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粮食大亨[三国] > 95.第九十五章

95.第九十五章

作者:水心清湄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粮食大亨[三国]最新章节!

    若亲看到非正文, 是亲的章节数没有达到订购比例呢  孙孟氏一听孙县令想把她送走,她眉头微蹙,她并非不知道孙县令这话的意思,但是她不愿,甚至眼里都有点湿润,她说道:“妾身也早已和郎君说过, 与郎君生死同穴,曹军未退, 妾身便不能走。郎君执意让妾身离开,可是要舍弃妾身?”

    孙县令一听,就将人环住了, 随后温声安抚起来:“哪里是舍弃你,不过为了二郎,谁不知你性子,还能阻你陪我留守夏县不成,为夫瞧着, 这一时半会, 曹军也攻不下郯城, 怕是要战上不少时日了。为夫便想,不如先将二郎送至岳父家里, 你也需得在岳父家好生陪着二朗几日, 好叫他熟悉了, 到时候你再过来夏县也不迟。”

    孙孟氏见郎君不是要舍弃她, 当下就破涕而笑。

    “妾身听夫君的。”

    吕文媗看到这里, 终究是无法下手,她默默地退出了孙府,这个孙知县也是一个有感情的人,他也有妻儿要护,可以明白,只要他一封信送于岳父一家,他的夫人和孩子真去了徐州,必然就再也出不来了。

    对于这样温情的家庭,吕文媗至少现在是没法下手。

    或许,她就应该是做一个旁观者,何必多事?

    郭嘉等了一会儿,他虽然是静坐在官驿的酒桌旁,但是目光却是时不时地看向外头的。

    他也数不清看了多少回了。

    终于,他看到了吕文媗的身影。

    夜色下的吕文媗走过来,仿佛已经融入了夜景,孤寂清冷。

    郭嘉不由起身去接,吕文媗也没看他,缓缓说道:“我们启程去徐州。”

    郭嘉也不问她是否杀了孙县令,因为他早已经预料到她不会杀孙县令的。正如他之前说说,孙县令又何错之有?

    只要不是穷凶极恶的人,去杀一个好人的时候,心里总是会面临挣扎的。

    这位姑娘连张闿都不杀,更别说孙县令了。

    “八两,行李收拾好了没有?”

    八两连忙提出两大包裹出来,说道:“早就准备妥当,公子,吕恩公,可以启程了,马车也准备好了。”

    吕文媗瞧见八两前后挂着的大包袱,配上他微胖的身姿,嘴角难得扯了扯,因为实在滑稽。

    吕文媗点了点头,随后问道:“马车?”

    郭嘉笑说:“孙知县送的。”

    吕文媗这才没有任何意义,吕文媗有一点好,她若是真的放下一件事,这事也就真的是一个尾声了,她不会再挂念在心上。

    八两见行李搬进了马车收拾好,然后请吕文媗和郭嘉进去。

    这还是吕文媗头一回坐马车,末世那个年代,大家的心思都放在吃上头,早就没有了研究古物享受地资格。

    三人迅速向城门口赶去。

    夏县是东西二城,她们自西城进,此次便是要自东城出,出东城后继续往东两百里,便是可以到达徐州城下辖的临县。

    城外的流民依然到处多是。

    吕文媗三人一出来,就有好些跪了过来,请求施舍一些吃的。

    吕文媗和郭嘉,和八两,没有一人都停留,她们都知道,现在露出一点粮食,他们的马车就会被扯成碎片,不要期待一些饿疯的人会有什么礼仪廉耻。

    她那个年代其实相对于末世刚刚降临时要幸福得多,听说,末世刚来的时候,地球的吃食已经被污染了百分之九十以上,那时候是真正的黑暗年代,对比他们的末世年代,每天可以吃一两顿,其实已经是相当幸福了,虽然,一两顿还是填不饱肚子,但是没有饿疯的情况,每个人都至少可以保住生命,这才让她那个年代慢慢恢复了人类秩序。

    这里给吕文媗的感觉就是和那个黑暗年代差不多。

    ***

    八两驾车很稳当。

    马车很快就消失在城门口,而之前围着的流民也没有一个人还有体力跟着追上来。

    又是夜深,离夏县已经20里了。

    “八两,连夜赶路,你累了后换我来。”

    吕文媗不会赶车,更不会骑马,说道:“既然已经出来夏县,不必这么急切,八两若是累了就停下来,有我在,野外能够保证你们的安危……”

    她话还没说完,脸上表情突然一肃。

    郭嘉看到异样,问道:“怎么了?”

    吕文媗说道:“有二三十骑在前方飞驰过来,声音很重,怕不是寻常马蹄声。”

    郭嘉脸色微变,说道:“八两,往回走,看是否有岔路。”

    八两对于自家公子的话引为绝对,郭嘉话音一落,八两就调了马头。

    “你怀疑是曹军的斥候?”

    郭嘉说道:“十有八九。”

    随后摇了摇头:“本猜测曹军今晚回到,却比我的预测要来得更快。”

    吕文媗想到曹军到来的结果,语气不大好地说道:“出点意外才好。”

    郭嘉不由一笑,何曾见过她这般小女儿作态。

    八两驾车的速度变快,这也是不得已的原因,斥候军队向来迅疾,他们不快点,肯定就被追上来了,本来就是要避开,自然要更快。

    吕文媗看到这里,终究是无法下手,她默默地退出了孙府,这个孙知县也是一个有感情的人,他也有妻儿要护,可以明白,只要他一封信送于岳父一家,他的夫人和孩子真去了徐州,必然就再也出不来了。

    对于这样温情的家庭,吕文媗至少现在是没法下手。

    或许,她就应该是做一个旁观者,何必多事?

    郭嘉等了一会儿,他虽然是静坐在官驿的酒桌旁,但是目光却是时不时地看向外头的。

    他也数不清看了多少回了。

    终于,他看到了吕文媗的身影。

    夜色下的吕文媗走过来,仿佛已经融入了夜景,孤寂清冷。

    郭嘉不由起身去接,吕文媗也没看他,缓缓说道:“我们启程去徐州。”

    郭嘉也不问她是否杀了孙县令,因为他早已经预料到她不会杀孙县令的。正如他之前说说,孙县令又何错之有?

    只要不是穷凶极恶的人,去杀一个好人的时候,心里总是会面临挣扎的。

    这位姑娘连张闿都不杀,更别说孙县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