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 第八百二十一章: 独处,说清楚

第八百二十一章: 独处,说清楚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最新章节!

    “珍儿,你先出去,我有话要亲自跟你家小姐说清楚。”玉锦堂的视线一直落在对面的韩予溪身上,看着她略显消瘦的尖下巴,还有苍白如纸的面容,只觉得心中像被人拿针在扎一样疼。

    “小姐,这……”

    珍儿挺直胸膛,恨不得将韩予溪给挡在身后,生怕再被玉锦堂给伤害了。

    “珍儿,你们先出去吧,玉大哥他,他不会伤害我的。”韩予溪看了一眼珍儿跟房间里的下人,红着眼吩咐道。

    “小姐,您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这大晚上的,要是被夫人知道,您房中居然还出现男子,到时候您的名声岂不是……”珍儿一切都为韩予溪着想,毕竟这小姐的名声已经受损,这要是再传出什么难听的话,岂不是真的只能去城外的尼姑庵做姑子去了?

    “珍儿,我只跟你家小姐说几句话,给我一柱香的时间,我绝不会做任何越礼的事。”玉锦堂说的真诚,眼睛始终不曾从韩予溪身上移开。

    珍儿还想再说什么,被身后的另一名丫鬟给推着出了房门。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清冷的月光顺着推开的窗子射进来,将两个人的身影连在一起,交织在一起,彼此纠缠。

    “溪儿……”

    玉锦堂略带沙哑的声音从嘴里泄出来,韩予溪视线转瞬变的模糊,眼泪顺着眼眶滑落下来。

    韩予溪站在他面前无声的落泪比发生痛哭更惹玉锦堂心疼。

    三步并作两步,一把将韩予溪揽到身前,道:“溪儿,终于看到你了,真好。”

    “玉大哥,你不该来!”韩予溪这样看着眼前的人,近乎贪恋的依偎在玉锦堂胸前。

    这是属于玉大哥的味道,脑子里想起之前那名女子的话,心中骤然一疼,她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溪儿,你为什么要对我避而不见?”玉锦堂知道时间紧迫,他现在必须要抓紧时间询问清楚,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玉大哥,这件事还用来问我吗?你未婚妻的事我都已经知道了,我以后都不会再纠缠你,请你也不要再过来纠缠我。”韩予溪说着毫不留情的从玉锦堂身前站直身子,眼中带着一丝疏离。

    这样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韩予溪,让玉锦堂只觉得心口像是缺了一块,生疼。

    “未婚妻?什么未婚妻?我玉锦堂心里,眼里都只有你韩予溪从来没有过别人,何曾又蹦出来一个未婚妻?”玉锦堂顾不得回想,立刻抓住了韩予溪话中的重点。

    未婚妻!

    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玉大哥,那黄姑娘我都已经见过了,而且她还求我让她进门,当着好些人的面,说什么平妻的身份,让我跟我娘都有些不知所措,最重要是,那个女人已经被玉伯母给定下来,还给了她信物,这将我至于何地?”玉锦堂没想到这黄馨儿居然早就已经去见过溪儿了,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如果这样的传言流出去,再加上溪儿之前因为云少秋的事坏了名声,这所有的脏水,岂不是全都向着溪儿泼过来。

    难怪现在连韩夫人都不待见自己,如果真是这样,那溪儿这辈子的名声就真的毁了。

    可恶!

    那个女人真是好恶毒的心思,没想到那个女人居然会如此大胆跟无耻。

    韩予溪只觉得双眼都透着一丝委屈,眼泪更是簌簌的落下来,格外的难过。

    “溪儿,这件事我真是不知,还有,那个女人的事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我已经跟我娘说过了,这辈子我玉锦堂除了你韩予溪,谁都不娶,你放心,这件事我定然会查个清楚,给你一个交代。”玉锦堂眸色深沉如海,透着坚定,让韩予溪不安的心仿佛得到了安抚。

    “玉大哥,这,这是真的?可,可黄姑娘她分明说,再过几天,你们家就要去黄家提亲,她怎么会这般毁坏自己的名声?难道就不怕……”

    韩予溪见玉锦堂这样义正言辞的样子,心中已经信了大半,可一想到那个女人还住在他的府上,心中就像被堵上了无数的巨石,格外的郁闷。

    此时她回想起黄馨儿的样子,多了几分可疑之处,她一再的强调让自己答应让她进门,却一直没说玉大哥的态度,难道真的像玉大哥所说的一样?

    “溪儿,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不过我可以指天发誓,我从来没有想过娶别人,更不会娶那个什么黄馨儿,她不过是耍了点手段,得了我母亲的喜欢,我相信过几天我母亲想明白了自然就看清楚她的真面目。”玉锦堂说着双眸变的空寡,眼底快速溢出一丝冰寒。

    “玉大哥,你说什么手段?她怎么会……”韩予溪真的快被弄晕了,那个女人怎么可能会拿自己的名声来开玩笑?

    这等人是何等的无耻?女子的名声可是比命都来的重要,这黄馨儿简直颠覆了她的认知。

    “哼!对于那等心思奸诈卑鄙的人来说,那名声在他们眼中又怎么能跟眼前的富贵名利相提并论?”玉锦堂嗤之以鼻,对于黄馨儿,只觉得分外的看不起。

    “那玉大哥,这件事你打算如何处置?”韩予溪忍不住担心的询问道。

    玉锦堂正打算仔细询问两人之前见面的事,就听见院子里传来珍儿的声音,道: “夫人!您这么晚了怎么过来了?小姐刚刚已经躺下休息了,您看……”

    “这溪儿不懂事你们是怎么做事的?明知道她还没吃饭怎么能让她又饿着肚子睡觉?本夫人亲自进去看看。”房间内的两个人一听门外是韩夫人,两人齐齐变了脸色。

    之前黄馨儿的事就已经引起了韩夫人的不满,现在要是再看到他出现在韩予溪的房间里,岂不是对他更加厌恶?

    显然韩予溪也已经想到了,立刻示意他藏起来,可看了一眼房中,除了一个半人高的桌子,其他的地方根本就藏不了人。

    “玉大哥,这边。”韩予溪急中生智立刻将床上的帘子放下来,玉锦堂听着近在耳边的脚步声,顾不得其他,跟着跳上床。

    韩予溪快速将外衣脱下来,坐在床边,将棉被一起盖在两人身上。

    鼻翼下闻到属于他身上的气息,只觉得面色微烫,原来苍白的脸色更是透出了几分櫻粉。

    两人刚躺下,就听见房门被人推开,韩夫人的身影跟着走进来,身后还跟着神色略带慌乱的珍儿。

    珍儿进屋后,四处打量了一下,并没有发现玉锦堂的身影,这才狠狠放下心来。

    她真怕被夫人看到小姐跟玉大人待在一起的画面,要是被夫人知道了,非打死她不可。

    “娘,您怎么过来了?我正打算休息呢?”韩予溪半靠在床头,满头的青丝被放在身后,身上的外衣也搭在屏风上,一副准备休息的样子。

    “你这死丫头,溪儿哪里睡了?该罚。”韩夫人转头怒嗔的瞪视一眼珍儿。

    “娘,这不关珍儿的事,是我自己不想吃,您现在都看过了我没事,您也快些回去休息吧。”眼看着韩夫人就要走上前来,韩予溪急忙出声道。

    “那怎么行?既然醒着,就让厨房去做些吃食,就算不想吃也要吃点,你整天为玉锦堂那个臭小子魂不守舍的,还不是苦了自己?”韩夫人话音未落,躲在棉被下的人,宽大的手掌,带着一股热流,透过手心,直接传到韩予溪手中,引的韩予溪一阵战栗。

    “娘,您别说了。”韩予溪只觉得脸像是变成了火烧云,尤其是棉被下还藏着一个人。

    “凭什么不说?他玉锦堂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像我家溪儿这样好的女子,一心一意都放在他身上,更是把他看的比谁都重,可他呢?”韩夫人越说越激动,看着自己消瘦的女儿,格外的心疼。

    “娘,我相信玉大哥,他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今天跟玉锦堂相见,已经让她从心底相信了他的话,她相信玉大哥绝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你这丫头就是死心眼,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好?等过几天,娘打算办一场茶会,到时候,一定会给你挑一个夫婿。”韩予溪没想到韩夫人居然已经在心里盘算,惊的猛然从床上坐直身子。

    韩予溪还没开口,就猛然感觉自己的手像是被一双铁钳给攥住。

    韩予溪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声,玉锦堂这才反应过来,将手松开了一些。

    韩夫人看着韩予溪变了脸色,忍不住担心的出声道:“溪儿,你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娘,没,没事,我不会参加什么茶会,我没胃口想先休息了,您先出去吧。”韩予溪说着就双眸紧闭,背对着韩夫人。

    “溪儿,别怨娘,娘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先休息吧。”韩夫人说着转身对着珍儿吩咐道:“看好小姐,如果小姐有什么事,我拿你们试问。”

    珍儿自然连连点头,一脸的恭敬。

    等房间里重新恢复安静,韩予溪红着脸立刻从床上起来,对着床上,道:“玉大哥,你也快些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