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透视高手 >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因为你待我好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因为你待我好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极品透视高手最新章节!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因为你待我好

    轮回潭大乱的消息很快便跟随着那些逃出来的百姓一起散了出来,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传遍了整个谢家堡。

    谢家堡顿时人心惶惶。

    消息传到谢府,传到正在与丫鬟们一起摆弄花艺的秦暮云的耳朵里,她手中的花朵顿时散了一地,脸色刷白。

    “秦姑娘?”

    侍女翠云伸手扶住秦暮云,一脸关切模样。

    秦暮云强定住心神,转而看向那个传消息的小厮,问:“轮回潭那里伤亡大吗?”

    那小厮重重点着头:“大呀,那些自爆徒一个个都杀红了眼,见人就砍,见人就杀,根本不容你反应,听那些侥幸逃出来的人说,倒下的人一层叠着一层,流着的血都把轮回潭染红了……”

    小厮的话引得院中丫鬟们一阵惊呼,小脸一个个煞白煞白的,显然是被吓着了。

    然而秦暮云的注意力却放在这上,她看着小厮又问:“那老谷主和谢润公子呢?”

    “老谷主当时就在轮回潭,发生暴乱之后,他老人家第一时间便开始制止暴乱,至于润公子……听人说,暴乱发生之后他才赶到轮回潭,眼下肯定也在帮忙呢,秦姑娘你放心,公子本领高超……”

    小厮本以为秦暮云担心公子谢润的安危,本想着安慰两句,可没等他说完,就听秦暮云突然转移话题,冷不防问:“那鱼龙大会的比赛呢?选手们没事吧。”

    哈?

    小厮被秦暮云生硬的话题转换弄的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一旁的侍女翠云再三提醒,那小厮才回过神来,道:

    “说起比赛,嗨,要不是这帮挨千刀的自爆徒们弄出的这场暴乱,今天下午的比试才真算是最邪门的,您几位是没见到啊,今天下午鱼龙大会上可发生奇事了……”

    随后那小厮便绘声绘色的将四大守区人一起对付谢牧的事情讲了一遍,最后道:

    “据人家说,那个被围攻的选手本是这届鱼龙大会夺冠的大热门,实力高的不得了,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到头来还不是倒在了四大守区人的围攻之下了……嗯?秦姑娘?您怎么了?您的脸色真怎么突然这么难看?”

    随着小厮的话,一众丫鬟齐齐看向秦暮云,只见秦暮云小脸煞白,身体微微打着晃,仿佛得了大病一样。

    侍女翠云当即围上去,担忧:“秦姑娘,您没事吧。”

    秦暮云强打着精神,摇头说着自己只是乏了,想要回房休息,随后艰难的站起身,慢慢朝房间走去,一向步履稳健的她今日竟莫名走的有些踉跄。

    才进房间,她便将房门紧紧关上,身子倚着房门缓缓滑下,泪水抑制不住地从眼眶里夺目而出……

    谢牧被围攻了?

    而且还倒下了?

    秦暮云不敢继续往下想,但是方才那小厮说的话却不停的在脑海中翻滚着。

    “不行,我必须去轮回潭!!”

    一瞬间,秦暮云突然打定主意,她必须要亲眼去看看,去看看谢牧是死是活。

    “你怎么可能死?你怎么敢死?我没同意,谁也不能带你走!!”

    秦暮云强打起精神,用一句句强硬的质问将心底的惊慌失措驱散,然后开始盘算如何去轮回潭。

    想要去轮回潭,最大的障碍不是距离,而是眼前这座守卫森严的谢府。

    不过好在谢添岁和谢润都不在府中,并且短时间内不会回来,这给秦暮云创造了很大的机会。

    下意识的,她从口袋中取出那枚谢牧那日送她的玉佩,脑海中随即响起谢牧叮嘱的话语。

    “这枚玉佩上由我刻制了迷魂阵,你不用知道什么是迷魂阵,只需要知道它可以帮你改变形象,帮你逃出谢府,考虑到你没有修为,无法使用这枚玉佩,我又在上头加了一道小型聚灵阵,可以让像你这样没有修为的人也能用,只是时间上有些限制,只能持续半个时辰,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你最好不要用它,只当它是个最后选择,用的时候,你只需要轻轻一磕……”

    回忆着谢牧的嘱咐,秦暮云渐渐有了算计,随后她起身来到茶桌旁,将一包细粉倒入茶壶中,然后将侍女翠云叫进了房间。

    “秦姑娘,您好些吗?”

    侍女翠云进门的第一句话就带着浓浓关切的味道,而且从她的眼神中,秦暮云可以肯定,她的关切并非虚情假意,而是是发自肺腑的。

    这让秦暮云心里顿时有了一丝犹豫。

    她记得谢牧当时说的很清楚,虽然玉佩可以让秦暮云变成另外一个人,但是前提是她必须将她假冒的那个人打晕,否则一旦被人发现,势必会露馅。

    而且,考虑到秦暮云可能不具备打晕人的实力,谢牧还专门给她准备了能够迷晕人的迷药。

    此时,那迷药已然被秦暮云放进了茶壶中,只要侍女翠云喝下那杯茶,就能昏睡好几个时辰,到时秦暮云便能借着翠云的身份逃出谢府了。

    虽然谢牧说过那迷药没有副作用,但是秦暮云还是有些担心,她担心自己的逃走会连累翠云受罚。

    而且,以谢润对自己的重视,一旦他发现自己逃走,势必会将愤怒发泄在侍女翠云的头上。

    这让秦暮云不禁犹豫了。

    尤其是当她看到侍女翠云竟发自肺腑的关心自己时,她就更犹豫了。

    “姑娘是有心事吧。”

    见着秦暮云不开口,侍女翠云冷不防说了一句,

    秦暮云吓了一跳,脸上露出惊容。

    侍女翠云笑笑,自顾自坐下:“虽然我们这些丫鬟成天都是在内宅里打转,没怎么见过世面,也没什么大本事,但是一来二去的,却练出了一套察颜观色的小技巧,刚才您问那小厮时我看的清楚,您当时故意在绕圈子,先是问了轮回潭的情况,又问了老谷主和公子的情况,看上去像是在关切,可奴婢却知道,您的关注焦点在后头,在那个擂台上比试的选手身上……”

    秦暮云傻眼了,她没想到自己的心思竟然被一个侍女看的通透,一时间,她竟然不知该如何回答。

    “那个选手,就是您一直要找的人吧。”

    侍女翠云抬起头,微笑看着秦暮云。

    秦暮云迟疑了一下,索性点头:“他叫谢牧,是我男人,是我肚子里的孩子的爹。”

    侍女翠云也愣了一下,她显然没有料到秦暮云竟然会向她坦白,但转瞬,她的脸上随即露出一抹会心的笑容。

    “姑娘您不怕我我告密?”侍女翠云问。

    秦暮云摇头:“我信你。”

    侍女翠云笑容顿时更深,她站起身,直直看着秦暮云,认真:“我能为姑娘做些什么吗?”

    秦暮云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她没有立即回答翠云,反而问:“为什么?”

    “因为您待我好,因为您信我。”

    侍女翠云郑重其事道。

    秦暮云的心猛地连跳了几下,然后将玉佩亮出来,一五一十的将计划说给了翠云。

    “他是我孩子的父亲,是我的丈夫,是死是活,我必须亲眼看到。”

    秦暮云认真道。

    侍女翠云点着头,看着秦暮云手中的玉佩,思索道:“姑娘的意思是,这枚玉佩可以让您伪装成任何人?”

    秦暮云想了想,点头:“谢牧是这么告诉我的。”

    侍女翠云点点头,似乎有了算计,然后她看向秦暮云,微笑:“姑娘若是信我,不妨在这等我一下,我去去就会。”

    秦暮云怔了一下,随即点头:“我信你。”

    侍女翠云脸上顿时露出明媚笑容,然后快步走出房间。

    片刻之后,她返回房间,身边还跟着一个侍女。

    在进房间时,侍女翠云故意慢了两步,让那名侍女先进去,然后她紧跟着也进了房间,在那人后冲着秦暮云做了个敲晕的动作。

    意外的,秦暮云却是摇头,随即指着桌上的茶壶,黑着脸道:“尝尝这茶,什么破东西?你们想害死我吗?!!!!”

    后来的侍女闻言脸色大变,连忙倒了一杯,小心翼翼地尝了尝味道,然后露出疑惑之色:“这茶,没问题啊!”

    秦暮云依旧黑着脸:“那是你喝的少,把一杯都喝了!”

    侍女不敢有违,当即将一杯灌下,脸上疑惑之色却是更深:“秦姑娘,这茶真的没问题啊……”

    正说着话,那名侍女只觉得头晕目眩,随后竟直接摊倒在桌旁,睡死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侍女翠云顿时露出震惊之色,指着茶杯惊讶:“这?”

    “我在里头下了药,没事的,只是要睡上几个时辰,对身体无害。”秦暮云解释道。

    侍女翠云摇摇头:“我是想问,姑娘既然有这种方法,为什么不直接迷晕我?”

    秦暮云笑笑,随口道:“因为你是真的心疼我,所以我不想让你受牵连,行了,赶紧把这丫头绑起来,省的被谢润怀疑她私放了我……”

    说着话,秦暮云便忙活起来,并没有注意到一旁侍女翠云眼中闪烁的晶莹泪光。

    “因为你是真的心疼我,所以我不想让你受到牵连。”

    侍女翠云在心里默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