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女有毒:王爷,请自重 > 第六百三十六章 充实的早上(下)

第六百三十六章 充实的早上(下)

作者:夜雨无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农女有毒:王爷,请自重最新章节!

    中年汉子在一旁不敢打扰,只是静静地看着她手上的动作。

    良久,顾安柠从他身上收回了手,然后捏出了一根银针快速地扎进妇人身体上的一处穴位。

    她的速度很快,看得边上的汉子瞠目结舌。

    银针在她身上停留着,不失片刻时间,银针露出来的地方都带上了点点的水雾。

    躺在床上的妇人对于自己的身体感受是最为直接。

    随着银针的扎入,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轻松上了不少,但原本干爽的身上此刻已经变得有些许湿润,仿佛像是出了汗似的。

    一刻多钟时间过后,顾安柠将在她身上的银针给收了回来,边道:“老夫人,你身体上的湿气很重,我虽然已经为你清除了一些,只能够为你减轻一些痛苦,但仍然有很多附着在骨头里,难以清除掉。想要彻底将湿气清除掉,那花费的时间便要有四个月以上。”

    “老夫人,不知你们家可否是在京城?”

    对眼前的大夫突如其来问这么一句,虽然不知道她问来做什么,但还是很老实道:“老妇并非京城人士,是距离京城较近的斜阳城中过来的。大夫,是有什么事?”

    “你这病在今一个月之内都必须每天前来行针。如果是距离这里较远,无法做到每天前来,我便会给你将针疗调整为药性治疗,就是时间较长,要将近八个月的时间。”

    “原来是这样,那麻烦大夫帮我调整成药性治疗。虽然时间长了些,但我不想让孩子们陪我跑来跑去,怪折腾的。”

    要知道,她们从家里往这里赶,而且是加快速度的,也都要两天时间。

    这每天都来扎针,以这样的情况,她是做不到的,除非在京城这里住下。

    边上的汉子听到自己娘这么说,立刻就走了上前并蹲在她的身前,双手握住她那双变形肿胀的手,道:“娘,为了让您早些好起来,我们都不怕跑来跑去。一会儿我就租个房子住下,我们一个月后再回家,好不好?”

    因为八个月的时间和四个月时间相比,可是足足高出了一倍。

    也就是说还要受多一倍时间的折磨。

    再加上,自己身上带来的钱也足够在京城这里住一个月。

    老妇人被说动了,但想到了家里面的生意,又犹豫了下来。

    “阿成,我们离开家里这么久,那你的铺子怎么办?”

    男人闻言一点儿担心也都没有,他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安抚着自己的娘,“娘,你放心,家里面还有着明心在,她会打理的。而且,以前孩儿也不是没有出过远门,铺子里面的生意,明心还不是照样打理得整整有条。”

    “所以,娘你就在这里住下。等你好了之后我们再回去。”

    最终,老妇人被说动了,她答应留在京城这里住下,每天前来扎针。

    带着他们回到医堂内,顾安柠就让他们母子两人前去药童那里结账,总共是五十七两银子。

    母子二人走后,下一位病人就替补了上来。

    现在替补上来的一名患者是典型的肾寒症状,只见他弓着背,脸色微微昏浊,且神色有些痛苦之色,显是忍耐着腹中的疼痛。

    顾安柠精通药理也精通针灸之术,而这肾寒之症,用自己的九龙金针外加自己独门创作的针法输以治疗,是在好不过了。

    当下,顾安柠就让眼前的男人侧坐,她伸手进抽屉里面,借着抽屉为阻挡从中拿出了自己的那套九龙金针。

    将针灸包打开,顾安柠双手各执三枚金针,屏息闭气,对着男人胸口处的风门穴、厥阴俞以及身柱三处刺下。

    与此同时,她左手的三根金针刺于眼前男人的腰间三焦俞、大肠俞、命门处。

    她的这一手针法看得一边等待就医的患者无不啧啧称奇。

    不多时,针灸已经完毕。男人顿时便感觉自己身上的症状减轻,连带着连神色也缓和了过来。

    “神医,简直是神医。”被病痛折磨很久的病人症状骤然减轻,一瞬间竟然有种病症全好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他身后的那些患者看得心里面莫名的澎湃起来,人想要快点立刻就轮到自己。

    对于他的称赞,顾安柠心里丝毫无所动,她拿起毛笔便给眼前这个人开药方。

    送走了这位病人,下一位病人就迫不及待地坐了上来。

    这位病人是一名中年妇女,只见她脸色蜡黄,胸口时起时伏,伴有痰鸣,不停的卡着痰,但就是吐不出来,双目之中布满血丝。

    顾安柠:“把手伸出来,我为你把脉。”

    妇人闻言,她立刻就把自己的手臂放在了桌上的一块小软垫上。

    坐在桌后的顾安柠伸出修长洁白的玉手搭在了中年妇女手腕的脉搏上。

    良久,她抬眸看向她淡淡的说道:“这位夫人,你的症状是哮喘发作。你是不是呼吸急促,然后喉咙间有痰却吐不出来,口渴暴饮,而脉象则是滑数。对不对?”

    “对对……就是这样的,我看了不少地方的大夫,吃了不少的药,也不管用。”中年妇女连忙点头说道。

    她心里面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哮喘,但她说出来的症状和自己的症状却是一模一样。

    “那我在给你开一个方子,你回去吃几副就好。”顾安柠边说边取过纸笔,然后写下一个方子来。

    “你去那里等候拿药以及结账便可。”将药方给了身后的药童,她转头看向眼前的妇人道。

    夫人闻言却没有依她的意思过去等,而是有些不好意思道:“大夫,有没有能够立刻好的办法,因为这病实在是太痛苦了,太折磨人了。”

    顾安柠闻言,抬起眸来看向她,道:“有,我给你扎几针,马上痊愈。”

    听到她说扎几针就可以马上痊愈,富人的双眼立刻就变得亮晶晶了起来。

    “真的?那大夫您赶紧为我施针。”双眼亮晶晶的中年妇女急不可待地开口道。

    顾安柠点点头,随后道:“随我来。”

    紧接着,妇人屁颠屁颠地跟在了顾安柠身后走进了内院。

    到了小房间里,顾安柠抬手就让妇人躺在小床上了。