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小村民 > 第1055章 你来我这儿一趟

第1055章 你来我这儿一趟

作者:西门龙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小村民最新章节!

    曹二柱四处看了看,小声说:“姐,我突然想你了,想听听你的声音,所以才给你打电话。”

    孙明芝假生气地说:“岂有此理!我不是跟你说过么,我们不见面的,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了!”

    曹二柱笑着说:“是呀,我没有跟你见面呀!你又没有说不让我跟你说话。”

    孙明芝慢吞吞地说:“你真会钻空子呢!”

    曹二柱认真地说:“姐,有一件事儿想让你给我参谋参谋。唉,我在这个陈家庙村,我想干一番大事儿来。”

    孙明芝看着手机,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曹二柱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说:“姐,有人来我这儿谈合作,搞生产、加工、销售一条龙的‘农户加公司’模式,我感到可以搞,有搞头……姐,你替我想想,看有没有风险。”

    孙明芝摇了摇头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不了解情况,怎么替你想啊?这个参谋我做不了,你自己拿主意。”

    曹二柱灵机一动说:“姐,要不,你来我这儿一趟,进行了一次调查研究,然后再给我出谋划策。嘿,姐,在梨花冲,你一直是我的拐杖,现在没你这个拐杖,我真走不了路了。”

    孙明芝一听,想笑,可她严肃地说:“我可没功夫管你在陈家庙的事情呢,梨花城的事就把我弄得焦头烂额的了!”说着就挂了电话。

    中午,曹二柱到镇里的食堂里吃了饭,刚到寝室里坐下,突然接到高俊梁的电话,说吴倩的老妈董力秀在医院里去世了。

    听到这个噩耗,曹二柱心里一沉,愣了好一会儿。

    他想到第一次在梨花冲见到董力秀的情景……他正是被吴世镇捉弄的时候,竟然糊里糊涂地当着什么事儿也不干的副经理……好在有机会接触到了还是吴世镇老婆的董力秀,是她让自己认了亲爹董泽武,让自己继承了巨额遗产,才有实力投资梨花冲,建设梨花城……

    他想到在董力秀家里喝茅台酒,喝醉了还和她在一起了……幸亏不是有血源关系的亲姐,不然,真要遭雷劈了。

    想到董力秀不在了,曹二柱忍不住,眼泪不停地往外涌。

    曹二柱要离开陈家庙村,他跟村会计曾宪礼打了一个招呼,就赶紧骑着摩托车到城里。

    安葬了董力秀,又作为董力秀的兄弟,他见证了吴倩接收其遗产,吴倩成了天宇集团的最大股东。

    曹二柱的后妈汪翠莲主动要把代理董事长的位置让出来,吴倩感觉自己还不能胜任。目前高俊梁还不能公开帮自己,还得用他迷惑潘红霞,争取不让老爸吴世镇的遗产落到外人手里。

    于是,吴倩婉拒了汪翠莲的好意,请她再代理一段时间的董事长。

    等把董力秀火化后送到陵园,曹二柱回到陈家庙村时,已经是三天后了。

    曹二柱这三天不在陈家庙村里,有两个人急得就像锅里的蚂蚁。

    他们就是聚鑫皇集团农产品拓展总公司业务发展部经理何世男和她的助理牟德喻。

    他们到村里来找曹二柱,可陈家庙村农副产品供销合作社办公室的门紧紧地关着。

    找不着要找的人,打听一下吧,可看到村会计曾宪礼对他们怀有戒备之心,他们就心虚了,不敢打听他了。

    他们也不知问的是谁,那人竟然说我们村合作社办公室里没有曹社长这个人,他只道他们村的支书叫陈中大。

    他们一听这话,立即慌了神,难道说是遇到骗子了?

    我们给了他二万块呢,什么作用没有起,这不全部打了水漂了?

    他们一想,是呀,那个家伙像是一个小孩子呢,怎么会是堂堂的村合作社的社长呢?

    我们是不是太天真了,太傻了,太容易被忽悠了?

    两个人便相互埋怨起来,接着又争吵起来,最后还动了拳头。

    两个人住在城里的一家私人小旅馆里,走吧,那二万块钱就这么没了,他们心不甘,情不愿的。不走吧,又找不到那个自称是陈家庙村农副产品供销合作社社长的小孩子!

    两个人一个脸朝东,一个面往西,连吃饭就各吃各的,老死不相往来。

    那个牟德喻不信邪,抱着一线希望,就三天两头往陈家庙村里跑,看那个陈家庙村合作社办公室的门开了没有,希望有奇迹发生。

    这天下午,那个牟德喻又来到了陈家庙村村委会里的大院里。

    他低着头,没有打算那个农副产品供销合作社办公室的门会开的,像例行公事似的来看看的。

    没想到今天让他大吃一惊,这太阳真的从西边出来了?他惊喜地看到,那扇门不仅开了,而且坐在里面的人正是那个趾高气扬的小孩子!

    牟德喻像天上掉馅饼砸到自己头上了似的,高兴得拔腿就往回跑,立即将这一天大的喜讯告诉了那个何世男。

    不管这何世男多有派头,可还是女人见识,她正后着悔,生着闷气呢!

    牟德喻看到何世男就说:“走,快点,陈家庙村农副产品供销合作社办公室的门打开了,那个小伙子还真的坐在里面的办公室里呢!”

    那个何世男有整整三天没有和任何人说话了,绷得紧紧的脸终于松开了。

    她和牟德喻打了一辆的士就往陈家庙村委会里的大院里跑。

    让她高兴的是,那个像小孩子的人正在看牟德喻送给他的资料呢!

    “吴社长,您让我们找得好辛苦啊!”何世男一激动连曹二柱姓什么都不晓得了。

    牟德喻赶紧纠正何世男说:“你弄错了,经理不姓吴,姓郑,郑社长。”他一急也弄错了。

    曹二柱看着这两个神情怪异的人笑着说:“嘿,我姓曹,叫曹耀军。”他停了一下想了想,扯了一个体面的谎说,“嗯,这几天我到镇里开了一个会,走得急,也没来得及给你们在门上留一个言。”

    曹二柱说着请他们两个人坐下,每人倒了一杯开水。

    何世男叹息一声,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她喝一口开水说:“曹社长,我们公司的资料都看了吧?嘿,我们合作应该没问题吧?嘿嘿,您也考虑了好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