许岑,问。

    “不啊,我只是过来听听。”许岑说。

    “好的。”林纯然坐下来之后顾老师让她先拉一下,有什么不对的自己在指正出来。

    许岑坐在旁边,感觉和中午差不多,没啥感觉,站起来看着小提琴的模型。

    她们俩聊了一会儿。

    “刚电话打过来的时候还以为纯然又来这里玩电脑呢。”顾老师开玩笑说。

    林纯然没理会她,自顾自地拉着琴:“好像可以了。”林纯然起了身。

    “恩,在这里的时候劲稍微大一些!就可以了。”顾老师点点头,然后坐在了椅子上面。

    许岑对这个老师的第一映像就是十分的虚伪,感觉很做作的一个老师。

    不过林纯然没说啥自己也肯定不会直接给人乱扣标签的,毕竟还是老师吧.......知道了之后林纯然就将小提琴放在了背包里然后直接离开了。

    “没了吗?”许岑问。

    “没了啊。”林纯然出去之后看着许岑:“还有什么吗?”

    “哦。”许岑看了看时间,现在才只有六点多一点,上班时间也才刚开始......算了算了,现在就当做假期休息一下好了。

    “你请假了吗?”林纯然看这许岑问。

    “请假了啊,不然也不会出来了。”许岑说:“去吃饭吗?”

    “恩。”林纯然点点头,然后把提琴又丢给了许岑。

    许岑接了过来然后就直接背在了身后:“我感觉那个顾老师这个人好做作啊。”许岑对林纯然说:“感觉第一映像给我就是这样子的。”

    林纯然转过头看了许岑一眼,那种眼神里面带着疑惑和震惊:“难道你不觉得温柔吗?”

    “温柔吗?”许岑或许这辈子到现在都没有被人温柔以待吧,所以不知道......什么是温柔,大概,余崇崇是第一次?但是,那种感觉转瞬即逝,太快了,消失的速度让许岑快的还没好好体会过。

    “你说会有老师在饭点的时候跑过来无条件地来教你提琴啊?而且每次都带着笑容,和你问好,和你身边的人问好,一直带着笑容,教你的时候也很亲切。”林纯然说:“有吗?”

    “难道不是,阿谀奉承?”许岑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就好像知道林纯然的身世一样然后去讨好她的感觉。

    “我,自己一个人,带着钱,来这里找老师学小提琴,没有人知道我是什么样子的身份!懂吗?”林纯然对许岑说:“她们不知道我是林思意的女儿,或许也不知道林思意是谁!”

    ....许岑没想到,还以为是林母帮她报名的。

    但是这服务态度。

    也太好了吧?许岑对自己刚刚“污蔑”别人的那种低端想法直接就产生了愧疚感。

    “对不起。”许岑看着林纯然说:“和第一次,看到你一样.....不自觉的就会有这种,负面情绪的感情给予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